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巨变
    经脉之中无数大大的透明屏障,阻扰着涌进来的白芒,叶浅眉头紧皱,额头豆大的汗珠不断滑落,好疼!撕裂一般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

    自己也尝试着停下来,可是一旦停下正在练得功法,能通非但不能减轻,还会成倍的加大,不得已只有硬着头皮接着练下去。

    一道比较单薄的屏障终于被洪水一样凶猛的灵力冲裂,伴随着被吸入种之中,体内一些油腻的黑色东西被吸了进去,就在叶浅快要疼的昏过去时,“种”表面狂闪两下缓缓坠落到丹田底部,并且慢慢的发生着某种变化。

    感受者体内的疼痛消失,叶浅突然瘫软了下来,沉睡了过去,不知过去了多久,一阵话声突然让自己一惊的清醒了过来。

    “你怎么选了这种地方,让老夫一阵好找。”

    “全宗上下戒备非常,殿下给我们的命令可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家上上下下的人可是不少吧?”

    “不在乎,我就不会来做如此危险的事情了,这件事情一旦事发”

    “殿下交代给你的事情走的怎么样了?我已经全准备好了,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啊。”

    “事情可不想你想想的那样简单,才能解除道哪东西,但是将它偷出来谈何容易!”

    “那就按照事前约定,事成之后将哪东西就埋在这里,你找个就会就来带上这东西回去复命。”

    “真的,豪富是真不愿意,拿这个烫手的“山芋”啊!”

    “嘿嘿!那就让你的孙来,他可是殿下的亲信呀!”

    “哼!不用你来威胁老夫,我走了。”

    一男一女的声影不断传来,女孩的声音自己有些不出来的熟悉,但是那名自称“老夫”却让自己震惊非常。

    对方就是!自己护送的那人!

    叶浅回去之后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先是自己体内的变化让自己心神不宁,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练得走火入魔了。

    至于另一件无意中听到的那件秘密,只要自己不牵涉其中就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但是很好意对方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好奇这种东西越想越兴奋,除了确定今后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再去那个峡谷练功之外,自己还决定要利用自己耳聪目明,一定要好好看上一看。

    第二日,叶浅脚上自己的跟班将那里的痕迹全部抹掉,将洞口堵得严严实实,并且在地上做了一些手段。

    四五天后,自己睡的正香之时,自己的跟班火急火燎的冲上了阁楼,站在叶浅的门外将气息平缓后,“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将自己惊醒过来,自己揉了揉眼睛,半夜三更的叶浅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谁?”

    “师姐,是我啊!”

    “那倒是那件事?”

    “是!”

    自己赶紧起身将对方迎了进来,连桌上的蜡烛也不敢点,对方刚刚进来外面已经到处都是喊叫声,一排排火把组成的长龙到处都有。

    “怎么回事,详细。”

    叶浅等着对方一口气将一茶壶的水喝了个干净,急忙问道。

    原来叶浅让他一直打听宗内的消息,今天这货半夜饿了偷偷遛出去找吃的,险些就被这些四处搜寻的军士堵个正着,对方凭借着对宗内地形的熟悉,一溜跑的向着自己的住处过来了。

    “你恐怕不是光向着我嘱咐你的事情吧!是不是还想着让我给你顶锅呀?”叶浅当即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倒也让他歪打正着了。

    正当对方满脸通红,准备辩解一些什么时,窗外突然响起一阵的喊叫声,将对方的话生生堵了回去。

    “快!快!”

    “围住,将这里统统围住,一个人也不能跑掉。”

    “叶师姐,请出来一见。”

    两人一听顿时脸色大变,没想到对方竟然采用挨个搜查,一旦被对方发现两人正在一块,是她们有私情呢?还是正在密谋什么?

    脚步声不断在房的四周响起,显然对方已经阁楼团团包围了起来,自己应该出去?还是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叶浅此时真的有点后悔,后悔告诉让他来个自己报这个信,就算晚一点知道应该也没事吧!

    “叶师姐还请出来一下,不然我们就要闯进去了。”

    对方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了,外面的人将自己叫出去一定会仔细搜查屋,此时叶浅想到,如果要是留一个暗道就好了。

    “我看我们还是准备闯进去吧?”

    “这是你们宗内的事情,我不便插手,一切听你的。”

    一名身穿白袍的闻道宗弟,看着身旁方脸军汉表现的一切都以自己为首的模样,就恨得牙齿痒痒。

    “准备,我数到三,对方如果再没出来就闯进去!一、二、”

    周围不管是宗内的弟还是一些军汉,全都一脸的戒备。只等对方一声令下,就可以随时抓那房里面的人了。

    就在白袍男要喊出最后一个数字时候,楼上木门打开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叶浅带着自己的跟班走了出来。

    初见外面的情形,还当真下了自己一大跳,只见四周的人加起来不下上百,每一个人都手举火把,一脸戒备看着下边这些人每一个都步伐沉稳,呼吸均匀就知道都是一些练家。

    “你们什么事情啊?”叶浅当即反客为主一下,故意装出一点生气的样沉声问道。

    “不知两位刚才在湖中做什么?这黑灯瞎火的,而且还是半夜三更!”

    看着那名白袍弟趾高气昂的样,自己就生气,特别是对方问的方法语气和身上散发的气场特别的刁钻,竟然将自己的跟班吓得双腿弯曲,大汗淋漓都快变成板凳了。

    不过这都是白袍男故意为之的,要知道闻道宗绝对禁止底层弟有什么男女私情,已经发现都要丢到深山之中喂狼的,白袍男经常对付各种弟,早已有了一套办法。

    白袍男见此双眼一亮,这绝对是个突破口当即心中念头转动,好好想个办法

    叶浅见此心中大叫不好,如果真让对方带着一通乱,就大事不好了,当即冷冷道;

    “你身为执法阁弟,深夜闯到我的管辖地,所谓何事?”

    “我们到此做什么,你们不需要知道,我们准备进去查看一番,你没有意见吧?”

    白袍男看到周围的人都在看着自己,面色当即有些不好看,如果自己连进去搜查都不能,自己的面该往哪里放,当即口气强硬了道;“你这个时候还和一个男人独处一室,而且灯火都是可知道宗门对于私情惩罚急重?”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