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7章 探秘冰山
    “叶仙,这里就是那黑岩父的住处了。”

    闻道宗帮主两人来到一处悬崖峭壁上,指着下方一处优雅的庭院道。

    这里是黑岩父的住宿,两人在闻道宗这几年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权势滔天。

    住的地方自然也是极好的。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人去楼空,这座院也被封闭了起来,任何人也不能靠近。

    “好。”

    叶浅眼中精光一闪,一枚寸许大的剑飞射而出,刚一离体数丈远,就变成了一柄三只长剑,直蹦而下。

    白发老者两眼一眯,心中纳闷,今天早上叶仙找上门来,突然向来黑岩父住的地方看看,

    原来是心中有怒气。

    好大的脾气,可惜了这个院。

    让他担心的巨大轰鸣,并没有,长剑在碰到砖石后立刻碎裂开来,化为一层金黄色的光幕覆盖在了整座建筑上。

    叶浅感应着,一转一草,清晰的出现在了她的神识中,床底下,暗格中,所有的地方都没漏过。

    一盏茶的功夫后,叶浅睁开了眼睛,眼底深处带着一丝失望,什么都没有发现,真失望。

    “他们父只有这一个住所么?”叶浅疑惑问。

    “在闻道宗没有了,可是别的地方,就不知道了。”老者摇头。

    “好吧,你下去吧,那古人之后,两月内一定会到?”叶浅。

    “一定到。”老者低头。

    叶浅看着前方,等到老者的身影彻底消失后,腰间一团黑光飞出,飘在面前悬浮着。

    正是一杆黑漆漆的幡旗。

    那天自己在破庙见到它的时候,虽然有些惊讶其作用,但是也没有当一回事,甚至真被将其炼化金吞天瓶。

    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轰

    幡旗表面燃起火焰,将其整个旗身吞没了进去,随着时间的加长,幡旗并没有融化的迹象。

    “果然有古怪。”

    叶浅一拍腰间的灵兽袋,一头巨鹿飞出,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很长时间都没有让它出来透透气了。

    叶浅卷起黑旗,飞了过去。

    很快,闻道宗很多弟都自己看到了一只巨鹿从闻道宗飞走了,让宗门高层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压制了下来。

    叶浅坐在飞车内,看着手中的黑旗,脸色渐渐变得古怪。

    在黑岩的神识中,她知道了他曾经在冰山中找到了《化灵真魔功》,这种可以凝结假丹的功法。

    可见,那个神秘的地方,一定有什么了不得东西。

    如果凝结出一枚假丹,不光让自己的寿元可以拥有天阶修士的一半,实力也会大长。

    而且以后就算她成为了天阶修士,有了自己的金丹,同时拥有两个“金丹”实力几乎是普通修士的两倍。

    冰山太奇怪,先是有自己丹田的树,现在还有这种逆天的功法,不能不去。

    巨鹿拉着的马车,一路向着冰地跑去。

    叶浅看着手中残破的黑旗,心中不经想起,黑岩他们收集那么多的魂魄,不就是为了修复这件宝贝吗?

    难道它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叶浅伸手一弹,一块匕首法器飞出,落在黑旗下方,接下来她尝试着使用法器进阶的手法,修复黑旗。

    呼

    半个时辰后,叶浅有些失望的看着黑旗,表面任然破旧,但损伤的地方一点都没有好转。

    看来,要换个办法试一试。

    叶浅取出一个瓷瓶,心的将盖打开,一团黑影从中嗖的飞射而出,就要逃跑。

    只见黑影中,包裹着一团马形状的绿光,这是天将灵宝中搜集的妖兽魂魄,现在有用。

    叶浅伸手真要阻拦。

    突然,黑色幡旗发出阵阵欢鸣,一道黑影飞快的一闪将马魂魄卷起,拉了回去。

    “果然!”

    叶浅双目微亮,并没有出手阻拦,反而盘腿坐下静静等着。

    很快,黑气就把马魂魄卷起拉了进去,幡旗表面黑气翻滚,那些受伤的地方渐渐恢复了一点。

    “果然有用。”

    接下来的几天里,叶浅每天都会给黑旗“喂”几只魂魄,让它的恢复速度大大加快。

    “这些都是上界的妖兽魂魄呀。”

    叶浅摇头苦笑、

    庞大的神识不停的探查着下方,那些深埋地下的东西,都不能逃过他的眼睛。

    现在,她的身上足足可以覆盖上百里,范围内的一切都能清晰感应。

    扑通

    叶浅周身被一层护体光幕保护着,跳进了一处水潭中,这里就是当年她得到树的冰洞。

    很大,水潭很深,潭水冰凉。

    她奋力的向前游去,但是潭水中大的出奇,像是一条地下河道,一连找了好几天,都没能发现一点线索。

    一些低阶的炼器材料倒是让她发现不少,但是对于现在的境界,没有看得上。

    又是几天过去了,依然一无所获。

    叶浅回到了冰冻,脸色冰的有些发青,吃了一颗火属性丹药后,才回复了。

    “只有黑岩那个地方了。”

    这些天她把闻道宗探查过的地方全都找了一边,就连最深的冰原山脉也跑了一趟,没有收获。

    但是,她隐隐觉得黑岩的那个地方有些不一样,也许自己体内的暗伤,痊愈的办法就在哪里。

    嗖

    一道虹光飞射而出,直奔一个方向,如果在没有,她只能选择回到东海去了。

    一天以后,一处光秃秃的冰面上,到处都光滑,任何野兽都不能站立。

    “什么鬼地方?”叶浅漂浮在离地三尺的空中,快速向前寻找着,神识也在感应。

    “找到了。”

    和快,叶浅就看到面前的冰面上,耸立着一杆参天大树,表面光秃秃的连一片叶都没有。

    在黑岩的记忆中,大树的中间部位应该有一个树洞,他就是穿过树洞,才来到那个神秘的地方。

    叶浅飞过去,先是围绕着树干旋转了一圈,并没有什么特别,就是一株枯死的大树。

    但是,大树中间确实发现了一个大洞,黑漆漆的。

    叶浅放出神识,探测了过去,可是下一刻脸上就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神识刚一进去,好像被吞噬一般的消失了。

    嗖

    叶浅掐动法诀,身前浮现无数水刃,向着树干飞快射去。

    噗噗

    那些水刃竟然刚一碰到树干,就消失了。

    \s*  更 新更q新更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