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尸变
    尸奎灰白双眼紧盯着叶浅,脑袋一歪,随即大口一张,向着前方深深一吸。

    蓦然间,呼啸声大作,无数白色气流从山洞四周疯狂涌来,化作白色气旋飞入其口中。

    水池中,一条水卷犹如蛟龙般向着尸奎口中涌去。

    刹那间,整个山东都在**,尖锐的钟乳石轰然而下。

    “心,它要”白发老者急忙大叫。

    没等他将话完,尸奎的肚已经鼓得老高,接着大口一张。

    “呼”的一声。

    一道白色气流呈现出喇叭的形状呼啸而出,里面还夹杂无数白色长忙,闪烁着锋利的寒光。

    噗噗的破风声瞬间就将白发老者接下去的话淹没了。

    “不好!”

    叶浅暗暗心惊,刚刚自己心中竟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心中顿时警戒了起来。

    呼

    数层凝厚的光幕浮现而出,这些光幕既有符箓幻化而成,也有体内法力幻化出来的。

    同时,一张土黄色的符箓浮现而出,一闪的融入了脚下的地面之中,叶浅顿时感觉自己快速向下沉去,很快就消失了大半个身。

    同时手腕上一串蓝色的宝珠忽然亮起,浓郁的水属性气息散发而来。

    嗖

    一只数丈长的锋利长矛,狠狠的刺在了最外层的光幕之上,光幕一阵明灭不定剧烈的晃动了几下,倒也接了下来。

    可是下一刻,几把跟长矛同时射来,光幕之时稍微阻挡了一下,就纸糊般的破了开来。

    “噗、噗、噗”

    四层光幕很快碎裂,叶浅只看到面前晶莹一片,接着就是一阵寒气扑面而来。

    脸上竟然都被劲风划开了一道浅浅的伤口。

    这时的她,已经下沉到了胸口的位置,手臂声一光缭绕,快速的向前舞动起来。

    一时间,魔影阵阵,无数长矛发出清脆的响声,碎裂开来。

    叶浅的脸色也是瞬间惨白,身形微微**,如果不是大半身已经jin ru地下,恐怕早就飞了出去。

    嗖

    一拳将最后一只长矛打碎后,只裸露在外的手,只是一晃就收了回去。

    叶浅刚一jin ru地下,就陷入了无尽的黑然,只有身上的符箓还在闪烁,身形也还在下沉。

    这些长矛的力道虽大,但也只能深入地面三尺深。

    那名叫做徐明道姑同样也要沉入地下,将两柄黑白双剑飞快舞动,一片阴阳太极图浮现而出,缓缓转动,玄妙之极。

    那些冰矛刚一打到上面,就被卸了力道一般,身形一歪掉在了地上,化为一堆残冰碎屑。

    虚名道姑看似轻松,只有她自己才清楚此刻体内的法力整像洪水一般涌向两柄本命法器中。

    以至于连使用遁地符都不能。

    叶浅下沉到数丈深,确认安远后,才取出一颗丹药张口吞了下去,刚刚频繁动用魔银手,对于法力的消耗也是很大的。

    “这是什么?”

    叶浅赶到自己脚下踩到了什东西,正在缓缓的向下沉去,接着一顿,同时刚才那种心惊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

    噗嗤

    一只黑色如同触角的东西,从地面激射而出,叶浅也在发现的同时,身形快速朝着一片躲去。

    才险之又险地躲过了。

    这里的地面不知什么缘故特别的剪影,就算使用遁地符,也只能躲在数丈深的地下,再要下沉已经不行了。

    可是这只触角快速的向上延伸,周围的沙石药香豆腐一般想着周围翻滚。

    空间本就不大,叶浅已经被逼在了死角,再要躲开已经不可能了。

    触角上的倒勾,在叶浅的身上划出了一些细的伤口。

    “定”

    叶浅轻声呵道。

    手掌上蓝光闪烁,只是在触角上轻轻一拍,一层蓝色薄膜状的东西快速在触手上蔓延开来。

    触手中无限动力,在蓝光闪烁中,好像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动都不动了。

    “这定海珠,连大海都能定住,果然厉害。”叶浅赞叹的看了手腕上的蓝色手链。

    这穿定海珠,在她刚刚得到的时候,跟不不知道有什么作用,只知道里面饱含着浓郁的水属性气息。

    如果可以晋升成为后天仙器,那么在自己倒了天阶修为后,就会变得十分有用。

    一年前,叶浅在翻阅典籍中,偶然发现,这手串竟然是法器中的配饰,“定海珠”。

    不但可以定住人,就连法器也能定住,如果到了仙器级别,更是恐怖,就连闪电、火焰、这些无形的东西,也能定住。

    接下来的时间里,叶浅一边恢复法力,不时还要定住身边突然出现的触手。

    一顿饭的功夫过后,叶浅在身前的触手上一拍,蓝光消散。

    触手没有再向上长去,反而缓缓的下沉着。

    “看来已经打完了。”

    叶浅顺着触手顶出的大洞,慢慢的露出了一个头,心的向着四面打量了一眼。

    只见此刻的山洞已经满目疮痍,到处都是碎裂的钟乳石残渣。

    虚名道姑正双眼圆睁,胸口破出一个大洞,已经彻底没有了气息,黑白双肩断裂成了数截。

    “红山也死了。”

    叶浅看到远处墙壁下有一堆残尸,从衣服上分辨,就是那位红山道人。

    除此之外,到没有那尸奎与白袍老者两人的影了。

    叶浅快速的用神识感应。

    “咦,这是什么。”

    很快,叶浅就在一堆残渣中找到了一截尸奎的手臂,旁边还洒落着一块银灿灿的圆盘。

    “这是那块钥匙!”叶浅惊喜的叫道。

    “那位竹精不在,而且那只尸奎也掉了一只手,想来是竹精占了上风,那么刚才”

    她伸手拿起银盘,心的避开地上的残渣,就连年轻道姑两人的储物袋看都没看。

    自顾自的走到了大门旁,本来坚不摧的青铜门,这个时候也变得坑坑洼洼。

    “喀嚓”

    叶浅刚一将银盘按入凹槽内,无数灵纹便从上面蔓延开来,这些纹路刚好呈现出一个奇怪的巨型花朵。

    等到巨花亮起后,青铜巨门在轰鸣中缓缓打开,刺目的光芒照的她睁不开眼睛。

    叶浅适应了一下,定睛望去,只见里面的空间并不大,只有百丈大,地上却堆满了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