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11
    温言很快来到碧霄宫,却被两名守卫挡在门外。

    “我要见仙尊。”

    “仙尊此时正在闭关,未经传召,任何人不得进殿。”守卫冷着脸,面无表情阐述着。

    温言凝眉:“这几日,碧霄宫可曾进去什么人?”

    虽然被乾坤镜反射的紫光所伤,但他还是想要亲自确认,苏迷到底在不在这儿?

    一名守卫见温言是东方凛的亲传弟子,不由开口道:“前几日确实有一名弟子,进入了碧霄宫。”

    “是仙尊亲自吩咐,让他通行的?”

    温言微微睁大眼眸,虽然心中有数,却还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两名守卫无语看了温言一眼,似在说:这不是废话了,整个碧霄宫能做主的,自然只有仙尊一个,仙尊不开口,谁敢放人进去?!

    温言脑中很是混乱,还是想不明白,为何向来冷清避世的东方凛,突然会对苏迷这般特殊?

    他在此没有逗留,而是转身踱步离开。

    ……

    别看碧霄宫占地面积挺大,能住人的地方,除了东方凛与苏迷的房间,只有距离很远又偏僻的几间客房。

    苏迷将那名外门弟子带回来,为了省麻烦,直接安置在自己房间的侧室里。

    其实,苏迷先前并不精通医术。

    东方凛躲进禁地之后,她闲来无事,只好在他书房里,找了几本医书来研究。

    前几日,因为修为上升一个层次,拥有了空间。

    她一个人不想待在空荡的房间,便钻进与外界有时间差的空间里,用心潜修。

    外界过去五日,空间里却整整过去五个月。

    加上苏迷似乎在医术特别有天分,炼药、治疗、研毒等方面,短短数月,便小有成就。

    甚至,连带着原本平坦的胸前两小点,都变大了许多。

    为了不影响发育被束缚,苏迷去掉了裹胸布,只穿一件单薄的衣衫。

    如今救了一个男人回来,怕他醒来发现自己的身份,便趁他昏迷时,进了内室,重新缠上裹胸布。

    刚穿戴整齐,迈步来到侧室的门口。

    只见一道淡金色的光芒一闪,一张熟悉的脸,立时出现苏迷的面前。

    “温渣……师傅!”苏迷下了一大跳,差点喊错了称呼。

    毕竟在空间里呆了五个月,加上她又不是真正的原女主,难免对温言生疏了些。

    但温言却是不同的心境。

    才区区几日不见,他就不想唤自己师傅了?

    他这般陌生诧异的神色,是不希望见到他么?

    温言的心,微微一窒,心口像似被钝物砸破了一块,灌入极致寒冽的冷风。

    他竭力克制着情绪,可双手还是扣住了苏迷的双肩:“为什么不告诉为师你在这里?为什么让为师担心?为什么才几日不见,就对为师如此疏远?”

    还能为什么?

    之所以不告诉任何人她的行踪,为的就是想让温言担心,受点小煎熬呗。

    毕竟这男人先前认定自己喜欢他,如今又凭空消失,他一定会患得患失,过不安生。

    果然,看他的样子,好像是瘦了好几斤。

    “叮!男主好感度加2分,总好感度90分,宿主,泥是最棒哒!”

    “叮!男主好感度加3分,总好感度93分,宿主,泥好腻害哟!”

    系统的语音提示响起,苏迷不由勾了勾唇角。

    然而下一瞬,侧室内却突然传来一道闷哼声,只听见嘶哑的男声,难涩响起:“好痛,不要,不要……。”

    温言身形一震,突然联想到仙门内的传言——难道,苏迷真的杀了那个新来的弟子?!

    苏迷见他一脸深谙莫测,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但下刻,却听见“叮”一声,系统提示男主好感度减了10分,变成了83分!

    苏迷一脸莫名,随即想他应该是误会了什么。

    刚想解释,温言已然一脸沉痛,死死扣住她的肩膀,将苏迷拖出了门外。

    温言的手劲很大,苏迷忍痛咬着唇,挣扎了起来:“师傅你做甚,你要带我去哪?”

    “去你该去的地方。”温言冷着脸说了一句。

    苏迷更加疑惑了。

    见他这幅模样,明显动了怒,是她哪里惹到他了么?

    抑或是……

    苏迷突然想到一个人——凤澜儿!

    她作为女配逆袭者,不可能会老实待在景兰苑养伤,一定会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使劲往她身上抹黑。

    此时见温言这幅样子,苏迷觉得自己猜想的没有错。

    只是,她苏迷可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

    再者此时的她,确实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依照温言的性子,定会将她送到刑司,但没在弄清楚事情之前,她并不想,为了赚取一点好感度,像第二个位面那样使用苦肉计。

    苏迷当即默念口诀,运起火系灵根的防御术。

    温言只觉得手心一灼,条件反射放了手:“你这是要违抗师命?”

    苏迷后退了一步:“师傅二话不说,直接动徒儿动粗,最起码也要给个理由罢。”

    温言一听,对苏迷甚是失望。

    他分明是犯了错,竟然毫无悔改之心,还跟他顶嘴!

    “你做的丑事,如今已经传遍毓舟山,为师看在你我师徒情分,亲手将你交由刑司处置,各门长老尚且卖为师一个薄面,对你从轻发落,但若是违逆反抗,别说是他们,就是为师,亦定不饶你!”

    温言不容置喙的强硬态度,不由令苏迷皱了眉。

    “徒儿做的什么丑事,徒儿怎么不知道?师傅切不可,胡乱往徒儿头上安!”

    见苏迷仍是不知悔改,温言声色俱厉:“你女干杀新来的弟子在先,抛尸后山在后,如今将男人带到碧霄宫里逞凶,还真是猖狂的很!”

    听完温言的话,苏迷再也忍不住,放声苍凉大笑起来。

    “师傅啊师傅,徒儿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么,你觉得徒儿,会做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么?”

    温言当即住了口,英俊的面容上,闪过一丝迟疑。

    “若你真是无辜的,那便随为师前往刑司,到时自然会还你一个公道。”

    苏迷自然不愿意。

    温言失望透顶,抬手从袖中唤出一条金色绳索,直接将苏迷绑去了刑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