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16
    经过系统的提醒,苏迷知道他们再次发生关系的时候,正跟顾凉砚手牵手漫步在海边。

    昨天下午,苏迷走出医院,就看见被交警围堵的顾凉砚。

    她走过去,又是道歉,又是求情,接下好几张罚单,才送走了交警。

    紧接着,身体瞬间被他紧紧拥在怀里:“迷迷,我好担心你。”

    顾凉砚不小心碰到了手肘的伤口,苏迷吃痛一声,他又快速放开她,面色紧张地检查她身上的伤势。

    见到手肘处包扎的痕迹时,顾凉砚猩红了眼,又心疼又愤怒:“谁伤了你?!”

    “小擦伤,没事。”苏迷笑着安慰。

    之后才知道,得知她受伤,顾凉砚开着车,连续闯了好几个红灯,原本近半个时辰的车程,他只用十分钟的时间就到了!

    说不出的感动,携着微妙的心情,在心底慢慢滋生。

    苏迷心生一动,不顾伤痛,紧紧回拥顾凉砚。

    正临周末,苏迷想要散散心,顾凉砚提议去海边。

    苏迷打电话给家里报了备,就将手机丢到一边,坐上顾凉砚红色骚-包的跑车,来到海边的度假村后,看见慕容琛打来几十通电话,也没搭理,直接将手机关机。

    因为苏迷手臂有伤,顾凉砚只是陪着她,在度假村里吃吃逛逛。

    此时此刻,满天璀璨繁星下。

    顾凉砚牵着苏迷刚散了会步,就情不自禁扣住她的后脑勺,辗转吮-吻。

    直到苏迷快要窒息,顾凉砚从身后变戏法似得,拿出一朵粉色玫瑰:“迷迷,我爱你,你是我此生永远的唯一。”

    眼前的男人,褪去先前邪痞的流气,俊脸上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苏迷眸光闪烁,静静凝视着顾凉砚:“你确定不在乎,我跟慕容琛的事?”

    虽然现在说这个比较煞风景,但苏迷还是想知道,顾凉砚到底在不在意这种事。

    顾凉砚眸光幽暗,但仅仅是一瞬间。

    他勾了勾唇,语气认真的说道:“很多男人都会在乎,这是天生的劣根性使然,但事情已成定局,而我爱上了你,就会接受你曾经的一切,并且保证,我今后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苏迷心中一甜。

    想着还有慕容琛的事情,尚未解决,于是又开口道:“等我跟慕容琛解除婚约,再给你答复好么?”

    顾凉砚有些失望,但也在意料之中。

    毕竟苏迷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而且还婚约在身。

    “迷迷,尽快好不好,我想光明正大的站在你身边。”

    顾凉砚将苏迷揽进怀里,低头亲吻着她的发丝,言语中,带着满满的小幽怨,小委屈。

    苏迷突然想起了什么:“我需要你帮个忙。”

    “什么忙,你说。”

    苏迷冷冷勾去唇角,眉眼倏凉:“帮我调出学校附近的监控,去查查那场‘意外’的肇事者。”

    “好。”顾凉砚眼底闪过一抹阴鸷。

    谁敢伤害他的女人,他一直不会饶过他!

    ……

    翌日,临近中午。

    慕容琛从宿醉中醒来,头脑昏昏沉沉的,有点恍惚。

    然而身边的温热躯体,却令他的记忆,如潮水般回涨,昨晚所有的放纵,都在印在脑海里。

    他林锦予又做了……

    怎么会这样?

    前天下午,他离开医院之后,怎么都打不通苏迷的电话,心情烦躁的不行,所以去酒吧喝了酒。

    结果第二天,他跑去苏家大宅,仍是不见苏迷的人影。

    问了才知道,苏迷说是跟同学旅游去了。

    打电话给苏迷,显示关机状态,慕容琛惊慌又害怕,他怕苏迷见到他跟林锦予接吻的一幕。

    可是无法联系到苏迷,他又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于是又去了酒吧,喝到了大半夜。

    喝到迷迷晕晕的时候,慕容琛怎么想,都觉得应该向林锦予说清楚,便打车来到了医院。

    可是,为什么在他见到林锦予,在浴室捡肥皂的时候,又酒后逞凶了呢?!

    慕容琛有些懊恼,但不得不承认,那种陌生又熟悉的放纵之感,令他的……身体,很愉悦。

    可是愉悦之后,心底空荡荡的感觉,却令他难以适从。

    他终究还是背叛了苏迷。

    “叩叩。”

    这时,一阵敲门声传来,慕容琛一下子清醒过来。

    紧接着,他就听见,消失近两天的苏迷的声音:“锦予,阿琛……。”

    这一声,别说是慕容琛了,就是装睡的林锦予,都给活生生吓醒了。

    怎么回事?

    苏迷不是亲眼见到两人接吻了么,为什么会这么快出现?

    林锦予询问了系统,结果系统说,只能预测女主在附近,或是与男主发生了关系,其他的,并不能探测。

    “阿琛,怎么办,如果苏迷发现的话……?”

    “不,我们的事,不能让她知道,绝对不能!”慕容琛满眼惊慌失措,却故作镇定,坚决打断林锦予的话。

    一抬头,就看见林锦予无比受伤的眼神,慕容琛眸光闪了闪,嗅着空气中靡靡之气,立马下了床,拿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快速穿在身上,对着门口回了一句:“迷迷,锦予正在洗澡,你等一会。”

    “好,你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让锦予的伤口沾到水哦。”

    苏迷站在门外,看着原本半透明的玻璃,被门帘遮住,嘴角勾出一抹冷幽的笑。

    洗澡,大中午的洗澡,骗鬼呢!

    一刻钟后。

    慕容琛将两人都整理了一下,跑到窗前打开窗,又开启房间空调的通风模式,仔细检查房间有无异样之后,这才将病房的房门打开,一把将苏迷拉了进来。

    “迷迷,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我打电话你都不接?”

    男人突然的靠近,以及空气中极淡的腥靡气,令苏迷无声皱了皱眉:“阿琛,你身上什么味道?”

    慕容琛心下一缩,眼中闪过一抹慌乱。

    林锦予见状,急忙担忧与愧疚地说道:“能有什么味道,阿琛这两天找不到你,以为你气他对你不管不问,所以去酒吧喝了好多酒。”

    慕容琛闻言,很快将眼中的异样遮掩:“是啊,迷迷,我不是故意不管你的,你千万不要生我的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