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灵根现
    只见此时的青铜盘中央,数条灵纹向着周围扩散开来,每一条都灵意盎然,灵纹之上正在散发着浓浓的水汽,刚刚的雾气正是这些水汽造成的。

    “一条、两条,足足有八条之多呀!师尊,这是水属性灵根中的上品啊!”

    白发老者伸手对着灵纹仔细数了一遍,随即面露大喜,兴奋的对着尖脸男拱手道。

    旁边另外两人见此同样满脸羡慕的同时道;“恭喜严师弟了!”

    尖脸男见此,刚才心中的不快一扫而尽,但是口气仍然平淡的道;

    “有什么好恭喜,倒是有些可惜,八条灵根只要再多上两条,那么极有可能会让灵根变异,成为传中的极品灵根,冰灵根啊。”

    完脸色露出一些可惜的模样,摆摆手向着旁边走了几步。

    “哈哈,冰灵根,严道友还真敢想,谁不知道一旦拥有这样的灵根在修炼上足足要比平常的普通灵根快上倍许还多,到时候哪里还轮到贵宗啊。”

    那边那名双手环抱的男嘴角微微翘起,面带一丝讽刺的道。

    尖脸男好像想起了什么,狠狠的瞪了其一眼,身上灵光一闪就要想着远处遁去。

    “额师尊,这名弟已经下了测灵台,按规矩可以从新选择要记入的门派,我们应该怎么办?”

    白发老者有些心虚的完此话,赶紧低下了头,身体微微有些**。

    尖脸男见此身上灵光一散,就要开口些什么,可是这时候旁边那名持笔男抢先道;

    “当然是按规矩来,其实来我们书院才是最好的选择,凡是上品灵根加入我们书院的,都会得到一柄下品未鉴定灵器,还有一瓶可以增进法力的还丹。”

    完男还大有深意的看了远处的一座石台,冲着叶浅眨眨眼,让她心中升起一头雾水,刚才还是不要的,现在怎么还有多一点抢起来的味道了。

    尖脸男见此冷笑一声,接着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对着叶浅一指;“你过来,让我看看你的修为。”完,男一拍腰间一个奇怪的荷包,荷包灵光闪了下,一团绿色飞了出来,原来是一颗拳头大的绿色晶球。

    叶浅向前走了几步,晶球一个盘旋飞到了她的头顶,色绿的光芒茫微微闪烁,大片的绿光将自己一下找了进去。

    尖脸男一伸手将晶球收了回去,点点头温声道;“不错,竟然已经到达人阶三层境界,看来你修炼很是用功。”

    “三层,我已经将那本轻功炼成第五层了啊?”

    叶浅有些好奇的低声问道。

    “哈哈,你的那是功法的层级,与境界没有太大的关系,等你jin ru宗门之后,会有一次免费领取的功法的机会,你大可不用担心。”

    那名持笔男再次开口抢先的道。

    这也不能怪他,修仙世界一条之三条灵纹成为下品,三到六是中品,六到九是上品,每一次品级的增加,同样的资源好一点的品质修炼的速度都要快上很多。

    现在的他自然要争夺一下了。

    “嘿嘿,师兄是要和我争夺一下吗?”尖脸男纵然心中恼怒非常,可是真可时候也不能发作,只能在心里大骂自己手下有眼无珠,男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他刚刚的,都是一些弟入门都会得到的东西罢了,如果你现在加入本门,我们家族在燕国有一座坊市,可以让你直接去哪里当上一名执事,每年都有大笔的灵玉可以修炼。”

    “什么,严师兄的坊市不是从来只有家族内的人才能去的吗?”

    持笔男大吃一惊,摇摇头有些不相信的道。

    噗

    一名黑袍少年突然张口扑出一口热血,翻身栽倒在地。

    石台边缘

    一头体型巨大的异兽,鹿首狮身,头上长着如同火珊瑚一般的犄角,赤红色的符文翻滚不定,身后一辆奢华的巨型马车正稳稳的停在石台之外的虚空中。

    “爹娘,我走了,等我以后脚踩飞剑回来看你们!”

    “龙儿,你一定好好的修炼,咱们家几辈才出来你这么一名拥有灵根的人。”

    “云儿,等我,有一天天空上一朵五彩祥云突然落在你的面前,那就是我来娶你了。”

    “秀儿,咱们家花了大笔的银,闻道宗才让你有机会加入仙门,你可要挣气呀!”

    一些兴奋的少男少女,大多走到石台边缘纵身一跃,飞入马车之中,然后高兴的回头与家人告别,那些检测出没能拥有灵根的人,早在先前已经灰溜溜的下山去了。

    “红玉呢?刚刚她还在着这里的啊!”

    叶浅拨开周围的人,有些焦急的四处张望着,同时心中猜想这个傻丫头不会是走丢了吧。

    玉麟少有的收起那平常欢乐的模样,面色平淡眼圈微红的一把将叶浅拉了回来;“她不愿意和你分别,可是又知道只有你加入仙门才是最好的选择,所以刚才偷偷溜走了。”

    “这是刚才她让我交给你的,是什么当日在飞龙军中大战时天上飘下来的一条手帕,经过家父翻阅书籍后才得知,这个东西很可能是仙人世家的藏宝图。红玉这东西对你非常有用,让我给你拿来了,你放心的走吧,你的家人自有我俩帮着照顾,这红尘内,你不必再有任何的牵挂。”

    着,着,玉麟已经泪流满面,不断的用袖口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如此便多谢两位了,我们三人几乎同时相识,我这一生没有什么朋友,这五年的时光里,我们入门试炼、斩杀偷钱猴、冰山寻药、还有许许多多平淡时光,可以你们是我最重要的人了。”

    “有一件事情我要叮嘱你们,我将所有剩下的银,还有几处别的州府的谱,全部放到了红玉的枕下,你们省着一点。”

    “我还在她的床底将那个灵器金锤留了下来”

    “不可,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要它没用啊!”

    玉麟听闻面色大变,当即就要转身回去,将那金锤拿回来还给叶浅,就在反身的时候,突然被也签一把拦了下来。

    “你听我,灵器虽然稀有,但是我加入仙门还是容易得到的,你们如果有了那柄金锤,虽然无法激发灵力使用,但是依然可以当做底牌啊。”

    玉麟突然丢下一句“别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跑到石台边缘处,对着一名闻道宗弟低声了一些什么,然后回头对着叶浅大叫道;“过来啊,我送你上去。”

    叶浅满脸笑意的跑了过去,借助冲劲,玉麟和另一个弟双手搭住她用力的向前一抛。

    “呵呵、呵。”

    “哈哈、哈哈。”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