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龙套玩转娱乐圈25
    苏迷倏然清醒过来,条件反射将君莫深从身上推下去。

    因为两人都在狭窄的沙发上,被苏迷这么猝不及防的一推,君莫深直接掉在地板上,一头撞上了桌角,痛得他闷哼了一声。

    “赶紧起来,把衣服穿上。”苏迷连忙整理好衣服,就要跑去开门。

    君莫深咬着牙根,一把捞住她的腰身,将苏迷揉进怀里:“迷迷,别管他,我们继续。”

    苏迷一个不防坐在他身上,臀下蓬勃的某物,嗷嗷叫嚣着。

    虽然知道他难受,但还是一手肘顶在他的胸膛上:“臭流氓,正经点。”

    君莫深一把扣住她的胳膊,又开始上下其手:“哪里不正经了,苏迷,我特别正经的想跟你做,我兄弟隐归山林饿了这么久,上次出来透透风,就不被你打成重伤,现在好不容易尝了口肉汤,你却不给肉吃,太不道德了。”

    听着一直响门铃声,苏迷才不管道不道德,原本伸去打他兄弟的手,最后落在君莫深大腿的软肉处。

    君莫深不可抑制的呼吸一重,沙哑出声:“迷迷……。”

    下一刻却“嗷”地一声,痛呼着从地上跳起来:“迷迷,你下手太狠了!”

    她竟然揪他的肉!

    苏迷直接甩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跑去玄关看了看猫眼,猛地把门打开:“晓瑜,你怎么了?”

    “迷迷呜呜……。”田晓瑜抱着苏迷就痛苦不止。

    “先别哭,到底是怎么了?”苏迷将她带到屋里。

    田晓瑜迎面就看见,衣着整齐的君莫深,交叠着修长的腿,优雅而慵然坐在狭窄沙发上,正翻阅着一本财经杂志。

    她是过来人,看着君莫深微微凌乱的墨黑短发,苏迷潮红未褪的脸颊,就知道为什么按门铃这么久,都没人开门的原因。

    想想幸福美好的他们,又想到自己,她更加心酸,抱着苏迷又哭起来。

    “迷迷,林帆那个王八蛋对不起我,我怀了他的孩子,可他竟然背着我,背着我……。”

    田晓瑜边哭边说了半天,都没把一句话说完。

    而君莫深则黑着一张浓稠滴墨的脸,瞪着田晓瑜,活像个吃醋的醋夫。

    苏迷也不管他,拿纸巾给她擦眼泪,将她带到自己卧室里,准备好好问个清楚。

    最后田晓瑜哭够了,才把所有事情告诉她。

    原先签了青橙娱乐,公司让他们去试戏。

    两人形象都不错,一段戏试下来,面试的两位老师,当场就把角色定下来,之后一起去了晚上的宴会。

    可他们刚入宴会没多久,田晓瑜就找不到林帆的人影。

    当时打电话没人接,在场上又找不到人,田晓瑜只好到处寻找,所以苏迷跟君佳琪的事情,她丝毫不知情。

    结果一整晚没找到人,田晓瑜只好回了他们的家。

    直到第二天下午,林帆才满脸疲倦回来,然后整个人就开始发高烧。

    田晓瑜要带他去医院,林帆不愿意,问他去哪了,他说其中一位老师家里出了事,让他去帮忙。

    她当时也没多想,这事就算过去了。

    后来他们试戏的那部青春文艺剧,正式开拍,两人双双入组。

    林帆是该剧的男一号,当晚老师说要给他讲戏,结果快到天亮,他才一身疲惫回来。

    问他怎会这么晚,他说老师给他讲了戏,还对剧本,一时忘记时间就晚了。

    田晓瑜想着,反正不是大晚上跟女演员对剧本,又加上她对林帆的信任,便相信了他。

    一次偶然,她发现怀了孕,原本准备告诉他,结果那几天特别忙,就没找到机会。

    还没等到给他说,她却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有事要发生。

    尤其是每隔几天,林帆就要在晚上出去对剧本。

    一般来说,每拍一个场景,就要换一次场,有时候导演不满意布景,现场还要重新调整场景。

    电视剧不比电影,演员的空闲时间比较多,有的是在片场对剧本,就算在酒店对戏,也不会选在晚上这个敏感的时间点,毕竟人言可畏,又加上狗仔无处不在,总归是有影响的。

    有一晚全组出去聚会,田晓瑜不舒服,林帆就在酒店陪她。

    结果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林帆接了电话,说对戏就出门了。

    她跟踪了他,见他真的进了老师的房间,田晓瑜才放心下来。

    可是前脚刚想离开,后脚就听见一道熟悉的痛吟声。

    她心有不安地趴在门口,仔细一听,一些声音隔着门板传入耳中:“真看不出小帆还是个极品呢,我跟老赵玩了这么久……。”

    “过来,张口,怎么?不愿意,信不信我立马换掉你的男一号。”

    “不要……。”

    当林帆隐忍吃痛的声音响起,犹如一道天雷,狠狠打在田晓瑜身上。

    她虽然知道男男也可以做那种事,但她到死都没有想到,林帆竟是双-性恋!

    田晓瑜完全接受不了,她想要敲门去质问,可她一次又一次举起手,都没有敲下去,却狼狈逃离了。

    她没有回房间,而是跑出了酒店,来到大街上,边哭边跑。

    一阵恶心之感传来,她在街边垃圾桶前大吐特吐,眼泪鼻涕全脸都是,抱着垃圾桶痛苦大哭。

    她有想过去死,可是又不舍得肚子里的孩子,在街边坐了一夜,第二天失魂落魄的游荡了一天,最后想起了苏迷,就跑来找她哭诉。

    ……

    苏迷怎么也没有想到,当时说林帆长得像小受,结果真变受了,而且还被有那方面癖好的导演给潜了,还被双飞!

    她轻叹一声,忙声安慰:“别哭了,你既然决定留下孩子,就好好养胎,青橙那边能请假就请假,不能请,我让君莫深给你想方法解决,但林帆那边……反正我是不赞成你原谅他。”

    “我不会原谅他的,永远不会!”田晓瑜目呲欲裂。

    苏迷轻拍着她的背:“那就别伤心了,为那种渣男不值得浪费眼泪。”

    田晓瑜心里难受极了,一把抱住苏迷:“迷迷,我想回家,我想我爸妈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