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迎仙大典
    闻道宗

    聚鼎峰

    “这些仙人刚才是怎么来的你看到了吗?”

    “我自然看清楚,我可是被选取前去迎接的呀!”

    “快,这些仙人真的是腾云驾雾,或者骑着各种圣兽吗?”

    上千人聚集在一片占地足有百亩的石台上,聚鼎峰高数千丈是闻道宗中最高的地方,石台边缘云山雾绕,仙鹤、灵鸟、异兽盘旋飞舞,处处透露出一股仙气。

    在石台之上,另有十余座临时搭建起来的木质高台,每一座上面都站了几名陌生的面孔,这些人正是刚刚从迎仙峰接过来的“仙人”

    叶浅三人此刻正站在人群中打量着这些“仙人”,身旁的李玉麟正在眉飞色舞的向两人不停的讲着刚才自己所见到的。

    “看,这是祝融院的人,据这个仙门专门招收一些拥有火灵根的弟。”玉麟踮起脚来,指着远处一个石台道。

    石台上五名身穿红袍之人正在着什么,为首的是一名中年人,手持一颗红色圆珠,圆珠上有一缕红色灵雾盘旋不定,很是奇妙。

    “那是玉鼎书院。”

    果然,那几人身上透露出君的浩然之气。

    紫炎坊

    御兽宗

    “你们不知道吧,那个御兽宗刚才竟然乘坐的是一只。”

    “肃静!”

    一名头戴文士头巾,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站在一座离地三尺多高的石台之上淡淡的道。

    不知是不是中年男的声音中,含有江湖上类似狮吼功的东西,下方数千人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心中一禀好像被什东西吓住了一般,纷纷安静了下来。

    站在中年男身旁的还有一名青衫道姑,年纪与男相似,手中的一杆拂尘吸引了好多人的目光,只见拂尘上一朵朵五色符文流转不定,很是神妙。

    “贫尼赵国无涯洞长老玉玑,这位是玉鼎书院赵长老,还有这位是紫炎坊萧戚道友。”道姑将中年男介绍了一下,又向站在自己身边的一名红袍男道。

    “赵国,怎么别的国家也来我们的地盘上招收弟了?”

    “是呀!两国不是正在准备开战么?”

    “你懂什么,世俗世界的国与国之分,一旦成为了修仙者全然不在意了。”

    “哦,原来如此。”

    一些头一次带着家中后辈前来参加大典的人,有些不解的向着周围人声嘟囔着,不过很快,就有一些见识不凡之人,解开他们心头的疑惑。

    看着台下众人渐渐安静了下来,中年道姑向前迈出一步温声接着讲道;

    “今天我们来此的目的大家想必已经知道了,我就闲话少,这里的十座石台之上,是来自是个门派、洞府、世家的修仙势力,下面的一天时间众人可以挑选自己中意的门派测试灵根,测出拥有灵根之后就必须加入相应的宗门,不得随意更换,下面大典正是开始。”

    中年道姑完便带着另外两人向着远处走去,那里闻道宗已经准备准备好了各种珍奇异果,一些宗派的带队之人也在交代一番后,也先后跟了,阵阵仙乐随之传开。

    这些重要人物一走,气氛顿时热闹了不少,不少人当即开始挑选起自己未来门派归属起来,一些越国本土的门派,还有一些比较大一点的宗门,立刻受到了众人追捧。

    “你们也想jin ru宗门,难道不知jin ru宗门首要的条件便是拥有灵根吗?”

    “就是,跟这些蝼蚁没什么区别,都不知道有没有灵根,就先挑选起来了。”

    叶浅听闻回头一看,一名面如冠玉,身穿闻道宗内门弟才能穿戴的紫袍,身旁跟着一个尖嘴猴腮的瘦高男正在附和着,除此之外还有几个内门弟紧紧的跟着,衣服为紫袍男马首是瞻的模样。

    “黑岩,原来是你!”

    叶浅看清来人,柳眉翘起,声音有些冰冷的问道。

    这个黑岩自从参加寻药回来之后就多加刁难,先是将自己扔到雪域深处,接着又是搅乱自己jin ru内门的机会,后来自己便时常会受到一些刁难,最近自己更加有些心神不宁,好像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

    “没想到吧,当初你将我害的好苦,被勒令闭关整整一年啊!”黑岩满眼怨毒,咬牙切齿的一字字道。

    “将我弄进冰山深处的是你吧!将我划出内门名单的也是你吧!”

    “没有错,就是我,你等着这件事情还没完。”

    “就是,这件事情没完,等着吧,我家少爷已经被测出拥有灵根,等着承受修仙者的怒火吧!”

    红玉看着走去的一行人,有些急切的问道;

    “浅儿,这就是当初害你的那人,没想到啊!他还在准备算计你,以后要多加心啊。”

    李玉麟有些不屑的撇撇嘴,双手重重的拍了拍,赞叹道;

    “没想到啊!他竟然也有灵根,这样一个废物都有,等一下我也要测试一下,哈哈!”

    玉麟是个行动派,当即拉拽正两人开始挑选起来,同时也在幻想着自己未来成为修仙者的样。

    黑岩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对着身边瘦高男恶狠狠的道;“那件事办得怎么样了?我要在jin ru宗门之前,看到叶浅身首异处。”

    “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半个月以前我们偷偷的将她的跟班给绑了,对外散布消息他是回乡看望母亲,前几天他已经同意配合我们弄死那贱人了。”

    “执法阁准备的怎么样了?我要让她背着骂名死去,就跟飞龙一样。”

    “白师兄”

    一个浑身散发着灵光的鼎,将鼎中清水缓缓倒了下去,在鼎正下方有一个青铜盘,盘中阁主复杂的符文雕刻的密密麻麻,此时符文中幻化出数条乳白色的锁链,将盘中一尊青铜模样的猴俑紧紧缠绕着,好像生怕它会突然跑掉似的。

    鼎中的清水眼看就要倒在猴头顶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只见这尊青铜猴通体灵光狂闪几下,突然活了过来,醒过来的猴揉了揉眼睛一看到头定的清水立刻大惊失色就要就要想着一旁躲去。

    就在这个时候,死死缠绕着猴的乳白色锁链“嗡”的一声微微**起来,猴的身体立刻被施展了什么仙术一般,头顶之下再也不能动弹分毫了。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