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10
    温言拦下几名外门弟子:“你们有见过苏迷么?”

    几人摇摇头:“他好像数日前就搬离了这里,至于去哪了,弟子们不清楚,难道他又做什么坏事了?仙师,可否需要弟子们将他抓回来?”

    温言皱眉:“什么叫他又做了坏事?”

    几名弟子的其中一位,看了看四周,随即说道:“听说苏迷那小子有龙阳之癖,曾经对一些师兄弟们动手动脚的,还经常偷看别人换衣服。”

    “你也听说了啊,我也听别人说过这件事,那人还说自己就被苏迷摸过屁-股。”另一名弟子附和道。

    “这事我也知道,我还看见苏迷跟一个新来的小师弟,整晚彻夜不归,后来那个小师弟一直喊着后面好痛。”

    “不会罢,真是看不出他是这种癖好,简直……。”

    “住口!”

    温言当即冷下脸来,低声呵斥:“师门重地,哪里容得尔等胡言乱语,天抉,立刻将他们押去刑司!”

    “是,仙师。”

    沙哑一声应承,天抉凭空隐现而出,手中一条黑色绳索轻甩,瞬间将几人绑了起来。

    几名弟子一见事态严重,连忙下跪求饶:“仙师饶命,仙师饶命,我们几个也是听别的师兄弟说的,只是仙师问起来,便如实相告,请仙师饶过我们罢。”

    温言眉心紧蹙,冷冷扫了众人一眼,还是让天抉将人送去了刑司。

    他虽然不相信苏迷是那种人,猜想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但他还是想要问个清楚,便发下指令,派人四周寻找苏迷的踪迹。

    总而言之,有些事只要经人口一说,某些怀疑的种子,多少都会在心底留下痕迹。

    整整两日,温言与众弟子翻遍了整座毓舟山,都不见苏迷的人影。

    失落忧愁而患得患失的情绪,令原本元婴级别降到金丹,不再辟谷的温言,一下子瘦了好几斤。

    与此同时,不好的传言,亦在毓舟山内传开。

    传言苏迷有龙阳之癖,强迫了新来的小师弟,而后多次想要逞凶,那小师弟不愿意,苏迷便起了杀意,最后畏罪潜逃。

    然而就在一日后,有人在后山,无意发现被爆破菊-花,身上还残留火系仙术伤害的小师弟的尸首。

    此事一出,苏迷瞬间成为整个毓舟山的公敌。

    几名仙门长老纷纷逼迫温言,让他发出仙门通缉令,势必将苏迷生擒服罪。

    温言百般劝阻,私下让天抉继续寻找的同时,进入了寝房密室。

    ……

    另一边的景兰苑。

    凤澜儿裹着好几层厚被子,仍是冻得颤抖的半躺在床榻上,听着小珍回报的消息。

    “小-姐你是不知道,苏迷那小子,眼下可是咱们毓舟山的大红人,没有哪个师门中人,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的。”

    “是么,那就好,只是此时还没有她的消息么?”

    小珍摇摇头,也是一脸莫名:“全仙山都翻过一遍了,都没有他的消息,你说,他到底躲哪里去了,不过小-姐,你说他是不是知道,咱们会找他算账算计他,所以提前逃跑了?”

    其实凤澜儿也不知道,她问过系统,结果系统告诉她,没有查询苏迷所在位置的权限。

    她当时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果理了理剧情,猜想定是因为苏迷没死,改变了原文的结局与发展,所以无法查询她的踪迹。

    抑或者是,这种修仙的位面,总有些系统无法进入的神秘境地,苏迷正好阴差阳错进到里面,所以查不到。

    但凤澜儿也没闲着,趁着苏迷不在,直接命令小珍私下做了很多事。

    先是买通几名弟子,故意在温言前去寻找苏迷的时候,让他们说尽苏迷的坏话。

    之后散布谣言,再将那名新来的小师弟引到后山,交由师门几个真正有龙阳之癖的师兄,爆死了小师弟,在制造苏迷犯罪的证据。

    只不过,被温言关进刑司的几个弟子,却还是凤澜儿心头大患。

    凤澜儿眯了眯眼,唤小珍附耳过来,而后耳语了一番,眸中的冷光大盛。

    ……

    碧霄宫所在之地,位于毓舟山最高峰的位置,站在宫殿后的山崖边,入目便是一片无尽的汪洋大海。

    这日,苏迷闲来无事,来到山崖边。

    正想召唤出从东方凛房里拿来的捆仙绳,到崖下采撷炼药的药材,却无意看到海中有一具浮尸。

    定睛一看,那浮尸还穿着毓舟山弟子的袍子。

    苏迷颦眉,唤出捆仙绳将浮尸卷起,微微一使劲,从海中捞了出来。

    咦,这不是先前跟她一起群居的外门弟子么,怎么会掉进海里?

    苏迷用手轻轻一探,见他似乎还有鼻息,立马对他进行了施救。

    ……

    密室中。

    温言将苏迷曾经赠予他的发簪,放在乾坤镜面前,而后口中默念出开启乾坤镜的口诀。

    不多时,只见原本模糊不清的镜面,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只见一道纤细消瘦的身影,慢慢出现在镜中,紧接着,苏迷的脸,出现在温言眼前。

    似乎比起几日前,苏迷不但没有瘦,反而还圆润的许多。

    温言静气凝神,一瞬不瞬看着镜面,试图看出苏迷的所在地。

    然而下一瞬,一道刺眼的紫色光芒大盛,从镜中直接反射到温言身上。

    他猛地后退踉跄了好几步,刚勉强站稳的同时,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涌,喉中一阵腥甜之意,温言大吐一口鲜血来:“噗——!”

    但随即,他怔怔看着已然恢复模糊的镜面,心底愈发不安的惊慌起来。

    那道紫色的仙光,分明是师傅在碧霄宫布下的结界,难道这几日,苏迷人在碧霄宫?

    可是为什么他会在师傅那里?

    连他这个亲传弟子,在没有师傅的召唤下,都不得入内的禁地,为何苏迷会进去?

    到底在他不在场的时候,苏迷与师傅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苏迷没有向他禀报一声,就断然搬离?

    温言脑中一片混乱,怎么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原地坐禅调息,勉强化解那道紫光在体内继续伤害的强大力量,而后步履匆匆离开别院,前往碧霄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