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9
    苏迷嘴角微微抽-搐,干笑:“呵呵,那个我年龄尚且还小,不久之后,它们会长大的。”

    见东方凛毫无动容,苏迷再度笑道:“当然,只要师尊愿意,它们也可以在师尊手中……慢慢长大。”

    话落,清晰可见男人平静无波的脸上,出现一道破碎的裂痕。

    苏迷得逞勾着唇,眼底全是狡黠。

    东方凛见她灵动可爱的模样,眸光微闪,放开勒住她腰身的手,就要离去。

    “师尊,别走,你还没有回答我呢。”苏迷一把抱住他的精腰,触手冰凉的肌肤,在燥热的夏夜里,异常舒适。

    东方凛垂下两抹凤翎睫羽,看着腰间不安分的小手,精致眉眼微蹙:“放手。”

    “不放,师尊看了我的身子,要对我负责。”

    苏迷继续死皮赖脸,死活不愿放开。

    东方凛眉头轻蹙。

    他明明在附近布下结界,她筑基的修为,如何会进来?

    还有方才他要一剑刺死她的时候,那道天雷又为何平白无故降下?

    难道真如箴玦预言那般……

    苏迷见东方凛不回答,小手使劲拧了他腰间软肉一把。

    只听见他古井无波的嗓音,徐徐开腔:“明白搬到碧霄宫。”

    苏迷一听,心中狂喜。

    东方凛下瞬便凭空消失,苏迷不由吐槽:“闷-骚。”

    ……

    次日,没有通知任何人,苏迷简单收拾了行礼,立马前往碧霄宫。

    灵虚镜前,东方凛见她直接穿破结界,毫无阻碍进入碧霄宫,心中对那份预言,更信了几分。

    苏迷进了碧霄宫,死皮赖脸住到东方凛的隔壁,随后跑到厨房,做了一大堆好吃的糕点,迈着小细腿,敲响了东方凛的房门:“师尊,快开门呐,我做了好吃的给你。”

    叫喊半天,无人回答。

    苏迷眸中闪过一丝狡黠,原本微粗的嗓音,变得娇-软柔糯:“阿凛~阿凛~快快开门呢,人家端了好多吃的送回来,手好酸哦~~。”

    房内,正凝神调息的东方凛,眉头倏然微皱。

    下瞬,抬手一拂袖,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苏迷得逞窃笑,悠哉走了进去。

    还未等她发嗲出声,东方凛冷然睁开清冷双眼:“日后不许唤那个称呼。”

    苏迷完全不在意他的态度,径自来到东方凛身边,腰身一扭,坐在他怀里。

    东方凛身形一僵,随即冷着脸低喝:“滚。”

    “人家不是已经滚到你怀里了,还要滚去哪儿?不过只要阿凛不嫌弃这营养不良的身材,此时想要跟我一起滚床单,人家也是愿意哒。”

    东方凛冷眸一眯,二话不说,抬手拎起苏迷的衣领,就要将她丢出去。

    苏迷却死死抱住他的胳膊,继而说道:“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是我师傅的师傅,那按辈分,你不就是我的爷爷啊,不要,阿凛是我未来的仙侣,我才不要唤你师尊。”

    某迷没脸没皮的话,成功令东方凛额上青筋微显。

    下瞬,他冷然出声:“本仙尊从未说过,你是本仙尊的仙侣,休要妄言。”

    苏迷一听,态度也强硬起来:“那你让我搬过来干嘛,虽然我这身材此时没什么看头,但不久之后,它们会长大的,而且你看了我的身子,必须负责!”

    不只此生此世,就算生生世世,他的仙侣、道侣还是爱侣,都非她苏迷一人不可!

    苏迷眉眼闪过一丝偏执狰狞情绪,幽幽说道:“不管是何时,你只能属于我苏迷一个人,如果你不要我,而选择其他女人或男人或其它物种,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就连你,我也会让你后、悔、莫、及!”

    东方凛梭然一怔,静静看着她的目光,带了些轻蔑与嘲讽。

    但很快,他就嘲讽不起来,而变成愕然了。

    只见苏迷紧盯着他的花瓣唇一眼,下一瞬便突然将唇凑上去,热烈而有力地肆虐着。

    墨黑瞳孔微微放大,东方凛大脑嗡地一下,一股前所未有陌生又刺激,犹如电流窜过他的四肢、血髓直至灵魂一般,完全忘记将她推离。

    霸道的吻,带着来自灵魂的触动,苏迷生涩撬开他的唇齿,狂肆掠夺着属于他的气息。

    直到快要不能呼吸,苏迷才放过他的唇,意犹未尽舔了舔嘴角。

    然而臀下感受某处微微变化,她将头埋进他的脖颈,低低轻笑出声。

    “笑什么?”东方凛皱着眉,下意识的问道,凉薄轻哑的嗓音,性-感又惑人。

    苏迷像只兽儿般,轻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紧贴着他的耳垂,哑声道:“阿凛的味道不错,我很喜欢。”

    东方凛抿抿唇,最后说出句:“不知羞耻。”

    苏迷将他抱得更紧,肆意挑起一缕银发,缠绕于细长指尖:“可阿凛不是没有拒绝,也没有将我推开么?”

    结果话一落,东方凛直接将苏迷从身上扯下来,丢出门外。

    等他布下好几道封印后,又发现苏迷对自己的结界免疫,于是阴沉着脸,躲进碧霄宫的禁地,一连好几日都没有出现。

    这几日,苏迷将碧霄宫翻了个底朝天,硬是没有找到东方凛。

    最后跑到禁地,却被门口两个冷面神守卫,给生生挡住了。

    苏迷无奈,她在东方凛面前,尚可耍耍赖皮,对别人可不敢。

    回到自己房间,苏迷开始捯饬各种丰-胸的灵丹妙药,同时也没有忘记练习火系仙法,但小日子过得,尚且不错。

    另一边的温言,过得却是各种痛苦,不堪言。

    起初温言觉得,自己见死不救,又不敢对苏迷说出真心话,便一直忍着没有去找。

    可是一连好几日过去,都不见苏迷过来景兰苑看望凤澜儿。

    温言才觉得事情的严重性,想要去寻。

    可凤澜儿却劝说,苏迷怪他们,记恨他们,疏远是正常的,与其找她,还不如她好好静静,等她想通了就会过来的。

    温言不想看到苏迷对他怨恨的眼神,便听信她的话。

    结果又过了几日,苏迷还是没有出现。

    温言坐不住了,匆匆来到外门弟子的住所,却没有见到苏迷的人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