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宝珠
    红色眼球表面突然燃起熊熊大火,一股摄人的妖火大盛,周围的空间都因为烈焰的燃烧,发出阵阵扭曲波动。

    思秒儿瞳孔微缩,妖火在其眼中倒影出来,身形好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木讷呆立,好像被射去了魂魄一般。

    “不!”

    墨少羽面色疯狂,一头飘逸长发胡乱飞舞,抓着金色长枪的手青筋凸起,对准红色眼球狠狠的一指。

    金色枪头突然没入虚空,下一刻红色眼球后方虚空波动一起,“噗”的轻响好像玻璃碎裂一般,一头金色蛟龙的龙首从虚空中一探而出,闪电般对准红色眼球一口咬了下去。

    “轰”

    一声怒不可遏吼叫从下方传来,那只被惨白色雾气包裹的魔首爆发出一股滔天魔焰,周围的白色雾气立刻融化的一干二净。

    宫殿大门处裂开一条长达十几丈裂缝,两只恐怖的魔爪从裂缝中伸出,抓住裂缝的边缘,疯狂挣扎起来,想要将整个身体挣脱出来。

    魔兽的吼叫声好像含有一丝可以扰乱虚空的能力,长枪所化龙首的虚空一阵水纹般的波动后,金色龙出一阵不甘的吼叫后溃散消失了。

    红色眼球“嗖”出现在了叶浅两人面前,并且狠狠的撞了下来,这种魔火根本不是思秒儿两人的境界可以阻挡的了,只要沾上一点恐怕立刻就会化为灰烬了。

    一只青色大手闪电般向前一抓,红色眼球爆发出一声拟人的尖叫后,再次喷出一只红色箭向后倒射而出。

    后方再次出现一只同样的大手,再次一把抓来,红色眼球身上每射出一道箭身上的红焰就会淡上几分。

    此时的红色眼球已经变成半透明的形状,露出真实的样,只见这是一颗拳头大的水晶球。

    魔兽的眼毛,立刻化成无数黑色的大手,快速的抓了过来,下一刻就可以将红色圆珠抓回去。

    “呔”

    叶浅面色阴沉大,对着红色圆珠一点,大喝一声,圆珠周围再次出现了另外两只大手“砰”碎裂开来,化为一只青色光罩突然将圆珠包裹了进去,并且猛地收紧。

    圆珠表面发出“呲呲”声快速飞进了叶浅的手中,叶浅面色一喜,将圆珠快速的收进了储物袋中。

    “快自爆阵法!”

    一声大喝,好像晴天霹雳般在两人耳边响起,思秒儿一个激灵的清醒过来,本能的把手中的阵盘举起,对准前方用力抛了出来。

    手中快速打出几道法诀,阵盘表面立刻出现无数裂纹碎裂开来,隐没进来虚空中,两座巨大的阵法凭空出现,并且发出轰隆隆的巨响。

    北斗大阵的光幕与那套辅助的阵法一阵**,彻底的融合到了一起,并且不断的发出刺目的光芒。

    红粉骷髅见此,空洞的眼中鬼火一闪,嘴里发出铁片摩擦的声音;“你们这是干什么,这座大阵一旦自爆,我们两人恐怕会和这头魔化的妖兽一块葬身此处!”

    黑色触手在碰到阵法所化的光幕,尽管用力的**,可也只是让光幕**而已,魔兽见此更加的愤怒,半边身躯已经彻底挣脱了出来。

    “快走,跑的越远越好!”墨少羽用不容置疑的声音对着思秒儿冷声道,随后转过身来的时候冷个人爆发出的气息已经冰冷恐怖,道;“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重创此撩,你我不用在。”

    叶浅已经一把拉住思秒儿,脚下灵靴狂闪,每踏出一步都能快速飞出几十丈,几个呼吸后两人的声影已经彻底消失了。

    听着身后爆发的轰鸣炸裂之声,思秒儿频频回头,眼中不断的滴下泪水,声的嘀咕道;“哥哥,你一定要保重。”

    两个月后,经过日夜不停的赶路,叶浅两人刚一回道到冰原的边缘,就被几个人拦住了。

    “这就是你的,鉴定出七条灵纹的叶浅?”

    一名头戴元宝冠,身穿紫色锦袍,面色黝黑方正,摸着下巴对着身旁的柳老笑呵呵的问道。

    柳老面色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随后一摆手,无奈道;“走吧!”

    随后四人登上了一座宫殿一般的飞行法器,风驰电击的向着中山府的方向飞遁而去。

    三天以后,四人刚一落下,就被带进了总坛的大殿中,这座大殿装饰奢华,是柳老平常用来招待贵客才能用上的。

    此时大殿中除了叶浅和柳老几人外,还有穿着得体的严峰,几名婢女将灵茶奉上后,面带恭谨的倒退了下去。

    “叶浅,还不快点将你那把灵器拿出来给眼长老看看?”严峰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急不可耐的叫道。

    “什么?”叶浅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道。

    “这是本门的严世番,严长老。”柳老脸色有些难看的道;“听你连连鉴定出了一件灵器,特意赶过来看看的。”

    “不!柳兄你这句话的不对,不是过来看看,我是专门代表宗门来取回此物的。”严世番放下手中的茶碗,开口道;“你你们,啊!族里让你们管理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竟然将这么一件灵器让一个人阶修士用着,简直是不像话!简直是不成体统!”

    完摆出一个气呼呼的模样,吹胡瞪眼睛很是恼怒。

    “是,是,我们疏忽了。”严峰立刻取出一把纸扇,给眼长老扇了起来,心赔笑道。

    只是严峰偶尔抬起头,看向自己时候满眼的得意。

    “严长老,这是我自己坚定出来的!”叶浅连看都不愿意看他一眼,对着严世番不卑不吭道。

    “什么叫你的?那把灵剑不是宗里给你的么?”严峰先抢一步,声嘶力竭喝道。

    “我做主了,严峰,再去拿两件灵器来,跟她换了,宗里什么时候亏过你们这些低阶弟。”严长老嫌弃道。

    “好嘞!”严峰眉开眼笑的就要向外跑去。

    “等等,严长老不是要买了叶浅的灵器么?”柳老有些不满道;“难道你想一点灵玉也不花,就得到一件七条灵纹的灵器么?”

    “你敢!”被当众揭穿的严长老,“砰”一巴掌将身旁的桌拍的粉碎,怒喝道。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