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魔魂
    叶浅望着吞天瓶内里的黑旗,有些惊讶。

    黑岩在边地收集死亡战士的魂魄,除了用来修炼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修复这件魔器。

    可是那么多年,修复的不足百分之一。

    她也本来向试一试,看看黑旗能不能吸收这些魔尸,倒是有些出人预料。

    叶浅一个念头,幡旗就从从天瓶内飞了出来,漂浮着不动了,魔纹浓郁,并且伴随着亏哭狼嚎之音,让人听了都不舒服。

    “给你取名阴鬼幡吧。”

    这时候的阴鬼幡破损的地方已经完整,旗杆也有数丈高,一张张人脸在黑旗表面凸显。

    “看来应该是吞噬太多魂魄的缘故。”

    叶浅盯着远处那只天阶魔尸,有些犯难起来,对方刚好阻挡在唯一的路上,绕路都不行。

    “有了。”

    图忽然想起量了,一百储物袋,一枚土黄色的圆球出现在了面前,上面无数个孔。

    正是那件从东海沙人身上得来的。

    叶浅举起圆珠,对着天阶魔尸的方向狠狠的一扔,圆球带着黄色光芒飞去。

    一路上不断的有沙从中掉落,这些沙并没有坠落向地面,反而一绕的,将圆球爆了进去。

    在距离魔尸百丈远的时候,已经化为了一只体型和其接近的巨大沙人,只是要比当初那只气息衰弱很多。

    沙人刚一落地,地面都**,接着就是双拳紧握的向着魔尸冲了过去。

    木然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在距离还有几十丈之时,沙人双脚在地面用力一蹬,体型如同陨石般轰然撞去。

    无数白色的气流在其周围旋转,威势凶猛的狠狠一砸而下。

    “轰”

    巨大的气浪扑面俄日来,她的身体犹如风中的落叶一般,被吹出去很远才稳住身形。

    “是个死物。”

    天阶魔尸自始至终都保持站立的姿势,一声金属碰撞传来,魔尸轰然倒地,手中的巨锤也掉落在了一旁。

    那尊沙人摇摇晃晃的刚一站起,身上的沙粒都不稳定,身上的气势又衰落了一大截。

    “看来只能有一击之力。”

    叶浅伸手一招,沙人抓起地上的魔锤飞了回来,被收进了储物袋中。

    然后取出了吞天瓶,对准那具魔尸一点,同样的被收了起来。

    化为一道虹光,再次激射而出。

    沿途陆陆续续有遇到了七八次天阶的魔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全都没有被控制,而且手中大多有魔器。

    这些魔器品阶极高,大多都是一些八品、九品、有些一些看上一眼都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但是这些魔器无一例外都破损严重,就是用来当做提升魔器的灵材,作用也是大大降低。

    半天的时间过去了。

    叶浅站在一处巨大的祭台上,看着远处的庞然巨物,震惊的目瞪口呆。

    无数粗大的黑色铁链带着符文,从周围的前面延伸过来,将眼前有一尊巨大的妖魔牢牢束缚着。

    这些铁链竟然全部都是法器级别,从妖魔的身体各出洞穿而过。

    这是一头体型庞大的妖魔,长着牛的的身体,龙的脑袋,四足如同象足,身上遍布一层墨绿色的鳞片。

    巨大的鼻孔中不时飞出绿火。

    脚下的地面不如粗大的裂缝向着四周蔓延开来,有些晶石已经粉碎。

    高空处,一件通体赤金的钵盂悬浮着,大片的金光将下放的妖魔罩了进去。

    钵盂中,不时还有道道流光飞下,在妖魔的身体上切割出很深的伤口,大股的绿色液体从中后,伤口又再次恢复了。

    这些绿色液体顺着想法的几个暗槽,向着四周流去。

    “竟然还是活的。”

    叶浅来到了那些绿色液体流动的暗渠傍边,取出一个银色的瓶,轻轻的一划。

    一些液体就被装进了瓶内,凑近轻轻闻了几下。

    “这些液体中,竟然包含了精纯的灵气,同时也有魔气和一些别的气息。”

    看着周围墙壁中延伸出来的铁链,还有一座灵池,他的心中渐渐浮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难道整座大殿,都是用这妖魔的血液维持运转么?”

    灵气流进了仙池,魔气被用来加深封印。

    “看来,就是这个东西刚刚算计我,并且把我引到了这里。”

    叶浅站起身来,缓缓的走到了祭台边缘,透过层层金色的光幕,盯着那尊妖魔,忽然开口道;

    “既然你想方设法将我引来,现在就不要装死了。”

    巨兽像是一尊死物一样,动都没动。

    “嘿嘿!”

    叶浅拿出那杆黑色旗来,对准地面狠狠一扎而下,“砰”旗杆深入地面一尺多。

    旗面飞舞,随着叶浅手中法诀的变动,无数黑气从中飘出,在周围幻化出七八个巨型鬼影,向着魔首快速飞去。

    当这些鬼影刚一踏入,高出中那尊金色钵盂,通体微微颤动,并且传出阵阵佛音。

    无数斗大的符文从中涌现,一部分向着巨大妖魔飞去,还有一部分向着jin ru的鬼影而去,

    那些鬼影在刚一碰到金色的佛门符文都,纷纷如同碰到克星一般的消散了。

    那尊妖魔,每一枚符文砸到其身上,都会如同巨石降身,瞬间鳞片碎裂,血肉模糊。

    鲜血如同溪般流了下来,从渠道中流入,如此循环,飞出的符文更加的多了。

    “好厉害。”叶浅惊讶。

    这些鳞片,每一片都和法器一般坚固,可是碰到符文的时候,都坚持不了一个呼吸的功夫。

    “让你装死,让你撞死。”

    叶浅手中法诀飞快的变动,那些鬼影更是成百上千的出现,从四周向着祭坛中央飞快的跑去。

    这些鬼影全都是法器的本源,如此的消耗,对于法器也是一种伤害,随着鬼影的消失。

    黑旗的品阶也在快速的降落,七品、六品。

    “哼!”

    叶浅伸手取出一件魔气巨锤了,正是得天阶魔尸哪里,对准周围的黑色铁链用力的一砸。

    咣咣

    无数火星飞溅,铁链剧烈颤动,叶浅还不过瘾,同时有取出一件对准高空中的钵盂狠狠的扔了过去。

    \s*  更 新更q新更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