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奴妃翻身大作战14
    特意赶来通传的店伙计,走到门口的脚步,倏地一顿。

    暗忖着,真是看不出,那身形瘦弱又矮小的小公子,竟然这么厉害,弄得那小书童叫的那么惨,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拿钱就得办事,店伙计轻咳了一声,低声提醒道:“小公子,夜王爷下令要检查,咱们客栈除了他们,可就你们这一间,估计等会就过来了……。”

    店伙计在客栈这么多年,形形色色的人都见过,自然是个人精。

    所以只将话只说一半,省得不小心得罪人。

    苏迷先是又拍了好几下手掌,又抬脚踢了下刘子墨的小腿,随后用唇语说了一句话。

    刘子墨皱着眉,立马哼唧着配合:“嗯,哦,我家公子……吃了药,恐怕,一时半会,药效解不了……啊!”

    话音一落,苏迷这边很配合的,又拍了几下巴掌。

    原本吃了药,怨不得这么厉害……

    店伙计想着自己该做的都做了,这种不在他能力范围的事,他也无能为力,于是道:“消息我带到了,等会出了事,可不能怪我。”

    店伙计离开以后,没过多久,又带着一群侍卫来到后院。

    “各位爷,今晚我们客栈只有这一档客人。”

    “敲门。”

    “是是是,小的这就敲门。”

    店伙计走上前,先是大力拍了拍门,随即说道:“公子,公子,军爷要检查,您方便的话,开个门。”

    房间先是寂静了一瞬,随即传来暧-昧痛吟声:“公子,外面有人,您……哦,快停下来啊啊啊。”

    外面一群人听此,立马心照不宣。

    店伙计擦了擦汗,急忙解释道:“各位军爷,我摸着那位小公子像是吃了药,此时怕是停不下来了。”

    “停不下来也得停,来人,把门打开!”

    为首侍卫长一发令,另外两个侍卫,刚抬脚想把门踢开,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冰冷威严的男声:“怎么回事?”

    侍卫长一看来人是夜凌绝,连忙禀道:“回王爷,客栈里只有这一间客人。

    说着,又上前一步,对夜凌绝耳语了一句。

    夜凌绝微眯了眯眼,冷声吩咐:“打开。”

    “是,王爷。”

    话音一落,两名侍卫“砰”一声,将房门踹开,快速鱼贯而入。

    一群人见房中无人,只有晃动不止的床榻,立马走上前,想要将人直接揪出来。

    就在这时,衣衫凌乱的隽秀少年,突然从遮掩的床帐中窜出上半身来:“哦,轻点,公子……!”

    看着满面潮红的刘子墨,在场众人皆是一怔。

    而站在门口的夜凌绝,则是皱着眉,想要转身离开。

    却不想,另一道细微轻呼声,突然在身后响起,夜凌绝脚步一顿,立时停了下来。

    床帐内。

    苏迷连忙咬住嘴唇,连忙压下因磕到膝盖的痛吟声,暗自祈祷千万不要被夜凌绝发现。

    站在门口的夜凌绝,总觉得这声音,他好像在哪里曾经听过?

    他迟疑了一瞬,转过身,大步走进屋里:“把里面的人都给本王拖出来。”

    苏迷一怔,内心懊恼的要死。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众侍卫伸出手,想要掀开床帐的时候,门外突然有人喊了一声:“回王爷,国师带了一群禁卫军,此时正在大堂内等您过去,说有要事相商。”

    夜凌绝神色倏冷,眯起阴鸷眸子,微微抬手:“全部跟本王出去。”

    他倒是想看看,凤无殇带着这么多禁卫军前来,到底意欲何为?

    一群人离开了之后,店伙计也匆匆跟了上去,去瞻仰瞻仰龙奚国师到底长什么模样,是不是真如民间所传,浑身散发着洗涤心灵的冷莲泉香?

    苏迷听着外面彻底没了动静,这才从床帐里,快速跳了下来:“赶紧收拾一下,咱们从后门溜。”

    “为何,国师不是你夫君么?”刘子墨一边拢着衣领,一边穿上鞋子。

    “买你的事情,不能告诉别人,否则会惹来杀身之祸,我家夫君只是过来接应,我们得快点走。”苏迷一把拽过他,就往门外走。

    虽然她不知凤无殇为何会过来,但眼下能帮她逃过这一关,显然是极好的。

    “既然怕人知道,为何又去招惹夜王?”刘子墨皱着眉问道。

    苏迷能说自己是受了寄体影响,突然想起什么,就立马实施了,没有设想后果么?

    显然不能!

    最后,苏迷直接说夜凌绝跟她有杀父之仇,她一时忍不住。

    刘子墨见她说起夜凌绝,一脸厌恶恨不得弄死的表情,也勉强相信了。

    两人走到后院,拉起马厩的马匹,匆匆跑到后门。

    苏迷快速上了马,将手伸向刘子墨:“上来,动作快。”

    刘子墨怔然看着她的手,犹豫了一瞬,将手伸给她,翻身上马,溜之大吉。

    冷诀带着几名身着黑衣的暗卫,看着两人消失在白雾中,短促笑了一声,随后闪身消失,给凤无殇报信去了。

    苏迷一路骑着马,将刘子墨带回国师府。

    将他安置在隔壁客房里,简单交代了一番,便让仆人打来热水,准备洗洗澡,早点歇息。

    坐在梳妆台前,将脸上易容的痕迹,用药水洗掉,褪去衣衫,便进了浴桶。

    “哎呦,累死我喽……。”

    “累?我以为你玩得乐此不疲,连国师府都不愿回了呢?”

    苏迷刚舒舒服服闭上眼睛,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袭白衣紫衫的凤无殇,款步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

    苏迷连忙遮住胸前肌肤,怒视相向:“我在洗澡呢,你赶紧出去。”

    凤无殇几不可察的轻扯唇角,来到一脸防备紧张的苏迷面前:“你全身上下,哪一处我没有看过,没有尝过,还害羞?”

    他拿开她遮着的双手,微微一使劲,举过头顶,强硬按在浴桶沿上。

    幽幽琥珀眼瞳,一瞬不瞬凝视她的眼睛,好像透过这双眼,看到另一个笑靥如花的清丽少女,在雨中昏暗的灯光下,对自己巧笑倩兮……

    凤无殇眸光微深,缓缓低下头,对着两片饱满红艳的唇儿,似惩罚一般,狠狠吻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