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长寿丹
    “你们这些凡人终究是没有想开,要知道,只见万物花开花落,月圆又缺,本来就没有长时间不变的东西,强行追求只会害人害己。”

    叶浅心中明白对方所想,甚至前几日的自己,还想着给自己的父母变出一场长长久久的富贵,可是最近几天自己的心态变化很大。

    这个时候自己出这些话来,更加的有种豁然顿悟的感觉。

    “还请念在我们香火的情分。”

    白发老者突然跪倒在地,大声恳求道。

    叶浅目光复杂,看了地上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眼,当年自己在闻道宗的时候,可是听过不少关于他的传。

    独自一人,闯进五十万大军的赵**队,直接斩杀帝国上将首级,致使一场大战转眼消散。

    这一站成为了钱帮主成名之战,在之后赵国国君大怒下,悬赏一百万辆银要他的首级。

    一时间各国的剑客纷至沓来,这些人有的是为了那笔赏银,有的致使慕名求战。

    可是前帮主却利用和天下高手对决的机会,学习百家之长,在自己的武道一途上更进一层。

    之后更是经过闻道宗前任帮主的种种考验,最后成为了现在的帮主,甚至有人怀疑,现在的越国皇帝对于问道宗的不满,就是忌惮这位钱帮主。

    “你起来吧!”

    白发老者立刻感觉一股无形之力,将自己拖了起来。

    “多谢仙。”白发老者完,就急促的咳了两声。

    “钱帮主的身体不舒服么?”叶浅。

    “不打紧,老了,我今年已经九十有二了,所以才会压不住那些心怀不轨之人的觊觎。”

    白发老者有些歉意的道,完两眼微亮的望了叶浅一眼,有些期待。

    叶浅在面前的茶桌上拂过,一抹白色灵光闪过,一只精巧的木盒,还有一只白色瓷瓶落在桌上。

    “这是”白发老者焦急的问。

    “这是一只青铜铁毛鹰的兽卵,这可是一只妖兽,孵化以后人阶六层以下修为的人,全部不是它的对手,一些门派,经常用它做护宗灵兽。”

    “只需要一件特殊制作的木牌,就能跟指挥它,认牌不认人,而且寿命极长。”

    叶浅将木盒中一只青色兽卵取出,平静的道。

    白发老者听完面带火热,伸手就要接过去。

    “多谢,多谢叶仙。”

    “不要着急,还有这个。”

    叶浅微笑的将那个瓷瓶打开,一股草木清香传开,饶是白发老者身为闻道宗之主,见过不少丹药。

    可是一闻之下任然精神一震,体内积攒多件的暗伤,竟然有了一丝松动,心中一片惊涛骇浪。

    叶浅倒在桌面上一颗蓝幽幽的丹药,道;

    “这是松灵丸,服用之人可以延长二十年的寿命,你选一件吧。”

    完便闭目调息起来。

    一个是何意保护宗门的镇宗灵兽,有了它宗门未来几百年就能平安延续。

    另一件是可以让自己多出二十年寿命的松灵丹,哪一个不想获得长久一些,更何况是他这种久居高位之人。

    更加对于死亡有了无限的恐惧。

    只能选一样,白发老者许多年平静似水的心,再次掀起了惊涛骇浪,自己还是修炼不够啊。

    白发老者叹息的想到,同时心中天人大战了起来。

    这一刻他甚至想要将桌上的两样东西拿起来就跑,可是看了叶浅一眼,这个念头顿时飞灰湮灭了。

    要丹药,要了丹药自己最少又能护卫宗门二十年平安,就算是死了,也足以对得起恩师在天之灵。

    白发老者向着那颗丹药**地伸出了手,可是下一刻,另一只手一把将其抓住。

    也许自己应该选择那枚兽卵,叶浅会看在自己护卫宗门的情分上,将两样东西都给自己呢?

    修仙之人,刻薄寡恩,今天帮助自己平定宗内叛乱,现在又赐给自己宝物,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

    自己竟然还想着两样都要,看来自己果然被贪婪蒙蔽了心智。

    如果自己又叶浅需要的东西呢,和叶浅交换另一样东西。

    白发老者快速的将宗内的所有灵药宝物想了一遍,发现那些东西也只是对凡人有点诱惑而已。

    当然如果自己宗门从此彻底倒向叶浅,以后帮助她在世俗世界搜寻修炼的东西,可是那样和倒向黑岩父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是彻底毁掉了宗门而已。

    这时自己一生最难的选择,也是最重要的选择。

    “我要这枚兽卵!”

    白发老者拿起来那枚兽卵,双手轻轻的捧着,比自己的生命还要珍惜,这一刻他做出了选择,二十年之后,自己还是要死。

    人终有一死,自己还犹豫什么。

    这一个白发老者感觉自己无比的轻松,好像有中什么武功突然顿悟了一般。

    这一刻,他感觉自己选择才是心底最想要的,不后悔。

    叶浅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位无比纠结的老者微微一笑,一道灵光闪过,瓷瓶和丹药同时消失不见了。

    而桌上却多了一枚玉简。

    “你看看吧,我帮了你们这么大的忙,也敢是你们报答的时候了。”

    叶浅淡淡的道。

    “是!”

    老者拿起玉简,徐徐展开,一些字清晰无比,不多,只有寥寥几百字。

    老者很快就看完了,双手将玉简放到桌上,道;

    “前辈,玉简中的这个人?”

    “帮我找到他,越快越好。”

    “是,从今日起,闻道宗上下立刻会全力搜寻这个人。”

    “很好!”

    叶浅完,身上犹如出现了一层白色雾气,当雾气消散后,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

    只有桌上那枚玉简孤零零的摆放在哪里。

    白发老者走到窗外,一时间有些失神。

    今天早上,这位叶浅突然出现在了这里,将一个魂魄捏碎开来,这个魂魄真是黑岩的。

    白发老者很快,就清清楚楚的知道了黑岩父的计划。

    之后两人又商量了如何具体除掉黑岩父的计划。

    叶浅回到红玉的阁楼时候,她已经醒了过来,正在拿出李玉麟留下的东西伤心流泪。

    叶浅就要走近的时候,忽然身形摇晃,脸色一白,噗的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随之摔倒在了地上。

    \s*  更 新更q新更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