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找麻烦
    “诸位都已经发现了,一年多以前我们都已经开始限制每人最多只能买三张了,我们阁主为了突破境界,已经一年都没有炼制符箓了。”

    张嫂有气无力的解释道,这句话她今天已经过了无数遍,可是大多没人相信,每次有新的顾客过来,都要上一次类似的话来。

    “走开,走开!”

    “快点给我滚开。”

    几个穿着华丽的修士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身穿一件金丝绣龙长袍,腰间挂着一块法器灵玉,手中拿着一把灵器盎然的折扇,扇动间斗大的符文若隐若现。

    “这是谁呀?这么张狂!”

    “谁知道呢,现在天降灵宝的日就要到了,东海修仙界是鱼龙混杂。”

    “我知道,这个是海外四大修仙家族,北龙族的龙大少。”

    “就是史明散人的嫡孙”

    一些围着张嫂的人修仙者见此情况纷纷向后退缩老远,深怕得罪了眼前之人,这位公哥带着几名手下大摇大摆的走来过了。

    少年走到张嫂的面前淡淡的一笑,伸手抓起了面前摊位上面的一件低阶灵器,随意摆弄了一下就兴趣淡然的扔了下来,拍了拍手,开口道;

    “你们这里的符箓呢?”

    少年的声音柔柔的,让在场的所有人听了如沐春风,好感大生。

    “符箓已经卖完了,新的符箓还没有炼制出来。”

    张嫂最怕的就是见这种大人物,低着头轻声回答道。

    少年身旁一个尖嘴猴腮的男见此大怒,只有他走路的时候距离少年最近,一看就是神风不一般的人物,上前一步。

    “啪”

    狠狠的在张嫂脸上抽了一巴掌,骂骂咧咧道;“你一个凡人,还敢在我们少爷面前如此话,滚进去,把你的主人给我叫出来。”

    这位名叫做楚昂的人,从就跟随在少年身旁,发现张嫂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更是不放在眼里了。

    张嫂被打的趴在摊位上,捂着被打出五道血痕的脸,一时间都不敢爬不起来。

    少年见此,嘴角翘起,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

    他就是要要把事情闹大,只有这样,才能把后面的叶浅叫出来。

    “这人,怎么打人呢?”

    “就是,张嫂平常为人不错。”

    “太嚣张了。”

    这些来买符箓的人大多都是老顾客了,平常和张嫂的关系都还很不错,这时候见到有人欺上门来,当即议论起来。

    “吵什么吵?赶紧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楚昂立刻目露凶光,带着剩下的几个人,要将这些不识时务的人赶走。

    这些人都是来买符箓准备出海的,关系到自家性命的事情,哪里远就这么离开,特别是这里符箓威能几乎要别别的符箓大上一成。

    一时都不愿意离开,和这些人纷纷纠缠到了一起。

    少年有些惊讶的看着,周围聚来的人,这些人竟然没有一哄而散。

    正在双方僵持的时候,一个女的声音淡淡的传来过来,透漏出一股怒意。

    “张嫂,这是怎么一会事情。”

    “姑娘,这个人来买符箓,发现没有后,就”张嫂听到这个声音好像有了主心骨,站起来走了过来,低着头道。

    叶浅在场的人大多都认识,这些年有些有人购买品阶较高的符箓,很多人都和自己或多或少的见过几面。

    在场的人见到叶浅出来,马上和楚昂几人隔的远远地,这要是闹出什么误会,自己以后都别想在这里买符箓了。

    叶浅很快就发现了,前面这位好似公哥的人物就是他们的主,所以只是淡淡的看着对方,看看对方先什么再。

    少年见此摸了摸下巴,开口道;“姑娘就是这翠柳阁的主人?”

    “不是”叶浅道。

    少年见此一愣,随即苦笑一声道;“这里不是话的地方,我们进去再如何?”

    “你想打进去。”叶浅冷冷的道,随即对着众人丢下一句;“大家半年以后再来吧,我还有些事情。”

    叶浅脚底忽然多出很多白雾,作势就要离开。

    “等等!刚才的事,只是一个误会,我是想和你斗符。”少年见此,急忙道。

    “斗符?”叶浅眉头微皱。

    修仙一途三千大道,每一条道路修到最高的境界都可以成仙,成圣,而斗符却是符箓一途中最常见的比试手段了。

    “斗符?难道这人竟然是一个符箓大师?”

    “有好戏看了,据斗符在失败的一方,符箓破碎后,会泄露出一丝对符道的感悟。”

    “是呀!如果有人在符箓一途上比较精通,可以借此感悟的。”

    一些对于符箓比较熟悉的人纷纷面露兴奋,向着身旁疑惑的解释道。

    “我在符箓一道,只是初学乍练罢了。”叶浅心中一紧,摆手拒绝道。

    “嘿嘿,姑娘谦虚了,在你还是人阶境界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炼制出收宝符了,现在已经成为了地阶修士,自然不在话下了。”少年大有深意的道。

    叶浅听闻,心中咯噔一下,这些事情对方怎么会知道,难道是

    少年也不催促,好像料定了自己会答应的样,这种感觉让自己非常不舒服。

    “如果你输了我能得到什么?据斗符对于突破符箓一道瓶颈的人是最好的选择。”叶浅道;“你这么四处找人比试,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少年好像被中了心事,握住扇的手指因为用力有些发白,咬牙道;

    “你,你想要什么?”

    “你输了,就把这个人给我杀了!”叶浅口气森然,对着一旁的楚昂一指,道。

    楚昂身体一抖,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般,浑身冷害直流的瘫坐在地,自己的少爷是什么人,他最清楚不过了。

    少年眼中满是挣扎,虽然平常他心狠手辣,但是眼前这人可是他从牙牙学语的时候就开始跟着自己的,怎么叫他舍得。

    可是转念又一想,自己在符箓一道困了多年,眼前这个人虽然在炼符上很有天赋,可是又怎么跟自己走进炼符一道几十年的人比。

    自己只要参悟了对方符箓方面的感悟,一定可以大进一步。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