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北上
    星耀真君所在的沉星州位于天籁城北方,中间隔着另外一个州府,这看似不远的距离,其实要比想象中难上很多。

    叶浅一行人在废除群山峻林,来到天籁城后,立刻化整为零,从几个传送地点分别传送而去。

    一座足有上百张的巨大平台上,此刻堆满了各种货物,叶浅此刻正站在独家马首旁想周围打量着。

    只见石台边缘地面上,耸立着八块巨行青色石板,在这些石板上分别雕刻着不同的飞禽影像。

    阵法散发的气息,犹如波光粼粼的水面,让石板上雕刻飞禽栩栩如生,一副随时都会一飞冲天的灵动。

    “这是传送令符,诸位那号了。”

    一名手持拂尘的老者大喝一声,随即宽大袖袍一甩,无数道灵光飞出,向着石台众人。

    叶浅伸手一招,已经有一枚银灿灿的灵符落在了手中。

    她低头看着符箓,一些细小的灵纹若隐若现,彼此勾勒组合,仿若浑然一体。。

    “开始!”

    正在她准备再看清楚一些时,一声大喝传来,直将其震的心神一紧,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一个提醒的声音。

    “快闭上眼睛!”

    叶浅本能的听了,双眼急忙闭上,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耀眼的银光从手中的灵符上爆发而出。

    化为一道朦朦星光,将其和身后的马车包裹了进去。

    她只觉得耳边有罡风呼啸,四周也有一股深不可测的力量向其挤压而来,但紧随着就被身上银光反弹了。

    叶浅只觉得自己如同一条鱼,正在大海中极速前行。

    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座茫茫雪山上,雪山周围同样有石板,地面上已经堆积了厚厚的积雪。

    “快走!快走!下面还有人要过来。”

    一名管事模样的男子,焦急的带着几个人更换废弃的灵玉,看到一些人还在茫然的向着周围打量,立刻催促起来。

    啪!

    那名背剑女子,收起马鞭,马车周围立刻浮现出了大片的白色雾气,化为一道流光向着远处而去。

    “刚才多谢了。”

    叶浅揉了揉酸疼的眼睛,向着背剑女子说道。

    刚才自己拿到传送令符后,一时间竟然被符箓中的中的符道吸引,要不是她提心,叶浅的眼睛都会受伤。

    “没什么。”背剑女子好奇道;“你好像很少使用传送阵,这才会被伤到吧。”

    “以前确实很少使用。”叶浅点了点头。

    “这是一道名目咒,今后每天修炼一遍,五天内就会痊愈了。”

    背剑女子递过来一团眼球大小的翠绿光团。

    叶浅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伸手接了过来,光团刚一接触她的手掌,立刻化为一股冰凉的流光涌到了其脑海中。

    这是一片清目咒,很有几分独到之处。

    叶浅只是念了一遍,就感觉双目像是用清水冲刷了一遍,眼睛中的不适消失了很多。

    “这是咒术吧?”叶浅问。

    “是啊!我是江岭府人氏,所以从小就接触了咒术了。”女子笑道。

    “在修仙灵术中,咒术可是很神奇的东西。”

    叶浅在越国就接触过咒术,在东海也听闻过,只是咒术作用都很冷门,修炼的人反而很少。

    “嘻嘻,咒术其实威力还是很大的,我就知道一种咒术,如果修炼到最高境界,只需拥有敌人的精血,就能在万里外,将敌人咒死。”女子阴恻恻的笑道。

    “这种咒术一定不是那么容易修炼大成吧!”

    两人很快聊成了很好的朋友。

    这背剑女子原来是一名依附天符门的小宗门,因为她的天资极好,年纪轻轻就已经拥有地阶后期修为。

    家族话费资源,将其送到了天符门。

    这一次更是成了护送任务的管事。

    马车在向前飞行了一天后,在一处山坳中落下来休息,在那些马兽啃食着青草的时候,一些弟子也在马车忙碌的布置着。

    第二天,叶浅一行三辆马车出发的时候,这时候的马车形状已经大变,独角马兽也已经被提前赶到此处天符门弟子换成了另外一种灵兽,用来赶路。

    “甘师姐,这种灵兽虽然不如独角兽稳定,但是其皮毛法法出的气味,可是此处的噬血蚁最讨厌的。”

    一名带队负责更换灵兽的天符门弟子,向着背剑女子说道。

    三天以后,周围的青翠树木渐渐被荒凉取代,地面的都是一些光秃秃的坚硬石块。

    新灵兽飞行的速度不如独角马兽,一路上行进的速度都很很慢,只能在离地三尺高的距离飞行。

    “下面的时间,每三天换一个人进行警戒。”

    背剑女子沉声吩咐道。

    “是!”

    这一天,叶浅手持一个圆形阵盘,阵盘中灵光旋转,马车经过的地面,一些飞虫走兽的影像都浮现了出来。

    凡是靠近千丈内,任何妖兽都会被发现。

    只是今天不知是不是错觉,自从jin ru一片黑色的沙漠后,这些沙粒在光盘中反应出黑乎乎模样。

    她感觉这些沙粒似乎在用某一种规律缓缓移动。

    半天后,就在以为这一切只是自己的错觉时,四周的沙地突然鼓起一个个大包,相互链接,将叶浅一行人包围了进去。

    轰轰轰!

    地面沙包炸裂,无数密密麻麻的黑色毒针冒着黑气飞来,显然是拥有剧毒。

    “小心!”

    叶浅在第一时间大喝道。

    虽即将手中阵盘快速的向着一处凹槽按下去,翁的一声巨响,厚厚的光幕浮现,将整辆马车护在了里面。

    一阵如雨点般噼里啪啦声传出,光幕只是微微晃动,便将这些黑色毒针承受了下来了。

    只是光幕也在缓慢的变薄,那些毒针上的毒气带着滋滋声削弱着光幕。

    “怎么回事?”背剑女子一闪就出现在了她的身旁,连忙问道。

    下一刻背剑女子看到外面情形,脸色阴沉了。

    只见那些后一步开启光幕的这两,厚实的木板比钢铁还要坚硬,这时已经被打的千疮百孔。

    马车受损,黑气缭绕,木孔冒着黑气,还有惨叫从车内传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