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9章 惊心
    雷蟒见此,口中发出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身体突然绷直,如同一只利箭般激射而出。

    轰

    天崩地裂的巨响过后,巨大的黑鸟虽然奋力挥动翅膀,黝黑的羽毛带着摄人的光忙,幻化成一柄柄惊天巨刃,对准飞来的雷蟒低头盖帘的斩落而下。

    雷蟒见此,竟然不闪不躲,迎头而上硬抗了下去,火星四溅,如钢刀剧烈的**的轰鸣声,充斥了整片天地。

    雷蟒每次被击中,身上的雷电之力就会消散一部分,冲到巨鸟面前时,提醒已经不足原来的一般大小。

    在巨鸟惊讶的目光中,闪电般的一绕而上,如同一条黄金锁链一般,将巨鸟困了个结实,一鸟一蟒闪烁间,隐没进了乌云之中。

    “这是在渡劫!”

    叶浅惊讶的喊道,身形此刻却犹如巨浪中一叶扁舟,脸色已经被吹的有些变形状,一只手臂漆黑如墨,死死的抓住了一株大树,才没有双放战斗掀起的威压吹走。

    周围的天地已经一片昏暗,地上尺许高的青草此时剧烈晃动,犹如一条青色的大海,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甘姓女子等人此刻更是不知道被吹到了哪里,她只能在满天的上沉重似乎看到一个人正在剧烈的翻滚,其身上有灵光闪耀,想要开启护体光幕。

    可是此刻这片天地灵气紊乱,就连这样一个最普通的灵术,都不能施展。

    叶浅抓住的树木,半个根茎都已经露在表面,咔嚓树木微晃,要先就要断裂一般。

    正在此时,巨鸟消失的那片云雾中,忽然亮起了璀璨夺目的金光,流光异彩,一闪一灭,从出现到消失只有一瞬间。

    快到让她都怀疑是不是错觉。

    可是下一刻,天地中的一切仿佛静止了一般,空中肆虐的狂风消失了,空中的尘埃,地上弯曲的青草,都在缓慢的恢复。

    “不好!”

    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快速调动体内的灵力封闭耳识,可是很快他就防线,这些灵力一旦调动,很快就被外溢出身体,消散在空中,根本无法封闭。

    “真的没有办法了么?”叶浅苦笑。

    正在此刻她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神识海中那柄凝实近似实体的小剑剧烈晃动,一闪就飞到体外,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化为一道凝厚的黄色光幕,将自己护卫的严严实实。

    而多余出来的,也被她立刻调动着护住了口鼻,心识等重要的部位。

    在其刚刚做完这些后。

    一股巨大的轰鸣声席卷而至,叶浅只觉得神魂仿佛都收到了剧烈的震动,张口喷出大片鲜血,就眼前一黑的昏厥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躺在一片青草地上的叶浅,手指微微动了一下,口中发出一声闷哼,渐渐苏醒了过来。

    “这里是哪?”

    叶浅站起身来,看周周围一片狼藉,用力的拍打了脑袋后,才想起昏迷以前的事情。

    巨鸟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一定不简单,竟然可以将自己地阶的修为的人都震昏过去,对方很可能已经超出了天阶修为。

    叶浅放出神识,就要向着周围感应,看看那些弟子都在哪里,可是当他发现自己的是深海中,那病犹如实质的小剑,此时已经不足原来的三分之一大小,不由得摇头苦笑起来。

    这种情况只是绅士受损,只需一段时间就能恢复。

    叶浅身影跃起,掠空而去,一边向着周围搜寻,很快,就发现了一名被泥土掩盖的弟子,用神识探查后,发现这位弟子心神都受到了损伤,只要等上一会就能恢复。

    她接下的时间不断的在周围寻找,一刻钟以后,已将将附近的区域搜寻了一遍,发现了四名弟子,这些人都没有手太重的上,只有伊人大概是从空中掉落,将身上的很多骨头都摔碎了。

    这些修行人一旦没了法力,其实和普通人差不多。

    叶浅给其贴上一张回春符后,就接着寻找起来,在目前都没有发现那名甘姓女子,她都有些担心起来。

    一旦甘姓女子出了什么意外,这次执行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也一定不会被赏赐,自己jin ru天符门都难了。

    她找准方向后,向着远处飞驰而去,现在也只能在外围碰碰运气。

    叶浅在空中放出神识,仔细的感应着地面的情况,除了发现一些散落的货物外,并没有找到什么。

    目光所及的地面,出现了一座不大的小山,这片地域就是处于巨鸟先前站立的地方,小山也受到了波及,大片山石已经崩裂,泥土都被雷击炸出了许多大坑,坑内冒着弄弄的烟雾。

    她的体内此时灵力已经枯竭,在山石上找了一个想对平整的地方,落了下来,取出两块灵玉握住,恢复起了法力。

    一刻钟以后,两块灵玉已经灰白碎裂,她的法力此时也已经恢复三四成,刚才自己在巨兽搏斗中,法力和神识都是受损很多,好在自己并没有受伤,不像那几个弟子,到了此时都没能醒过来。

    叶浅抬头望天,此时的这片天地依然昏沉沉的,竟然还没有恢复过来,神识小剑碎裂,向着周围感应了过去。

    很快,附近数十里内的一草一木,清晰的出现在了脑海中。

    “东边,没有!”

    “西边,没有!”

    “北面,没咦,这是什么?”

    叶浅突然化为一道虹光,向着一个地方直奔而去,刚才用神识感应中,竟然发现了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可以吸收自己的神识。

    神识探查过去,就变薄了。

    一顿饭的功夫后,叶浅就在一片被青草掩盖的地方,发现了一个残破的鸟喙。

    这个鸟喙似金非金,似木非木,出手冰凉,如果是其他人见到,肯定不会想到这东西竟然是一个小喙。

    其体型足有数丈,前段明显损毁,已经残缺不全,边缘锋利,犹如一把奇怪的刀刃。

    叶浅并指在鸟喙上轻轻划过,感受着上面已经出现的裂缝,心中却早已经翻涌起惊涛骇浪。

    “这是那只鸟的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