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出发
    一个月之后,叶浅所化的遁光从院内飞射而出,这一次,她是收到了思秒儿的传讯,要一同前去参加天降灵宝。

    张嫂手中拿着厚厚一沓的符箓,面色复杂的看着远处飞去的遁光,叹息一声吼向着外面的店走去。

    这次叶浅足足给了她二十多张,地阶顶尖的符箓,这些符箓每一张,都相当于地阶顶尖修士的全力一击,也是叶浅花费了好多灵玉,才能在短时间内炼制出来的。

    这些符拿出去,恐怕消灭一个一点的门派都够了,这个时候拿出去卖了,可以赚上一大笔。

    最近不知道是天降灵宝,还是叶浅加入联盟的原因,让叶浅店生意大好。

    叶浅脚上灵光流转,一层白色的浓雾渐渐凝结出来,让她可以坐在雾气中前进,不用受到空中罡风之苦。

    叶浅反手取出十张符箓,细细翻看起来,这些符箓,都是她留下来准备使用的,全部都是精品。

    将符箓收起后,在储物袋上一抹,身前出现了三件灵光闪闪的法器。

    一件金光缠绕的圆球,这是已经破雷珠,是用天空中降下来的赤色金雷炼制而成,属于一次性消耗的法器,威力奇大。

    一件通体深海金晶打造的盾牌,名叫海龙盾,其中封印了一件海蛟魂魄,除了防御极强外,还能吸收法术的攻击。

    另外一件是条赤红色的绳索,这是用一种蛟龙的筋打造而成的法器,在这三件中是最贵的,具有一些神奇的作用。

    这些法器每一件都十分昂贵,全是自己将万寿山里灵药中,一些暂时用不上的灵药,换回来的。

    叶浅将这些东西收起来,再次取出来一件洁白如玉的贝壳,心里乐开了花。

    这是万寿山得来那件贝壳炼制的,上面的一片洁白如玉,下面的那片漆黑如墨,显得非常绚丽夺目。

    这件法器是用来占卜所用的,可以预测道未来很短时间内将要发生的事情,这次如果可以使用得当,会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

    一天后

    晴空万里,波浪滔滔,海面中几只巨大的白色异鸟,不时会飞到高空,急速坠下,用那锋利的鸟嘴捕食海中的游鱼。

    一艘巨大的汉白玉飞舟,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十二根巨大的船桨分布在飞舟的两侧,一张天阶妖兽皮毛制成的船帆耸立在船中央。

    整座巨船分为三层,一些男男女女此时在巨船上来回跑动,兴奋的对着周围的海域指指点点,还有几个靠着船杆,抬头望着那面船帆,眼中满是憧憬。

    这些弟大多身穿明黄色外衫,也有一些穿着五颜六色衣服的弟。

    不过后者大多都在讨好着前者,有的甚至有些卑躬屈膝。

    叶浅到了巨船的面前,看着这艘数百丈高,熙熙攘攘的人恐怕得有上千人,一时间有些看呆了。

    “叶浅!”

    船上的思秒儿惊喜的大叫一声,然后像一只黄色的蝴蝶一般用力的一跃,快速的飞了下来。

    叶浅面前这个因为跑的太极,脸色微红,皮肤白里透红,刚一落下就些埋怨道;

    “你怎么才来呀!”

    叶浅微微一笑,谈谈地道;“我没有来吃呀!你看。”

    着对准天上刚刚升起的太阳一指。

    思秒儿抿嘴一笑,接着就拉着叶浅向船上飞去。

    刚一落下,远处几个同样穿着明黄衣服的男女,便向着这里聚来。

    “这是谁呀秒儿?怎么不介绍给我们认识一下?”

    其中一名年纪稍大的男,腰间挂着一个黑皮口袋,有些奇怪的问道。

    “这个女孩我是头一次见到,之前从来没见过她和秒儿在一起。”

    “从其穿着来看,没办法看出她是何门何派啊。”

    这几个男男女女都是和秒儿相熟的人,这个时候看到思秒儿一见到她,立刻就把自己等人抛下不管了,怎么会不疑惑。

    一名穿着俊朗,面色阴柔的男冷笑道;“什么大门大派,我认识她,几年前秒儿带着她来过我们岛一次。”

    接着讽刺道;“这次一定又是来找帮上忙的。”

    “这种人我们见多了。”

    “就是!”

    这些人一听,恍然大悟后纷纷露出的鄙视的目光。

    他们这些人,从就是被人巴结奉承的存在,而思秒儿从就生活在岛内,心思单纯善良,大家纷纷觉得她一定是上当了。

    “不知道这个傻乎乎的秒儿,会被骗去多少好处呀。”已经有人摇头叹息起来。

    那名年纪稍大的男,当即将身边的几人拉到一旁;皱眉担忧道;

    “我们都是和秒儿从玩到大的,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骗,一旦被这些人缠住,还不知道要被骗去多少好处呢。”

    众人听完一阵沉默。

    这位年纪稍大的男从就对秒儿有好感,只是后来两人的地位越来越悬殊,他才没有将这层关系明。

    这个时候,一副关心的口吻,大家也不能拒绝。

    “放心吧杨哥,你怎么办,我们都听你的。”

    “是呀!绝对不能让这种人得逞。”

    男见此,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当即低语道;“大家现在”

    这艘大船体型非常的庞大,但是秒儿这些弟是没有权利jin ru舱内的,船舱中都是一些境界更高的嫡系弟,秒儿这种女弟在严格的家规面前也只能低头。

    这样一来舱外的弟,外加一些附庸在其家族的大势力,飞舟上的此刻聚集了不下上千人,这些人中,地阶修为的也只有二三百人,别的都是人阶弟。

    大半天后,等待最后一批弟登上船,飞舟中央的那面船帆无风自鼓,接着船桨用力的一划,飞舟立刻向前划出数百丈,转眼就消失在了天边尽头。

    叶浅两人正坐在船边欣赏快速倒退的景色,一层厚厚的青色禁制将猛烈的罡风阻止在外。

    忽然,周围大大的人群向着两人方向走了,这些人有的三三两两,有的七八成群。

    “秒儿,这位道友是谁呀?”

    “怎么从来没有见过,是不是你们家附属的那个门派呀?”

    “把你的身份令牌拿出来我们看看。”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