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奴妃翻身大作战15
    苏迷瞬间被凤无殇带着惩罚的吻,给彻底吻懵了!

    但紧接着,狭窄到只得容下一人的浴桶里,突然又挤入另一人的时候,苏迷无比清晰的,感受到他的蠢蠢慾动。

    她后撤着身子,想要躲开。

    可是浴桶就这么大,她又能躲到哪里去。

    苏迷挣扎开他的束缚,用双手抵住他的胸膛,想要将他推开。

    然而这个抵触的动作,似乎激怒了凤无殇。

    腰身被他紧紧扣住,只是刹那间,苏迷发现自己的阵地,悄然失守。

    不是讨厌她,不是厌恶她么,为什么还要碰她?

    撕裂般的疼痛,让苏迷猛地激灵一下。

    她看着眼前俊美如玉的容颜,冷冷眯了眯凤眸,倏然抬起手,就要招呼上去——

    “迷迷……。”

    微微熟悉又陌生的口吻,令苏迷手上动作一顿。

    仅仅是一瞬间,紧接着迎来的,便是凤无殇猛风暴雨般的热烈挞伐。

    他灼热的掌心,触碰着她,抱起她跨坐其上。

    苏迷惊得一缩,随即听见耳边传来一道抽气:“咬死我了。”

    她又气又羞恼,紧咬着唇,脸蛋红的滴血,不忘沙哑出声:“你方才唤我什么?”

    凤无殇深深看着她的眼睛,琥珀眸底极力克制着什么。

    此时无法回答,只得转移她的注意力,终於不再隐忍,彻彻底底的占-有。

    剧烈晃动中,理智随之渐渐脱离。

    苏迷不能自己的轻呼出声,早已将之前的问题,忘乎所以。

    直到彻底失去知觉的时候,她隐隐听到,他贴着她的耳郭,微哑说道:“还不是时候,等我……。”

    ……

    翌日一早,苏迷刚睁开眼睛,身子就被人猛地推开。

    整个人掉在地上,苏迷揉着酸痛腰肢,怒视眼前满脸厌弃的凤无殇:“大清早的,有病罢,昨晚可是你先碰的我,至于摆出这幅样子么,该犯恶心的,应该是我!”

    苏迷也是火大,昨晚折腾死她,今日就翻身不认人了?

    “对不起。”

    “对……你说什么?”苏迷微微一怔,眨巴着眼睛,看向凤无殇:“你是不是有精神分裂,白天一个人,晚上就变成另一个人了?”

    凤无殇缄默,眯了眯眼眸,穿上衣衫就走了出去。

    苏迷暗骂,起身想要唤来仆人准备热水。

    下一刻,却被流出的诡谲热-液,彻底绷断了理智的弦,抬脚就顺势踢上桌角,疼的她龇牙咧嘴的,抱着脚,在屋中乱跳。

    ……

    之后两日,苏迷再也没有见过凤无殇。

    她乐得清静,吩咐厨房做了好多营养的吃食,开始投喂给刘子墨。

    虽然经过昨晚某些动静,只要刘子墨耳朵不聋,都显然确定她就是国师夫人。

    只是刘子墨不明白,她整日像喂一头猪一般,给他无限量投食,又是什么意思?

    想喂肥了之后,好宰杀么?

    有了这个想法,刘子墨总是一边吃着吃食,一边防备看着笑有深意的苏迷。

    苏迷一点也不在意,只要养好他,收买他的心,不给他跟夜凌绝见面的机会,夜凌绝就一定不会如愿以偿。

    其实,之前苏迷有想过,弄死刘子墨应该更是百无一失。

    但原文中,刘子墨曾经历过的事情,凄惨不说,而且还被男人欺-辱过,而且没有那么必要的话,苏迷并不想执手染血。

    两日很快就过去。

    即使凤无殇不在意这场婚事,但堂堂国师大婚,该有的派头和场面还是有的。

    苏迷看着管事送来的首饰、奢华金贵的嫁衣,走上前掂了掂,估计明日有一番苦头吃了。

    用过晚膳,苏迷按惯例在花园里逛了一圈,之后准备回自己的院子。

    却不想,刚走了几步,不知从哪里突然窜出一个人影,身体立马被满身酒气的男人,紧紧抱住:“迷儿,不要嫁给他,不要好不好,师傅我喜欢你啊……。”

    苏迷皱着眉,伸手将林绍推开:“师傅,你喝醉了,请放开徒儿。”

    醉酒的人,一向不承认自己喝醉。

    林绍强硬掰过苏迷的身体,让她面对自己:“不,我没有醉,我清醒的很,我爱你啊,迷儿,不要嫁给凤无殇,嫁给师傅,好不好?”

    ……

    这两日,凤无殇的心情很不好。

    虽然没有外露出来,但一向懂得察言观色的冷诀,却真切感觉到了。

    晚膳后,冷诀陪着凤无殇走在花园里,问出心中疑问:“主子有心事?”

    凤无殇微微蹙眉:“很明显么?”

    冷诀失笑:“近日来,主子经常发呆,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冷诀感觉主子在纠结什么事情。”

    凤无殇沉吟了一瞬,施然问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冷诀从小在鬼军营长大,懂得揣摩君意,懂得巧妙杀人,唯独不懂得什么是喜欢。

    成为帝军暗卫,认凤无殇为主之后,偶尔会去红袖招喝喝花酒,找找女人,但都纯属纾解。

    若是说起喜欢的,那还真有一个。

    于是混不吝的回了一句:“见到她很开心,忍不住想要狠狠占-有她。”

    凤无殇立马冷着脸,眉头皱的紧紧。

    冷诀尴尬一笑,随即问道:“主子说的是苏小-姐,不,应该是小夫人罢?”

    凤无殇没有说话。

    冷诀搔了搔后脑勺:“我就是一个大老粗,主子问我这些我也不懂,反正我见过我看着开心的姑娘,就忍不住想跟她亲近。”

    烟花之地的女人,能苏迷相比么?

    凤无殇不悦地紧抿薄唇,呵斥了一声:“退下。”

    “呃,是。”冷诀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灰溜溜闪身离开。

    凤无殇若有所思,继续朝前走去,直到远远听到林绍满怀期望的声音:“……我爱你啊,迷儿,不要嫁给凤无殇,嫁给师傅,好不好?”

    幽幽琥珀眸子倏沉,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一瞬不瞬盯着不远处相拥的男女。

    眼见男人说着就把嘴凑了上来,苏迷皱着眉,用尽全力将林绍推开。

    “我敬你是师傅,对你只有敬畏之心,如今我是凤无殇的女人,那永远都是,今晚的事情,我会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请你以后休要再提此事,省得毁我名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