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12
    墨色瞳仁微微一缩,苏迷猛地拉住顾凉砚的衣衫,快速缩回副驾座位,重重关上了车门。

    苏迷突然的贴近与主动,让顾凉砚激动不已。

    “迷迷……。”他惊喜唤了一声,带着小雀跃的心思,低头想要顺势吻上去。

    苏迷抬手捂住他的嘴,小声说道:“嘘,不要说话,不要动。”

    能跟喜欢的女孩子这样亲近,顾凉砚自是欣喜不已,脑袋埋在苏迷的肩窝,紧紧拥着她,根本就没有注意,苏迷一直在注意外面的情况。

    什么情况,林锦予不是应该在病房养病么,怎么会跟慕容琛一起出来?

    而且林锦予身上,没有穿病号服,他们是要去哪里么?

    苏迷皱着眉,心想这剧情,似乎已经随着自己的出现,改变太多。

    ……

    原本慕容琛想着,在医院照顾林锦予三天,就当作补偿了。

    却不想翌日一早,林锦予就醒来了。

    如果不是当初亲耳从医生口中,听到关于林锦予的病情,慕容琛或许会以为,林锦予的身体,根本就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锦予,你的身体真的痊愈了么?”慕容琛皱着眉问道,言语中带着些许担忧。

    “阿琛,你没有必要还为那件事而自责愧疚,放心罢,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真的没事了,我们以后还是好朋友好哥们。”

    慕容琛见他神色淡淡,似乎真的不在意。

    但他越是这样说,慕容琛心里越是愧疚:“锦予,你永远都是我的好朋友好哥们!”

    “那我们快去学校罢,不要让迷迷担心了。”林锦予勾唇,露出淡浅笑意,衬得原本阴柔的容貌,多了几分惊艳的媚色。

    慕容琛为之怔了怔,随即有些不自然的别开眼,拿了车钥匙,去地下车库取车。

    “我陪你一起去。”林锦予换上衣服,朝慕容琛走来。

    见慕容琛似在犹豫,林锦予安抚笑道:“阿琛,我真的没事。”

    “那好罢。”慕容琛点头。

    办完出院手续,走进电梯,没几分钟就到了地下车库。

    两人一前一后,刚走出电梯,慕容琛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拽着一个男人,飞快窜进一辆红色骚-包的法拉利里。

    慕容琛莫名有些不安,视线一直紧锁微微晃动的跑车。

    林锦予见他突然停下了脚步,疑惑唤了一声:“阿琛,你怎么了?”

    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见到晃动不止的跑车,林锦予缓缓靠近慕容琛,在他耳边低声暧-昧呢喃:“阿琛,如果你喜欢这种情-趣style,我可以配合你哟。”

    “林锦予!”慕容琛当场变了脸。

    始作俑者则是轻轻一笑,后退了一步,保持安全距离:“阿琛,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别当真。”

    “那也不能开这种玩笑,尤其是在迷迷面前!”

    林锦予见他面色阴沉,眸光闪了闪,点头笑道:“好好好,我错了还不行么,咱们走罢,省得打扰了人家的好事。”

    慕容琛经过林锦予这样一闹,心中些许不安,也没了踪影。

    取了车,带上林锦予,开出了地下车库。

    与此同时,静谧而死寂的地下车库里。

    苏迷见两人离开,伸手去推顾凉砚:“赶紧起来,你要压死我了……。”

    听到某些字眼,黑色眼瞳倏尔沉暗,浓稠似墨般灼邃幽深,顾凉砚喉结不由滚了滚,低哑轻喃:“迷迷,我好想……压死你。”

    顾凉砚说完那句话,两个人都愣住了。

    苏迷更是忘记推他的动作,四目相对,近在咫尺的距离,甚至能清晰看到彼此浓密的长睫,根根分明。

    少女的馨香,与男人清新而浓烈的沐浴气息,一点点纠缠在一起。

    狭窄逼仄的跑车空间里,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一种陌生的情愫,在两人的心间滋生,逐渐发出萌芽。

    人在心动的那一刹那,就是不可言说的触动。

    苏迷怔怔看着眼前俊朗的面容,心,在急速跳动着,仿佛下一刻就要跳出来一般。

    直到顾凉砚缓缓靠近,四片唇瓣,紧紧粘合在一起……

    苏迷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许吻我!”

    虽然嘴里已经没有别的味道,但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

    顾凉砚明白她的意思,却一点都不觉得败兴,反而觉得自己喜欢的小女人,偶尔矫情点耍点小性子,挺可爱的。

    “好,都依你。”

    两人下了车,顾凉砚直接带苏迷排队、挂号,又陪她候诊,跑前跑后的,流了一头薄汗。

    候诊区。

    苏迷将手里的矿泉水递过去,又拿了张纸巾给他。

    顾凉砚却是杵坐在旁边,没有去接:“你帮我擦。”

    话落,一只细致白嫩的小手,拿着纸巾轻轻擦拭着他额间密汗。

    顾凉砚心神一动,一把紧抓在手里:“迷迷,我开玩笑的。”

    苏迷嗤笑:“这回怎么不利用你的关系,直接在医生那里拿药,反而要自己跑?”

    “我,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有熟人?”顾凉砚疑惑反问。

    按理说,她不清晰自己的家庭背景。

    毕竟,当初他把他爹顾老头搬出来,她也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而已,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苏迷指了指候诊区后面,几个穿着白大褂,看上去年纪不小的医生。

    “从我们,哦不,应该说是你进了医院没多久,他们就一直跟着我们,嗯,看样子,好像都是主任级别的呢。”

    顾凉砚只是回头瞥了一眼,被苏迷指着的医生们,立马全部走过来。

    “顾少爷,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您或者这个小姑娘,哪里不舒服,要不然让老赵给你看看?”一名带着眼镜的医生恭谨说道。

    另一名称作老赵的医生,满脸笑意的附和:“是啊,顾少爷,我诊室正好空着。”

    苏迷看了看他们的胸牌,好家伙,一个副院长,一个内科主任!

    顾凉砚虽然记不清他们是谁,但他也知道,定是看在他家顾老头的面子上,他们才出动的。

    看了看手中的排号,前面还有几十个人才能道他们。

    顾凉砚担心苏迷太难受,便点头同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