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张嫂
    时光匆匆,十年后。

    泗水城,一间被层层阵法笼罩的密室,墙壁上无数米粒大的符文若隐若现,四周的墙角矗立着四根碗口粗的玉柱,玉柱上分别雕刻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圣兽的图案。

    每一只圣兽此刻都张着大嘴,喷出浓郁的灵气。

    正间密室灵浓郁的近似液态,让处于这里修炼之人,可以事半功倍。

    翁

    四根玉柱发出低沉嗡鸣,兽口中喷出的灵气再次加快了几分,密室中一道隐藏在雾气中的人影,手中法诀飞快变动。

    四周的灵云以此为中心快速的旋转起来,灵气被不断的凝实,被吸收进去。

    密室中的人,自然就是叶浅,十年前她回来之后,花费了上万灵玉购买了着套四象聚灵大阵,这十年的时间,她都在这里提升修为,恢复自己的伤势。

    突然,叶浅双手举起,口中发出欢快的长啸,周围的灵气快速的将其包围了起来,看起来犹如一个巨大的蚕茧。

    “我突破了我到了地阶中期。”

    叶浅兴奋的将双手放到眼前,感受着体内汹涌的灵力,周围的灵气顺着经脉流进丹田,犹如万流归海一般。

    而丹田中的灵气,此刻也浓郁到了极致,如果人阶修士体内的灵力是一团团水汽,那名地阶修士就是真真的化气为液。

    在波涛汹涌的灵海上方,一点白芒在缓缓的旋转,四周的灵海也在随着其转动,形成了一个三丈大的旋涡。

    “这就是金丹,在这颗白点凝结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发生质的变化,到了那个时候,就是自己凝结金丹,冲击天阶修士之时。”

    叶浅睁开眼睛,淡淡的道。

    这十年,她不光将修为冲击到了地阶中期,体内的暗伤更是完全恢复了过来。

    每年光是需要消耗的灵玉,就要数千块,这种消耗的速度,就是那些打门派的嫡系也是不能比的。

    如此快速的修炼,全是因为十年前的那次天降灵宝,得到的那些矿石,这些年已经被她这些年消耗了一半还多。

    这还是因为她是真武联盟的人,可以有渠道将这些矿石卖到更远的北地、还有那传中的修仙圣地。

    东海这十年因为天将灵宝,矿石的价格大跌,只有平常的七成。

    而符箓和丹药,价格却上升了很多。

    “咦”

    叶浅忽然想到,自己体内的灵气已经液态了,那么当年那株树现在回不回被淹没了,自己这些年忙着修炼,都快将它忘记了。

    这株从冰洞中得来的神秘树,这些年可是成为了自己最大的秘密。

    本来以为树上的叶,只是对于炼符一道,有着神秘的作用,可是后来她发现,对于灵术的参悟也有着很大的助益。

    现在她施展同样的水箭术,威力就要比普通的人大上一成,而别人想要参悟出灵术中的奥秘,就只有花费大量的资源,这一种办法。

    叶浅将神识收回,想着丹田中探去,只见本来只有十多丈高的树,这个时候已经唱成了一棵参天大树,茂盛的树冠上有无数灵器气化成的光团,上下飞舞着,好神秘。

    熟人才能合抱的树干上,有着很多条状的灵纹,这些灵纹,很像会出现在神识中灵纹,只是更加的复杂。

    树根周围数百丈的地面,长满了绿油油的草,这些草叶浅尝过,作用不及树叶的百分之一。

    周围灵气化成的大骇海,刚一碰到这些草,就会被纷纷吸收消失。

    叶浅一开始还会担心,这么吞噬自己的灵海,会不会有什么隐患,可是如此多年过去了,自己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叶浅神识化成的光团,在树冠中来回飞舞,不经意间,看到一条树枝上,有一个奇怪的东西。

    “这是什么。”

    叶浅在两只树杈中,看到了一颗眼球大的鼓包,一团光晕将其牢牢的护在其中,只有一丝清香偶尔飘散出来。

    “这是难道是这颗树上的幼果?”叶浅惊讶道。

    虽有她使用了集中办法,想要探查一下里面的情况,可是结果都失败了,要知道现在他的神识,可是产生过异变了。

    叶浅随后又在树冠上自习的找了一边,可是最后让她有些失望的是,这株树上,竟然只有这么一颗果。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叶浅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声,几个人立刻为她准备起了饭菜。

    虽然到达地界修士后,已经不再需要吃饭了,但是叶浅每隔一段时间,还是会让人做几个菜,这个时候自己的心境都会产生一种变化。

    叶浅端坐在房中,拿起一本书翻了几页,敲门声将她惊醒了过来。

    “进来!"

    等对方走到自己的面前时候,她才发现来人不是什么婢女,而是张嫂。

    张嫂这个时候已经两鬓斑白,眼角上也出现了很多的皱纹,时间不自觉得已经流失掉了,叶浅一时间百感交集。

    “看什么,快过来吃饭呀!”张嫂翻了个白眼。

    “张嫂,你今年多大了?”叶浅问道。

    “五十多了吧。”张嫂摆好饭菜,有些感慨的。

    “不知不觉,我来到东海已经十多年了。”叶浅起身走了过去。

    “是呀!十多年了,如果不是我们铺已经成了泗水城最大的店铺,我都觉得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张嫂挨着自己坐了下来。

    “这些年辛苦你了,张嫂。”叶浅有些感慨。

    这些年,张嫂作为一个凡人,可以将店铺打理的越来越大,可见是有多么不的不容易,自己反而有些不称职,这些年来,大多的时间都是用来修炼。

    店铺赚钱或者赔钱,一切都压在了张嫂的肩膀上。

    “你给我这些做什么,难道你又要出去?”

    张嫂插了擦眼角的泪水,警觉的问道。

    叶浅没有话,只是点了点头。

    张嫂沉默了一会,给叶浅夹了几次菜,叹了一口气问道;

    “你这次要去哪里啊?去多久?”

    求票啦大家每天都有一张票哦,记得投一哈。

    *  更 新 更q广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