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放肆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位姑娘可是比你高一级啊!怎么可以如此话呢?”方脸男仿佛是要打圆场一般道,但是接下来话锋一转有些阴阳怪气;“不定,现在屋里正是一片狼藉,那多不好意思啊!哈哈、哈”

    周围的人爆发出哄堂大笑,好像已经真的冲进去看到了一些什么一般,他们已经料定叶浅二人接下来只有惶恐的解释,但是哪有管自己什么事儿呢?一时之间周围的人都对着两人指指点点,叶浅二人仿佛只能做案板上的鱼肉了。

    “想不到年纪不大,也会唉,”

    “一定是父母管教不严,才会如此的伤风败俗。”

    “就是,按照我们老家的规矩,这两个人一定要侵猪笼。”

    本来已经谭若在地的跟班,此时双腿跪地,满脸的鼻涕眼泪一大把,哽咽的辩解道;“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你们冤枉我和师姐了,事情是这样的”

    “谁他妈要听你辩解,老要眼见为实,除非你给我证明一下你不是男人,我们就相信你!”实话,方脸军汉已经在这个地方憋得不行了,上面的命令不敢违抗,平常调戏良家妇女的事情可是绝活,这扣帽的本事更加随手捏来。

    当即不等跟班将话完,一个大巴掌将其打翻在地,口中血沫不断流出,啊啊的不出话来了。

    “你们怎么敢打人?”白袍男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大怒质问道。

    周围一些闻道宗弟见此,纷纷有些恼怒了起来,到底叶浅两人也是自家人,对方这样出手明显是不把自己等人放在眼里了。

    “嘿嘿,打你们又如何,我们飞龙军将东西护送到了,你们竟然给弄丢了,告诉你们,这件事情办砸了,等着不对”

    方脸男感觉自己身体好像没有一点重量一般,向着天上飞了起来,当即有些疑惑的向下望去。

    叶浅双手寒气滚滚,将方脸大汉脖以下团团包裹着向空中托起,叶浅此刻脸色阴沉似水,冷冷道;“这一击,是打你带兵闯进来的。”

    自己两手合十内力不断的涌入双手中,一层层薄冰在手心缓缓形成,突然双手用力向前猛地击出,“轰”一声巨响,方脸大汉大半个身体本来已经变成了一块大冰块,伴随着剧烈的响声,大冰块轰然碎裂。

    噗

    方脸男顿时感觉好像自己皮瞬间被撕掉一样,钻心的疼痛让他差点就昏死过去,而心头的一股寒意不断将他冲醒。

    “第二击是我替他打你的!”

    “第三击是替我自己!”

    三击完毕,方脸男摔在了地上一堆冰渣中,一丝丝鲜血不断从毛孔中流出,周围士兵惊恐的张着大嘴,都可以赛进去一颗生鸡蛋了。

    自己该跑还是所有人心思各异,但是完全没有一个人还敢对叶浅有什么别的想法。

    “师师师姐。”

    白袍双手锤地,低着脑袋脑袋结结巴巴的,很像时候做错事情被先生逮到一般,这时候它最想跑回去将自己的嘴巴彻底封死了事,执法阁,自己曾经以为任何人都要怕自己三分,没想到这种想法彻底被叶浅摧毁。

    “你,去我的房间查一下。”

    “不敢,师姐”

    “查仔细了!”

    “是是”

    随后白袍男带人仔细的搜查了一边,屋中的桌上摆着半只热气腾腾的烧鸡;“哦,原来师姐是在吃鸡。”

    一刻钟以为,叶浅的屋依旧漆黑,此时自己正在黑暗中盯着面前的烧鸡散发着r热气发呆,在估摸着刚才那波人已经走远后,自己在床下的一个柜中找出来一套夜行衣。

    向着自己方才只是用临时想出来的办法,将这件事情掩盖了起来,一旦对方醒悟过来,自己一想到这里就头疼了,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去将那件“东西”拿回来,对方两人这样合谋一定所图很大,一想到害得自己今后要面临困难,气就不打一处来,一定要去把那件东西给他们拿了,让对方也尝尝这种滋味不可。

    干就干,先是凭借自己的耳朵确认了周围没有异常,使用轻功一溜烟的消失在了黑暗中,在叶浅走了一会,远处的灵药远处蓦然站起了一个人,此人手摸下巴,身穿白袍赫然正是刚才执法阁那人。

    “没想到,这件事果然牵扯了她,我必须快去告诉黑岩少爷才行。”

    周围的一切都是静悄悄的,和自己当初离去是没什么区别,想到这里自己嘴角不自觉露出了一丝微笑,从怀里掏出火折大口吹了几下,顺着微弱的火苗趴在地上仔细寻找了起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自己的头上已经急的出汗了,可是还是没有发现什么,自己所剩时间不多了,自己听到消息对方接头的那个人一定也知道了,万一撞到了可就不妙了。

    对方简直太聪明了,自己本来找了一些夜色不一样的土,将周围洒满了一边,对方挖坑自己可定会知道的,哪曾想对方是个胆鬼,将这里的地面有撒了一层干土。

    “有了!”

    自己突然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一根甘草平倒在地上明显是被踩压形成的。

    我挖!我挖!我用力挖!

    终于,三尺多深的泥土中一个紫色的木盒出现在了眼前,在心翼翼的将盖打开后,一颗珍珠大,胖乎乎的白色丹药出现在了视线中,这颗丹药一出现一股奇香飘了出来。

    哈哈,这丹药一定不同凡响,肯定有什么神奇的功效才会有那么多人来抢,叶浅当即将它收了起来,下面就要自己拍拍屁股走了,可是转念一想,从怀里拿出一个金属制成的球了放进去,只将盖弄好,却不埋土。

    就在叶浅走后半刻中,当日自己护送的那个白发老者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老者见到泥土外翻当即大惊失色,伸手就把盒拿起毫不犹豫的打开了。

    滋溜

    一股墨绿色的东西喷洒了老者一脸,当即奇臭的味道从老者的脸色散发出来,如果老者知道这东西会追随他一辈,而且遇水将会更臭,老者会作何感想呢?

    自己本来打算弄个假丹药糊弄对方,可是丹药的奇香是掩盖不了的,而且老者是个非常懂药材的人,叶浅是明白这一点的。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