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易乐儿
    海边的房大多是用木头制作成的,既可以对抗海边的大风,还能防止时常发生的地动,这些大灾。

    因为近邻大海,时常爆发妖兽袭击村庄的事情,所以百姓们大多练成了随遇而安的豁达性格。

    一座篱笆紧紧围着的房里,几只大母鸡在院里悠然的寻找着一切可以吃的东西,一条有些残破的渔正暴晒在竹架上。

    “乐儿,来喝了这碗药,啊!”

    有些昏暗的房屋内,一名渔村妇女打扮的女人,面容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疲惫,手中端着一碗黑乎乎汤药,温声道。

    旁边的床榻上,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面色苍白,眉头紧皱,一股病气散发而出。

    “娘,我不想喝这个了。”

    乐儿微弱的道。

    “喝了它,病就会好了。”女人神色有些暗淡道,这些话就连她自己也不相信,自从七年以前,本来身体很好的易乐儿突然就这么病倒了。

    自从那日病后,夫妻两人在岛上遍访名医也不能治,这一拖就是七年之久,在这段时间内乐儿的病情时好时坏。

    乐儿见此,握紧拳头,艰难的支撑起身体,接过母亲手中的汤药一饮而尽。

    汤药虽然苦涩,这也是父母花费了很贵的价钱买来的,自然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乐儿喝完汤药后,躺在床上大口的穿着粗气,好像一身的力气全被这一碗汤药用完了似的。

    母亲疼爱的将一块结晶的糖塞进了乐儿的口中,这是她每次喝完汤药都会得到的奖励。

    帮乐儿盖好被后,母亲安慰了自己几句后,就去外面做别的事情了,家内的一切都是母亲在操持,乐儿的一家只有她一个孩,所以父母从就把她当成了掌上明珠。

    乐儿扭头看着窗外炎炎的烈日,心中不禁想到,父亲此时应该在帮人般鱼吧!今天早上就听到会有几条大船进来。

    突然乐儿脸上散发出一股肉眼难见的黑气,这种魔气在其皮肤,从内到外的散发出来,好像体内藏着什么魔物一般。

    从这股黑气刚一出现,乐儿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痛苦的神色,斗大的汗珠不断的从额头上滚落,乐儿双手抓住被角,嘴唇死死的紧咬,浑身**,正在经受着极大的痛苦。

    “啊!”乐儿突然低喊一句,马上就用双手捂着嘴巴,痛苦的她在床上不断的打滚,仍受不住时还会将脑袋在墙上用力的撞上几下。

    自始至终,乐儿都没有叫出声了,她不想让自己的母亲担心。

    “姐姐,我的兄长口渴了,可以给我们一碗水吗?”叶浅这个时候已经穿成了农家女孩的模样,用袖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娇滴滴的道。

    墨少羽此刻宽衣大袖,装出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脸上还带着一丝羞涩,尽管尽力的想要装扮的像一点,可是身上那股气质却是无法遮掩得住。

    “唉,好嘞,你们别站在哪里了,快进来坐坐吧。”乐儿的母亲正在用力的洗着衣物,闻声抬头看了眼空中的烈日。

    女人热情的将两人迎了进来,让两人做到了院的里的低矮木桌上,端上了两大碗放凉了的清水,还将一些黄馍馍塞给了“兄妹”。

    之后人女一边洗衣服,一边和兄妹两人闲聊着一些什么。

    墨少羽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站起身体向着周围的房屋打量了一眼,嗡嗡道;“大姐,没你们家可真穷啊!”

    “噗”

    叶浅听到这句话,一下将喝到嘴里的水都喷了出来,将身前墨少羽喷了一脸,心中大叫道了;“这货是真傻还是假痴啊,这种话是怎么出来的。”

    可是当她看到墨少羽一脸怒意后,赶紧吐了吐舌,现在可是不能热闹这个家伙,要是他现在一怒跑了,自己一人怎么打得过那心魔。

    墨少羽本来准备发怒,可是看了眼正在洗衣服的女人听到后,也是一愣,才感觉自己好像错了什么。

    从住的就是锦衣玉食的他,看到如此贫寒住所,忍不住就有话直了。

    叶浅一个扭头刚好看到了墨少羽背后的房屋内,一道淡淡的黑气刚刚散发出了一点,虽然很快就收了回去,但是她的心中还是出现一种难明感觉。

    墨少羽感觉自己的手被谁轻轻的一碰,让他打了一个激灵,这种感觉只有在被某种洪荒巨兽盯着才会出现这种心悸的情况。

    让他本能大叫一句;“有杀气!”

    这突然蹦出来的一句,让叶浅差点笑崩了,而那女人心中却叹息道,这么好的孩,没想到脑还是有问题啊。

    叶浅看到墨少羽接二连三出丑,让他回过神来还不欺负死自己,所以感觉冲他努努嘴,用眼神直了直后面的屋。

    墨少羽立刻反应过来,眉心一道法眼蓦然睁开,朝着后面的屋淡淡的看了一眼,法眼只是一睁一闭,整个过程只是一瞬间。

    “这个魔物就在这里,准备一下。”

    墨少羽淡淡的给叶浅传音了一句,当即有些呆呆的道;

    “妹妹,你去给员外看病,他又不给你钱,干什么去啊?”

    完还装出一副财迷的模样。

    “可是要不然他就要收了咱们家的地呀!没办法。”

    叶浅是何等的聪明,马上就明白了对方话中的意思,顺着道。

    “我看你们俩人年纪轻轻的还会行医?”

    女人见此当即走了过来,有些疑惑的问道,在她的心中行医的那些人都应该是一些白胡老头才是医术高明的。

    “当然了,我家妹可是一个医道天才,今天我们就是要去城里给员外面病的,他家女孩的了怪病了。”墨少羽道。

    看到女人还有一些怀疑,叶浅赶紧补充道;“只是会看一些奇怪的疑难杂症而已。”

    “太好了,我家女儿自从七年前得了一场怪病后,一只不见有什么好转,如果两位能看好我女孩,我们夫妻两人做牛做马报答两位恩公。”

    女人着“扑通”跪到了地上,泣不成声的道。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