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奴妃翻身大作战16
    “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

    大婚当日,苏迷正睡得香,突然被一群丫鬟从被窝里闹腾出来,簇拥到梳妆台前,让人帮她梳头,又上了脂粉胭脂和头饰衣衫等。

    火红新衣映衬下,原本妖娆凤眸,更显得乌曈红唇之妩美,眉眼流波之妩媚。

    一颦一蹙间,风情无限。

    几个侍奉的丫鬟,都忍不住愣了愣:“小姐,不,小夫人,您长得真美……。”

    苏迷扯唇浅笑。

    左右再美,也不是她真正的脸。

    “好了么,国师已在门外等着呢。”刘子墨从外面走了进来。

    “好啦,好啦。”

    一群丫鬟将苏迷装扮好,簇拥着来到门外,紧接着就听见丫鬟们,带着惊叹痴迷的抽气声响起。

    凤无殇雪肤露鬓,妙目绝美,本该是超脱凡世的神袛谪仙姿容,如今一袭红衣似血,犹如世间最完美的一幅水墨画,染上最艳丽的朱砂熠色一般,绝美的张扬而艳烈,似神非神,似魔非魔,看的在场人一阵怔然。

    之所以长年遮面,不过因他讨厌的,就是这种被所有目光驻足的缘故。

    而今日大婚,他也不知发了什么疯,竟然想露出自己的真面目。

    凤无殇不耐蹙眉,抬手把苏迷的红盖头一掀,直接牵着她的手,前去大堂。

    “国师,这不可啊,这样会不吉利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去追,奈何凤无殇步伐极快,等众人追上,两人已经来到大堂之中。

    此时的大堂,人满为患。

    龙奚帝君、帝后与后宫妃子,以及朝堂的重臣与家眷子女,还有夜凌绝与念如烟都在其中。

    当凤无殇牵着苏迷的手,出现在众人面前,所有的人,都被眼前两张绝美的容颜,惊艳到说不出话来。

    “行礼。”凤无殇一声令下,打断他们惊讶感叹的思绪。

    因为两人双亲已不在,两人拜过天地,拜过帝君、帝后,夫妻对拜行礼后,凤无殇直接拉着苏迷要进洞房。

    或许正如凤无殇所说,大婚真的在风平浪静之下,就渡过了。

    这是苏迷没有想到的。

    毕竟方才那无意的一瞥,夜凌绝满身戾气,与阴鸷的目光,总让她觉得,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事实证明,苏迷想的没有错。

    当凤无殇拉着她,转过身的那一瞬,一道声音突然叫住她:“迷儿,你不能嫁给凤无殇,他是你的杀父仇人!”

    苏迷脚下一顿,回过身,冷冷看着突然出现的林绍。

    “我与无殇已拜了堂,他从今日开始就是我的夫君,而您身为教导我的师傅,请不要在帝君、帝后与众位宾客面前,污蔑我的夫君。”

    “迷儿,我说的都是真的,凤无殇就是当年杀苏家满门的幕后黑手,你嫁给他,会遭报应的!”

    苏迷面色沉静,冷冷看着林绍:“师傅,我若不是敬您为师,立马就能让人赶你出去。”

    这时,一个穿着国师府仆人衣着的男人,突然跑了进来:“国师大人,不好了,帝君养在莲池的锦鲤,全都死了。”

    “什么?竟有此事?!”龙奚帝龙威震怒,犀利眉眼看向来人。

    男仆人战战兢兢跪下来,如实禀道:“回禀帝君,小人今早刚想去喂食,远远就看见那九九八十一条锦鲤,全都翻了鱼肚,凑近检查一看,竟然都死了。”

    话音一落,所有人瞬间联想起林绍的话,立马将视线,全投向凤无殇与苏迷两人身上,小声议论起来。

    “看来那个男人说的真的,因果报应,苍天这么快就发难了。”

    “可不是,我看这场婚事,是不能作数了。”

    “……。”

    听着在场众人的窃窃私语,双手悄然紧握,手背上青筋凸显,苏迷冷冷眯起眼,凌厉目光,狠狠扫向林绍,以及人群中的夜凌绝!

    为了阻止她和凤无殇成婚,他竟然把龙奚帝都牵扯下来,就不怕念如烟不高兴?

    紧握的手,突然被另外一只大手紧紧包住,凤无殇顺势揽住苏迷的腰肢:“放心,一切有我。”

    低沉悦耳的声音,让苏迷心神渐稳,莫名的心安与信任。

    凤无殇上前一步,向龙奚帝君拱了拱手:“帝君请恕罪,扰了圣驾,是无殇的疏忽……。”

    “疏忽?一句疏忽,就能免去你,牵连锦鲤之死的罪么?”

    凌绝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突然发难。

    凤无殇淡然笑道:“我以为夜王非同一般凡夫俗子,怎能轻易相信,别人口说无凭的话呢?”

    “谁说无凭,凤无殇,你看这样东西是不是你的?”林绍突然开腔,从怀里拿出一截白纱,高高举起。

    众人定睛一看,那白纱显然是凤无殇平时遮面用的——雪蚕白纱!

    雪蚕白纱,乃天山供应皇家之物,当今帝君专门赐予凤无殇制衣所用,这整个龙奚国,也就只有凤无殇一人才有。

    “师傅是如何知晓此事?”苏迷目光凛冽:“若是一早就知道,为何当初不阻止?师傅曾在国师府小住,想要拿到此物,应该轻而易举罢?”

    林绍听此,只觉得胸中剧痛。

    一向依赖他的迷儿,竟然一直向着别人。

    “迷儿,他绝非良人,你不要执迷不悟!”林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愤然模样。

    “师傅才是执迷不悟……!”

    “无需动气,放心交给我。”凤无殇拍拍她的腰身,在耳边说道。

    苏迷只觉得耳朵一热一麻,缩了缩脑袋,随即看着他,淡淡颔首:“我相信你,夫君。”

    凤无殇轻扯唇角,对她安抚一笑,随即看向龙奚帝君:“锦鲤到底死没死,帝君随无殇一看便知,至于这雪蚕白纱,无殇的衣衫面纱,皆由宫中专人所制,不若找赵禹前来问问?”

    龙奚帝君自然相信凤无殇,一声令下就传召赵禹,与此同时,凤无殇领着众人,前去莲池,一探究竟。

    很快,众人全部赶到莲池东岸。

    不同于苏迷曾去过的莲池禁地,此处只是莲池一角,原本里面养着龙奚帝最爱的锦鲤,而此时,却真如那男仆人所说,每一条锦鲤,全都翻了鱼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