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防火防盗防男受18
    苏迷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尴尬的一幕。

    原本只是想要把她扯开,哪有想到衣服质量这么不好,一扯就断。

    尤佳只觉得胸前一凉,低头一看,胸-贴都要出来了。

    她大叫了一声,连忙松开顾凉砚,紧紧遮住胸前的春光:“不要脸的贱-女人,你竟然撕烂我的限量款,我要杀了你!”

    顾凉砚冷冷眯起眼,刚想说些什么,眼睛突然被人用手捂住。

    “不准看。”苏迷冷冷出了声。

    顾凉砚先是一怔,衾薄的唇角,缓缓勾起优美的弧度,一把将眼睛上的手,紧紧握在手里:“迷迷,我以为你真的走了,不要我了呢。”

    “她扑上来,你不会躲开么,你一个大男人,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就由着她抱,由着她亲?”苏迷狠狠瞪了他一眼。

    她的男人,面对这种死缠烂打的女人,根本不需要什么绅士风度。

    见她眉目倏凉,顾凉砚赶紧申明:“见到你来,就没注意到她,她没有亲到我。”

    苏迷不悦的皱眉:“你还有理了?”

    顾凉砚缓缓勾起唇角,精致立体的五官轮廓,泛起一抹颠倒众生的笑意:“迷迷,我好高兴你这么在乎我。”

    “如果再有下回,我绝对不会回头。”苏迷愤愤瞪着他。

    顾凉砚紧紧拥住她,将头埋在她的肩窝,轻轻蹭着:“知道了,下不为例。”

    “哼!”苏迷冷哼一声,表示对他的话,暂时满意。

    尤佳站起身来,见到紧拥的男女,气的眼角通红:“凉砚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喜欢你十几年,你跟这个贱女人才认识多久,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欺负我?”

    “欺负你?”

    苏迷蓦地回头,面色清冷的看着尤佳:“这位小-姐,大白天的,你对我的男人投怀送抱,有经过我的同意么?”

    她没有找她的茬,她反而怪罪她,还真是恬不知耻!

    “凉砚哥才不是……!”

    “我是。”尤佳刚想反驳,顾凉砚已然开了口:“我是迷迷的男人,永远都是。”

    尤佳的面色,一瞬间苍白:“不,凉砚哥,这不可能,我爸说让我们年底订婚,你不是没有反对么,你怎么可以喜欢她呢?”

    顾凉砚皱眉:“尤佳,我对你,从来没有男女之情,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但凡我对你有一丁点感觉,早就恋爱或订婚了,你一点,相信你比任何人都要明白。”

    尤佳虽然性子火爆,但心肠并不坏,尤佳父亲提起订婚的事情,他并没有出言拒绝,但也没有答应。

    可现在不一样,他遇到了苏迷,懂得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友情。

    一些事情,有必要说清楚,他不想让尤佳心存期望,更不想让苏迷误会。

    “不,我不相信,你一定是在骗我!”尤佳猛地摇头,完全不相信他的话。

    “既然你自欺欺人,那我就证明给你看。”苏迷勾住顾凉砚的脖子,就在他唇上,狠狠咬了一口。

    尤佳怔在当场:“你怎么可以……?!”

    “不是你的,就永远不会属于你,如果你还有一点自尊心的话,以后请不要缠着我男人。”苏迷冷眼看着尤佳,嘴角勾出一抹邪佞冷笑。

    “顾凉砚,我们走。”

    “好嘞。”

    顾凉砚脸上带着狗腿的笑,殷勤捡起手包的模样,吓得尤佳目瞪口呆。

    她从小到大心目中的男神,竟然会对一个女人如此言听计从?

    眼前所发生的一幕,瞬间刷新了尤佳的认知!

    顾凉砚快速捡回东西,动作潇洒又帅气的,将书包背在肩头,大手拥着苏迷就要离开。

    “等等,你们不许走!”尤佳心有不甘。

    苏迷微微蹙眉,转过身冷声道:“人贵有自知之明,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我如果是你,不喜欢我的,绝不会死贴上去。”

    这话说着伤人,却是苏迷心中真正所想。

    若是日后需要攻略不喜欢寄体的男人,就算背地里耍尽小手段,她绝对不会选择死缠烂打的方式。

    见尤佳满脸痛苦的站在原地,苏迷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直接拉着自己的男人,离开了学校。

    或许因为苏迷的一番话,尤佳再也没有出现在他们面前。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林锦予一周后出院,而那场慈善宴会,如期将至。

    宴会的举办人,在市内的影响力极大,各路商界大佬、豪门世家,当红明星、歌手、超模,纷纷前来参加。

    苏迷作为慕容琛的女伴,当晚特意化了精致的淡妆,搭配当季流行的橘色系唇妆,一身米白镂空贴身曳地长裙,将姣好的身段,修饰的淋漓尽致。

    出了苏家大宅,一辆低调奢华的轿车,稳稳停在门口。

    苏迷刚走进一点,就清晰看见,坐在后座的林锦予:“迷迷,快上车。”

    拿着手包的手指,微微紧了紧。

    苏迷淡淡颔首,若无其事拉开副驾车门,坐了进去。

    林锦予暗自讥嘲,一路上与坐在后座的慕容琛,时不时的欢声笑语,完全无视苏迷。

    慕容琛虽然搭理苏迷,找些话题带上她聊,但苏迷故意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让慕容琛也是百般无语。

    车子很快来到举办宴会的酒店。

    林锦予随慕容琛一同下了车,却连副驾上的苏迷都忘了,最后还是司机主动下了车,为苏迷开的车门。

    苏迷不动声色低着头,演绎受到冷落的小白兔模样,刻画入微,之后就被有心人拍了下来。

    等到慕容琛进了宴会现场才发现,苏迷竟然没有跟上来。

    该死,这段日子一直跟林锦予在一起,他差点就忘了,自己是个有女朋友的人!

    “锦予,你先随便找点东西吃,我去找迷迷。”

    林锦予当然不想让他去,于是语重心长地道:“迷迷这么大的人,总不能还会迷路罢,阿琛,你把她保护的太好,迷迷以后什么都做不了的。”

    不知被灌了什么迷药的慕容琛,竟然也觉得林锦予说的对。

    只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话中的主人翁,此时正被男人堵在无人的角落里,狂肆亲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