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尸奎
    “让我来试一试!”

    年轻道姑见此,上前一步大声道。

    “好吧。”红山道人无奈的退了下来;“明虚道友试一试吧。”

    翁

    年轻道姑向着青铜门一指,大喝一声。

    身后两把利剑立刻飞射而出,化为两股黑白旋风,呼啸着撞向大门。

    砰砰

    火星四溅,旋风中隐约出现一黑一白两条龙影,在巨门上不断**,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

    直到年轻道姑脸色有些发白,大门任然没有一丝要被撞开的痕迹。

    “算了,算了,这样强行打开是没用的,还有可能毁坏里面的东西,让我在想想办法,”

    白发老者摇了摇头,走到一旁仔细打量起了周围的墙壁。

    这些墙壁光滑如水,不但具有甚是隔绝的能力,而且坚硬无比。

    “神识化千!”

    白发老者突然须发皆长,暴喝道。

    搜搜搜

    每一根头大都断裂开来,绿光一闪的化为一片片绿色的竹叶,飞快的向着周围的墙壁**而去。

    很快,每一寸地方都已经被**过一次,老者闭目感应着,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接着用双手合十的在虚空缓缓的划过,那些竹叶纷纷汇集过来,随着全都噗噗的冲进了水池中。

    “神识化千,好像从哪里听过。”

    叶浅低声喃喃道。

    “嘿嘿!这是竹老鬼神识到了天阶层次,参悟出来神识神通,探测的威力可是很强的。”红山道人笑道。

    “找到了,你们跟着我。”竹道人脸色一喜,扑通一声的再次跳进了水池中。

    叶浅等人急忙跟了过去。

    很快,他们的面前就竖线了一根数百丈的巨大石柱,石柱通体赤红,犹如险些打造一般,石柱中隐约有鲜血缓缓流动。

    从石柱内,延伸出十几根血刺,将一名长发披面的死尸牢牢地钉在石柱上。

    “这是什么?”

    年轻道姑惊讶的问道。

    “这因该是血道修士弄出来的,只是不知哪里可以弄来这么多源源不断的鲜血。”红山道人赞叹道。

    “你们看看那是什么!”

    白发老者向着那具死尸的胸口指去,只见其脖上正挂着一块原色的银盘。

    一跟血刺将其身体与银盘刺穿而过。

    “就是这个!”

    红山道人激动的叫道。

    完,身形一动,就要向着死尸飞去。

    “等等,你们不觉得这个死尸可疑吗?”

    白发老者眼中精光一闪。

    “什么,难道没有死?”

    青年道姑闻言赶忙用神识再次感应了过去。

    这具死尸身穿白色,长得比常人都要高出不少,裸露在外的皮肤灰白,浓浓尸气透体而出。

    嗖嗖

    无数竹叶急射而出,死尸身上的衣物快速脱落,一具银光灿灿的尸体立刻裸露了出现。

    肌肉凸出,棱角分明,一股坚不可摧的气息散发出来。

    “是一具银阶战尸”

    白发老者失声叫道,随即眼中闪过一丝火热,不过只是一闪就被其隐藏了起来。

    “银阶战尸,在尸道中,是属于地阶的存在吧。”

    红山道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诸位可以先回去等着我,下面如果将对方胸口的银盘拿掉,一定会处罚这具战尸,到时候人多了反而会使累赘。”

    白发老者淡淡的道。

    “那竹兄心了。”红山道人感激的拱了拱手。

    白发老者只是点了点头,就自顾自的取出一件法轮形状的法器来。

    而叶浅三人则顺着来路,快速的游了回去。

    白发老者回头望了一眼,看到几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才高兴的喃喃自语道;

    “嘿嘿,这可是炼制身外化身的好东西,只要一点神识就能操控,日后就算进阶天阶化身,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竹道友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几人刚从水面出来,年轻道姑就有些担心的问道。

    “嘿嘿,这个绝对不会。”红山自得的;“我这位老弟本体是一根得道的竹精,只要本体不受损,就不会死的。”

    “竟然是这样。”

    叶浅在对方头发变成竹叶的时候,就已经有所猜测了。

    妖怪吸纳天地灵气后,可以变成妖修,而一些得到的灵药灵草只要灵性充足,同样可以化形修仙。

    而这种植物修成仙的,叶浅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样几乎就拥有不死之身了呀!”虚名道姑惊讶;“只要抱住本体就好了。”

    “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每一次死亡,本体也会受到重创。想要再次环形出来短则百年,长则上千年。”

    “而且还有很大的可能,本体也会枯死。”

    红山道人摇头道。

    “原来”

    轰

    平静的水池轰然炸裂,巨大的冲击力将三人推出去老远,一道人影更是从水池中飞射而出,重重的**在墙壁上。

    “竹兄!”

    “怎么回事!”

    红山道人失声大叫,同时快速的向着那道人影飞去。

    而虚名道人身后两柄长剑飞出,化为两道气旋向着池水中一扎而去。

    叮当!

    两声脆响传来,黑白双剑如遭重击的飞射,扎入墙面足有一张多深,剑身颤鸣不已。

    哗

    水面中跃起一道身穿白袍的人影,正那只长发尸奎,此刻双眼木讷,两只拳头仍然保持向上击出的动作。

    虚名道人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只是一击便让她本命法器受损,连带本体都受了不轻的上。

    “心,这是一只变异尸奎,一身神力十分恐怖。”

    白发老者这时候气息有些萎靡,但仍然强撑着警告道。

    “吼”

    尸奎一眼就看到站在水池边的叶浅,大吼一声的快速扑了上来,双拳在虚空留下阵阵音爆。

    “心!”

    “快躲!”

    虚名道姑与红山老者几乎同时开口,可是显然已经太晚了,后者已经无奈的闭上了双目,不忍看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了。

    蹦

    叶浅看到尸奎向着自己扑来,也是大惊失色,再次调动体内法力躲闪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无奈中瞬间想起了自己的“魔银手”,当即握拳向前狠狠的击出,一阵顾客碎裂之声传出。

    叶浅退了数步,手臂上魔气一阵颤动的消失不见了,而那尸奎,身形如同麻袋般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双手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扭曲着。

    \s*  更 新更q新更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