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愿赌服输
    哼

    银发老者见到严峰满脸狰狞,都有些想要的冲过去,将叶浅手中的灵器抢过来看个究竟模样,当即重重的哼了一声。

    严峰听到老者的声音瞬间清醒几分,脸上还是那副不甘的表情,恶狠狠道;“还请师妹给我看看,让在下确定一下。”

    叶浅看到老者冲着其微微点头,虽然心中还是有些不愿意,要是对方拿着她的灵器跑了怎么办?但是最后还是有些无奈的走上前去,将手中的灵剑交给了严峰。

    严峰拿到灵剑,手中的灵力的当即如同决堤洪水一般灌入灵剑之中,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最多只能发挥出灵剑十分之一的威能。

    这是因为叶浅已经将灵剑彻底炼化的原因,除非自己可以将这把灵剑从新炼化一下,摸去叶浅留在上面的印记。

    叶枫拿起灵剑对准远方用力的一挥,“嗖”一道十多丈长的银色剑影横扫出去,七道虚蒙蒙剑影的紧随而至,破空声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无数很粗的桃树拦腰被砍断,无数的粉色桃花飞满了天空。

    “好大的威力!”

    “这就是七道水属性天地法则的威力。”

    “我们白打扫了”

    因为灵剑中的水属性法则太过强横,周围的天空中竟然下起来蒙蒙细雨,这种情况他们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当即看得如痴如醉起来。

    “好强的威力!”老者面露赞叹的道,随即对着如同石化的严峰冷冷道;“快把两件灵器还给你师妹,我找她还有一些事情。”

    严峰闻言眼角急抽两下,口气有些僵硬的道;“这件灵靴我在年后还有大用,我想和师妹私底下用别的东西交换可好?”

    “这个你们以后再,这一次老夫是见证人,把你两件灵器给你师妹,我带她还要出去一趟。”老者的口气有些不耐烦,伸手放出一件飞行灵器跳了上去,好像只等叶浅的样。

    “严峰师兄不会反悔吧?”

    “难不成他不想还了?”

    “七条灵纹,却是有些难以取舍呀。”

    “没想到,他是这种人。”

    严峰感受着周围人的目光,有疑惑、不解、猜疑、鄙视,严峰一番取舍后,面露讪讪之色的走上前去,重重的叫道了叶浅手中,面带怨毒道;“师妹,心引起歹人的窥伺哦。”

    “多谢师兄提醒。”

    叶浅装作没有听出对方的威胁一般,笑嘻嘻的将自己的灵剑,还有严峰的那双拥有五条飞行灵纹的万里追云靴收起,不慌不忙的走到那堆灵玉旁,将其同样收进储物袋里后,才随同刘长老一同飞走了。

    严峰等着叶浅两人的彻底消失在视线中后,轰走了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叫过来一名亲信声的吩咐这什么。

    一刻钟,一只模样比鸽大上两倍的异兽,偷偷的从这里飞了出去。

    玲珑阁

    柳姓老者仔细的听着店中其他人的汇报,不是面露满意的点点头,就在他准备走上二层的时候,一名独目老者从人群中窜了出来,指着叶浅大声的道;

    “柳老,叶阁主不停劝阻花费重金买进了一瓶破障膏,致使很长时间都没有办法卖出去,占用了大笔的灵玉,还请明查!”

    银发老者闻言眉头一皱,返回几步走到一个木椅上坐了下来,脸色带着几分不悦道;“去拿过来,我看看。”

    几个和叶浅关系还不错的人,当即向着自己投来关心的目光,这种时候他们上来为她话只会起到更多的麻烦。

    叶浅向着他们几个点点头后,便随便找了一个人去把那瓶破障膏拿过来,此时她只能做到走一步看一步了。

    “恩,这瓶破障膏虽然算不得上品,但是还不错啊。”

    银发老者将瓶放到鼻下面用力的吸了几口,对着独目老者询问道。

    独目老者见此有些焦急,额头之上的冷汗都下来了,当即急忙道;

    “这么多的灵玉很长时间都无法利用,特别是这次”

    “够了!”银发老者重重的一拍桌,随后气冲冲的直奔楼上了走去了。

    这下周围的人都有些傻眼了,这瓶破障膏差不多四千多灵玉,按照平常的话这是一次不的失误了,没想到银发老者会出现袒护叶浅的情况。

    一个时辰后

    玲珑阁

    三层

    “你一会下去后,将那个人感触玲珑阁吧。”银发老者喝了一口茶,淡淡的道;“看着麻石和你的关系还不错,你就让他来玲珑阁办事吧。”

    “是。”叶浅有些犹豫,她真的很想问问对方为什么愿意帮助自己,按照往常这种情况,一般都会免除自己阁主位置,带回总坛变成一个打杂的普通弟。

    银发老者好像看穿了她的心中所想,开门见山的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帮你自然也是有目的的。”

    “你有没有想过,今天你在宗里鉴定出的那把灵器,你究竟可以使用多长时间呢?”

    原来银发老者也是为了自己手中这把刚刚鉴定出来的灵器,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这种符箓大师竟然也会在乎在这件灵器。

    叶浅紧皱眉头,渐渐的低下头沉思了起来。

    银发老者没有打断自己,等了好一会后,老者才淡淡的道;

    “我猜你是想着立刻跑的远远的,跑到一个谁也不认识你的地方去。”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修炼一途讲究的是道、法、侣、财、这道就是功法、法是术法、侣是道侣双修、这财就是灵玉。”

    “而这四样最容易找到的也就是中山府了,严家的总坛灵力浓郁,这里的修炼资源也很充足。”

    “如果是我年轻的时候,一定会和你有相同的想法。”

    叶浅感觉对方的也有几分道理,既然老者了出来,一定也有解决的办法,不如看他会些什么再做决定。

    果然,没有让叶浅等太久,老者喝了一口茶后接着道;

    “你不如现在把它卖了!”

    “卖了!”

    叶浅有些发懵,难道老者自己不是想要么。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