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斗符
    “好,我答应你。”少年恶狠狠的道;“但是如果你输了呢?”

    “输了就输了,反正也是你来找我比的。”叶浅看了眼已经面如土色的楚昂,耸耸肩无所谓的道。

    “你!”这种不能发作的感觉,让少年感觉难受极了,感觉自己肚里面的万丈怒火无处发作。

    “好!开始吧。”少年强忍了下来,从储物袋里取出一些瓶瓶罐罐,剩下的那些跟随的人赶忙走上前来帮着布置起来。

    这些人大多数都忽视了,这个平常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昂的人,争先跑去少年面前表现一下,都想要取代楚昂留下来的位置。

    很快就在叶浅店铺的面前布置出一个三丈高台,一个法器品阶的钵盂中装满了绿色的灵液,香烛,神像,让叶浅感觉回到了人间庙里一样。

    准备好,周围的人都躲得远远的,谁也不想被波及了。

    “只要你能守住我攻击符箓的全力一击,就算你赢,如何?”

    少年自信满满的问道。

    “好”叶浅取出了一张灵意盎然的灵符,这张符箓是地阶中品,一股浓郁的水汽散发开来。

    “碧波符”这是叶浅在两个月前,炼制出来的,唯一的中品符箓。

    叶浅在突破到了地阶以后,体内的树长得越发高了,周围甚至长出了一些嫩草来,她好奇之下吃了几片青草,发现效果虽然不如树叶,总算比没有要强吧。

    现在她的符箓成就,已经远远的高于本身体的境界,到达了地阶中品顶峰。

    这也是叶浅为什么愿意答应的原因,如果可以在符道上突破,炼制出地阶上品的符箓,在接下来的天将灵宝,会占有很大的优势。

    “开始!”

    少年走到祭台旁,拿起一把绿色的刀,将手指割开一条口,向着绿色的钵盂中滴入了一滴鲜血,然后看向了自己。

    叶浅走上前去,学着对方的样做了一边,两人之后用符笔在钵盂中沾了沾,又在自己的符箓上画了几笔。

    两人各自退开几十步,隐隐对峙起来。

    叶浅伸手对着储物袋一抹,手中吞天瓶快速变大起来,从瓶口中喷出大量的水花,这些水花刚一飞出,就化为十几条粗大水链,将自己周围转动起来。

    叶浅抬手看了眼手中的灵符,对准自己的丹田部位狠狠一拍,碧波符灵光大盛,一件水波形成的铠甲出现在了其身上。

    铠甲上的浓郁水汽不断的融入水链中,让其威能大增。

    “哗哗”

    粗大的水链越转越快,渐渐的融化成为一片水幕,水幕凝厚无比,并且还有水纹不断的旋转着,大有坚不可摧之感。

    “快看,那是破日符!”

    叶浅随着周围人的尖叫声,向前望去,一把金光灿灿的长枪,正在少年的头顶盘旋飞起,并发出金戈铁马之声。

    少年看到叶浅往来,两眼血红,狠狠的一咬舌尖,对着空中喷出一口精血,精血在空中炸裂后化为喷血雾,将金色长枪团团围住。

    金色长枪发出一声欢快的长鸣,疯狂的吞噬后,旋转的速度又快了一分,化为了一道金轮,好像一颗太阳一般,刺人眼睛。

    “受死吧!”

    少年大喝一声,双手高举如刀,对准叶浅狠狠劈下。

    轰隆隆

    金轮爆发出一声炸裂般的巨响,一杆金色长枪呼啸射出,枪尖在空冲划出“噗噗”的破空声,一丝血色丝线在枪头疯狂旋转,不出的诡异。

    少年在施法完毕后,突然面色苍白,再无一丝血迹的瘫坐在了地上,眼睛却十分怨毒的盯着自己。

    叶浅面色闪过一丝异色,手中法诀对着身前狂点数下,围绕自己的水幕立刻向着自己面前汇集过来,身前的水幕再次凝后了三分。

    周围一些跟随少年的人,见到自己三面露出破绽,当即跃跃欲试,瘫坐在地上的楚昂手中立刻多出一把灵剑,爬起来就要向着叶浅扑去。

    “都给我滚开!”少年见此,大喝一道。

    那些准备冲过去的人立刻停住了脚步,楚昂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万分不甘心的停了下来。

    叶浅感觉到心头一股莫名的心悸,手中一根青色的草被她用力的握住。

    下一瞬间,叶浅面前的水遁一阵轻微的拨动,破日枪带着刺耳的声音出现在了面前,狠狠的扎在了水幕上。

    少年本身也是地阶中品炼符师,对于符箓的领悟远远的高于自己,外加上这张破日符,乃是从一件九品法器中提取炼化而成,也是少年的压箱底神通。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大轰鸣声。

    水幕表面的流水飞快流动,试图将受到的压力化解开来,破日枪头的丝血突然,化为一个斗大的符文渗进了枪尖内。

    “爆”

    随着少年的大喝声,破日枪的枪头突然爆裂开来,将水幕顿时炸的四分五裂,叶浅身上的水甲“喀嚓”裂开了无数细的裂缝。

    叶浅见此大吃一惊,毫不犹豫的将手中之物对着身上的灵甲一拍,浑身的灵力疯狂的涌了进去,本已经残破的灵甲瞬间恢复如初。

    灵甲刚一恢复,一道金芒好像闪电轰到了胸口上。

    叶浅感觉好像被什么巨兽撞了一般,身影急退几十步才稳住了身,残余的金色长枪化为点点精芒溃散开来,叶浅身上的水甲也一闪的化为大片水花洒落下来。

    叶浅慌忙在身上摸索一阵,发现没有受伤后才放心下来,拿出一张回春符贴在身上后,脸色才恢复了过来。

    一张金光灿灿的符箓,和叶浅的水波符从天空飘落下来。

    水波符化为一股青烟消散开来,而破日符则化为漫天的晶莹光点,一股浓郁的灵气向着周围飘散开来,让闻到的人都精神一振。

    叶浅则眼睛眨也不眨,盯着金色晶莹忙中飞出的符文,这些符文都是少年jin ru炼符一道的感悟,如果可以参悟,对于自己突破炼符瓶颈大有好处。

    “不!”

    少年头发乱舞,行若疯癫的大叫一声,一头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