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神奇
    夜晚

    经过一天的忙碌,叶浅托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房里,看到房间里的茶碗时候才发现了自己还有一件大事情忘记了。

    找人将那只鸟异兽带回来,发现这只手或碰乱跳并没有什么异样,后来又挨个检查了树下埋的,水里泡的,发现这些都没有什么变化。

    叶浅坐在椅上面带沉思,到底是怎么会事呢?拿到这片树叶上面作用都没有么?心中却又感觉事情不会如此的简单。

    桌上的鸟笼中,一只身影犹如麻雀的黄色鸟,叽叽喳喳的在笼里蹦来蹦去,显得很兴奋的样。

    “就不信了,既然这只比自己上很多的鸟都没有毒死,不信自己还会怎样!”

    叶浅一拍桌,端起桌上的那碗浸泡过树叶的水“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连同里面面的树叶残片同样咽了下去。

    喝完只有,叶浅一头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这一天自己太累了,今天也顾不得上炼化那件灵器了,算算时间自己的时间还足够多。

    第二天自己一觉睡到自然醒,刚要起来伸个懒腰的时候后,突然感觉脑中好像多了一些什么,仔细用神识感应后才发现,那是一团绿色的东西。

    这团东西给自己的感觉非常的熟悉,和昨天的那片树叶非常的相似,着到底怎么回事儿,叶浅有些傻眼了,自己明明喝到肚里的东西,怎么跑到脑里了。

    叶浅当即用神识挤压过去,想要将这个东西怎么自己的脑里面取出,那只神识刚一碰到那团东西,绿色的光团突然爆裂开来,化为一股绿色的东西融入了神识之中。

    随后感觉好多绿色的符文在自己脑中,一些符文不断地在自己面前划过,这些东西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仔细想却又想不起来。

    整过过程很快,这些东西就已经消失的不见了踪影,神识中的那团绿色光团同样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睁开双眼后,仔细品味刚刚自己所见到的那些东西,却发现好像是没也记不起来。

    叶浅走出外面,匆匆吃了些东西就准备去玲珑阁了,最近随着不断有大量修士涌进城来,最近中山府一些各大商会,生意都特别的火爆。

    她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三四十块的玉石收入,所以最近总坛之内的所有人都特别的忙碌,麻石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在不同的地点举行型的交换会。

    “师姐慢走,柳老让你过去一下,据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你。”一名婢女的上气不接下去气跑来,将自己拦了下来,秀发都沾贴了粉嫩的香腮上。

    “柳老找我什么事情,你知道么?”叶浅有些诧异,自从那天自己和柳老接触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

    今天突然让人来着自己,莫非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了。

    叶浅带着满腹好奇,跟着婢女一同前往柳老的住处,这里自己一共也就来过三四次,虽然谈不上熟悉,但是一点也不陌生。

    银发老者此刻穿的整整齐齐,面前的桌上摆放了几个木盒,每一个木盒上面都用符箓封印的牢牢地。

    叶浅进去后找了地方坐下后,婢女端上一杯香茶后,在老者的示意下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银发老者伸出一根手指在面前的木盒上敲了几下,微笑着到;“这里是我这半年炼制炼制的符箓,你等会拿到玲珑阁卖了吧!”

    “这么多,柳老着半年都指着这次发达才呀!”叶浅看到这个盒,大概有数百张吧:“都柳老师中山府第一炼符大师,看来果然是真的啊。”

    中山府修仙界,相传大部分的高阶符箓都是出自银发老者之手,而另外几个势力分别擅长炼器、炼丹等等,各家都有所长。

    在含蓄了一阵后,老者才告诉今天找叶浅来的另外一个原因,原来今日在中山府会举行一场大型的拍卖会,老者准备带着自己过去一同参加拍卖会。

    像这种高级的拍卖会,一般只有人阶顶峰,经过中山府一些有实力人的推荐才可以参加,甚至会出现地阶修士的身影。

    一件装饰古朴的长廊内,一盏盏四方形的烛台将这里照的亮如白昼,叶浅低着头手中拿着一块造型奇特的玉牌,双手不断在上面滑动。

    这是那日在玲珑阁认识的那个名叫思秒儿走的时候给自己的,如果自己以后发现了对方想要的阵法就要及时的告诉她,作为报酬,对方会允许自己和她一同前往斩妖。

    这对自己来可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对方这种多宝女实力高,而且不会发生杀人夺宝的事情来,刚刚她在拍卖的名单上面发现了有好几套不错的阵法,当即决定通知对方。

    很快叶浅回到一扇暗红色的木门面前,伸手正要推门而入的时候,一个软软的声音传了出来;“柳老,你就帮我炼一张符箓吧,这对你来不是举手间的事情么!今天会有一个贵客专门就要此符箓。”

    “收宝符可是地阶符箓,老夫的成功率也是不大呀!”银发老者摆摆手,满脸无奈之色的道。

    一名皮肤粉嫩的女,身披一件纯白柔软云肩将其紧紧的抱在中间,纤腰欲折,赤着一双白嫩的玉足站在地毯上,不出的动人。

    “这个柳老不用担心,需要用的一切材料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只等您一句话了。”见银发老者语气有些松动,赤足女面带欣喜的追问道。

    “既然这样,你去那材料吧!这些材料可是很贵的,你想好了么?”

    “我这就去那!”赤足女将桌上的茶碗中加满了水后,扭头向外走去。

    这时叶浅一伸手推开了门,和赤足女擦身而过后来到了银发老者旁边位置做好,银发老者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杆白玉符笔道;

    “刚才你也听到了,一会你就在旁边给我打打下手,也看看符箓到底是怎么炼制的,以后如果有兴趣也可以走上此道。”

    “以前也只是看过一些炼丹术、阵法、符箓。”叶浅认真的道。

    “等一下会先要润笔,你可以先试试,我也可以给你指点一下。”

    “多谢柳老了。”

    如果可以得到对方的指点,绝对可以让自己受益匪浅的,叶浅不禁想到。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