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测灵猴
    猴面露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好像接下来的要发生的事情让它非常的恐惧,也是因为害怕,猴虽然闭上了双眼,不敢看接下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但是身体仍残因为恐惧而发抖。

    让台下的人大呼神奇。

    呼呼

    就在清水即将到达猴头顶的时候,突然变成了一堆炽热的火焰,将猴一下包裹了进去,包裹猴的火焰不断的变化着颜色,赤红的火苗中还有一团黄色火焰。

    “火属性灵根,出现了三条灵纹!”

    随着台上之人的大声宣布,众人的目光立刻转移到了青铜盘中,只见盘中三条歪歪曲曲的灵纹向着周围延伸开来。

    “三道灵纹,这个人比刚才那个足足高出了两条呀!”

    一名身材圆滚滚少年,捂着嘴巴惊讶的大叫出来,随即有些后怕的偷偷看了眼不远处的黑袍少年,黑岩此刻正站在那里面色阴沉似水,身旁几个追随的人大气都不敢喘,那名瘦高男此时脸上各挂着几个血印,嘴角不停的留着血丝。

    “叶浅,谁叫叶浅快上来,开始测灵了。”

    台上一名白发老者大声喊道,眼神不断的搜寻着下面的众人。

    “去吧!你一定会比某人的灵根多的!”

    红玉冲着数丈外的黑岩挑衅般的故意大声道。

    “嘿!我家公多少都有一条灵根,总比你俩好一条都没有,我看她呀,一定也没有。”

    叶浅没有功夫听这种无聊的嘴仗,当即向着台上走去,对自己拥有灵根这个事实并不担心什么,让她有些郁闷的是,刚刚玉麟和红玉都测试了一下,全都没有如此也就注定他们百年之后会化为一阵尘土消散于天地间。

    走上台,那个青铜鼎一定落在了地上,里面装满了刚刚倒入的无根水,叶浅被白发老者带着走了过去,老者拿起一个青色玉石刀在自己的手指指尖划了一下,几滴鲜红血珠滴落进了里面。

    随着鼎灵纹一闪,血珠瞬间消散开来。

    噗

    猴瞬间被倒下的清水浇了透彻,一阵山风吹过,猴体表的毛发覆盖了一层白霜,灵盘没有动静还是没有!周围的人都有些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叶浅没有灵根?

    “不对,她不可能是一个平凡的人,没有灵根的话测灵猴是不会苏醒过来的。”

    白发老者摸着胡须,有些疑惑的对着身旁之人道。

    “师兄,要不我们就叫师尊看一下如何?”

    白发老者闻言,向着远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尊正在喝的正高兴呢,如果此时过去叫他一定没有什么好果吃。

    “要我看,咱们还是放弃她吧,接着测试别的人,毕竟每一单时间都有可能多招收找出一个拥有灵根的人啊,灵根本来就是万众无一,很正常啊!”

    “唉也只有如此了。”白发老者听了身后两名师弟的建议,当即不在犹豫的向前走了几步,宣布道;“这位姑娘没有能检测出灵根,下一位。”

    “没有灵根!”

    “竟然没有灵根!”

    周围几个看好叶浅的人,纷纷叹息不已,红玉已经双眼通红的快要哭出来了,那些因为检测没有灵根的人顿时乐开了花。

    “嘿嘿!的就吧,灵根那是随便就有的东西,原来是三个废物顶个大废物,哈哈。”

    黑岩看到这里,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当即就要带着几人上去奚落奚落叶浅不可。

    “怎么可能会没有灵根呢?自己却可以修炼那本“气功”,这是不通的呀!”

    叶浅心中满是不解,但又无可奈何的只能走下去。

    老者照常的将另外一人带着走到了青铜鼎旁边,熟练的划了一下,而已中向着青铜盘望了一眼。

    咦

    老者有些不解了,只见远处的青铜盘灵纹依旧闪烁,猴依然浸泡在水中挣扎不已,眼看随时都有被淹死的可能。

    “这怎么办,接下去该怎么接着测灵呀!”

    叶浅的体内,那株树苗上的一片嫩叶,挂着一滴透明的水珠微微摇晃着,突然嫩叶再也承受不了水珠的重量,向下狠狠的一垂水珠“啪”的一声掉落了下来,跌落在丹田底部碎裂开来,丹田的底部好像是沙漠一般瞬间将水珠吸纳的一干二净。

    嫩叶因为剧烈的晃动,紧随着水珠同样的飘落下来,在接触底部的同时一闪的消失掉了,与此同时这株树苗表面灵光闪了几下,好像比刚才长大了一分。

    台上的青铜盘,随着水珠的跌落,表面突然出现了无数的雾气,水蒙蒙的透漏出无限的生机。

    “快看,是雾灵根。”

    “你是不是瞎了,怎么会有这种灵根。”

    轰

    周围的人纷纷议论起来,这种情况实在是太罕见了,不光是台上的修仙者还是台下的众人,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难道是什么罕见的灵根,快!快去告诉师尊!”

    白发老者看着这里的情况已经吸引越来越多人的注意,当即对着身旁的师弟吩咐道。

    就在这里的情况吸引的人越来越多,甚至周围几座石台也受此影响时,远处一篮两白三道遁光疾驰而来,在石台上一闪显出了身形。

    最先出现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尖脸男,手持一把深蓝色灵扇微微扇动着,每次的扇动都有流水之声传出。

    另外两人好像世俗世界的秀才一般,一名手持一杆足丈许长的黑色灵笔,另一人则赤手空拳,双臂环抱,饶有兴趣的对着叶浅打量了一眼。

    尖脸男在石台上刚刚显出身影,面色有些不高兴的谈谈的道;

    “什么事情如此慌慌张张,是想让我在众位道友面前失了面吗?”

    白发老者面色苍白的弯着腰,听到男的问话当即硬着头皮道;

    “师尊,是这样的”

    老者当即将刚才的事情简单的向男了一下。

    男正在沉思之际,那名手持灵笔的男走了上来,面露微笑道;

    “严师弟可要慎重呀!也许这就是一个变异灵根呢?”

    “哪来的呢么多变异灵根,上一次出现还是两百多年以前吧!”尖脸男没好气的了一句,便想着青铜盘走了过去,双目杂紧紧的盯着看了一会,突然手中灵扇向前狠狠的一扇。

    一股丈许大的飓风出现在了青铜盘上,一眨眼的功夫那些雾气便被吸纳个干净,这时候尖脸男朝着青铜盘上的情况定睛看去,随即脸色变得大喜。

    身后另外几人见此模样急忙上前几步想要看个究竟,台下的人纷纷各出奇招,有的人干脆将孩举起都像要看一眼青铜盘上的情况。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