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金色巨兽
    冰原上,一只水晶般的兽,体型酷似穿山甲,两只锋利的前爪将坚硬的冰块向豆腐一般扒开,探出光秃秃的脑袋,眼睛向着四周警惕的打量着。

    突然,兽好像发现了什么,“嗖”缩回身再也不见动静了,远处的一颗干枯大树上,硕大的鸟巢里一颗兽卵静静的放在那里。

    距离此地百丈开外,一个白色的披风随风微微晃动着,两个美貌的女孩有些担心的盯着远处的情况。

    “难道那东西发现我们了?”叶浅眉头皱起,有些疑惑的问道。

    思秒儿鉴定的摇着脑袋;“绝不可能,我们设计的非常精妙了,它是不可能发现的。要不是这个晶甲兽非常难缠,一旦发现危险,首先就是把自己的伴生之物吞掉,我用的着浪费这些心思么?”

    枯树根部被挖开,刚才那只晶甲兽快速的向着树干上爬去,爪向死死的抓着树皮甚至比在平地上还要快出许多,眨眼间就已经接近了顶部。

    咻

    一根火红色的钢针,从树皮中忽然跳起,让晶甲兽吓了一大跳,双腿弯曲眼看就要一个跳跃,蹦下树干逃命去了。

    伴随着兽的一声凄厉惨叫,血光四溅,那跟红色长针从它的双眼中狠狠刺穿,长针扎在兽的脑袋中飞快长大,眨眼间就化为了一根长矛模样,将兽牢牢地钉在树干上。

    无论兽如何挣扎,都无法脱离下来。

    思秒儿两人跑过来都乐得不行了行了,两人那天在发现冰血石后两人发现这只伴生兽竟然是冰甲兽,这种妖兽虽然够不上品阶,但是速来胆。

    一次抓不住,就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思秒儿取出锤一般的灵器,对准冰甲兽的脑袋狂砸了十多下,才将其彻底砸死了,为了不破坏它一生的冰甲破坏其价值,只能选这种费力的办法了。

    一个时辰后,两人将冰甲兽的血全部取了出来,然后在那块矿石的大概方位灌了下去,蓝蒙蒙的鲜血刚一碰到坚硬的冰面,瞬间将其化为了雪花状。

    这种化冰为雪,让叶浅很是惊奇,同时感觉思秒儿真是见识不凡。

    当两人捧起一块脑袋大的红色矿石后,简直乐得不行。

    “这件矿石都是你的功劳,你收起来吧!”叶浅道。

    “那好吧,这块冰血石提升灵器的品级对我却是比较重要,那位就不客气了。那只冰甲兽就留给你吧,做一件法衣。”

    “好吧!”自己也没有在和她推辞,两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接着上路了。

    三天以后,弯弯的月亮挂在空中。

    天上的星宿照耀在一座青色的大阵上,阵幕光滑透明好像镜一般,天上的北斗星照射在上面,让阵法更亮了几分。

    轰隆隆

    不断的爆裂声此起彼伏,阵法光幕不时地摇晃摆动,好似随时都会碎裂开来一般,叶浅站在远处对准手中的阵盘打出一道道法诀,让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

    一头体型巨大的金色巨兽头生尖角,眼睛血红,对准阵法边缘狂冲不已,头上的尖角不时喷出一道金色光柱轰击过来。

    七柄银光闪闪的兵刃,刀、枪、棍、旗、轮流幻化出层层攻击,将金色巨兽打的狂叫不止,眼看巨兽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金色巨兽突然眼中露出一丝疯狂,身上的金色毛发好像钢针一般直立起来。

    “就是现在,动手。”一声不知哪里传来的暴喝突然在自己耳边响起。

    叶浅手中动作加快,张口喷出一团精血融入阵盘,周围八十一杆阵旗光芒大盛,七件星光化成的兵器向着高空快速冲去,很快融合成一团银色光团,表面翻滚间一股恐怖的威能席卷而下。

    金色巨兽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头顶的犄角有些融化的趋势。

    噗

    一声轻响,银色光团突然破裂开来,一股银色洪流瞬间席卷而下,金色巨兽的身影犹如在大海中的一颗石,很快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不错,第一次施展就有这样的威能,熟练之后威力还会增加很多的。”思秒儿带着满意的神色走了过来。

    “可是这种阵法显然不是我这个境界可以用的,我的法力都已经耗尽了。”叶浅苦笑着摇摇头,这种阵法威力虽然大,但是也太费灵力了。

    “这是五张回春符,你拿去用吧。”思秒儿将一沓符箓递了过来,这种符箓是给人阶顶峰的修士用的,每一张都价值不菲,对方一给就是这么多。

    “那好吧,我去把阵法收了。”

    等一切消散以后,原地只剩下一根尺许长的金色兽角,还有一颗金灿灿的妖兽内丹。

    两人离去后,这里再次恢复了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一只水缸般大的骷髅头,一口咬住了一只象身狮兽的巨兽身上,巨兽吃痛下身体对准一块百丈巨石用力的撞了上去。

    “轰”

    巨响过后,山石碎裂,尘土消散后只见巨兽仍然到处打滚,试图将身上的骷髅弄掉一般,可是这颗骷髅头好像一只苍蝇般紧紧的黏在其身上。

    随着鲜血的不断流失,骷髅头的体型渐渐长大了起来,本来的森森白骨竟然出现了一些肉芽,威能也比刚才大了很多。

    半天的时间过去了,原地一只巨型骨架旁,几只野兽正在努力的啃食着剩余的残渣。

    一个邋遢的道人坐在一只巨大的紫色葫芦上,葫芦口不时还会喷出一瓢清酒飞入其口中,道人甩了甩手中的法器,自言自语道;

    “好端端的,去招惹那件东西做什么,真是人为财死呀!”

    “嗷”

    一声震彻九霄的嚎叫声让老道微一失神,一只又积雪化成的巨型犀牛模样的雪兽从地下突然冒出,迅雷不及掩耳的将老道吞了下去。

    随后雪兽身躯化为漫天的雪花随风飘散,从其出现到消失只有一瞬间,快到让老道都没有反应的时间。

    冰雪世界中不知道多深的地方,一处晶莹剔透的冰宫赫然矗立着,周围亭台楼阁到处都是。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