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12
    温言虽由元婴降为金丹之期,但对比苏迷小小筑基修为,显然一个天一个地。

    仅仅眨眼功夫,苏迷就被温言以转移之术,直接带到刑司。

    紧接着,入目眼帘的,便是各种刑罚道具,以及正在鞭打的受刑者。

    刑司之首赵泽,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走过来:“仙师怎会来此?”

    “他便是苏迷。”

    赵泽微微挑眉,来到苏迷面前,上下打量了起来。

    他长得人高马大,身材魁梧又壮-硕,只是这么往苏迷面前一站,显得她像个孩童一般。

    却听见赵泽倏然笑道:“仙师怕是弄错了罢,这孩童般小身板,不可能是杀害新来弟子的凶手。”

    那新来弟子跟自己差不多高,修为虽没到筑基,但也不差。

    苏迷小胳膊小腿的不说,最重要方才扫了一眼他的下半身,完全小的可怜,而新来弟子某处部位,那叫一个战况惨烈。

    所以很显然,凶手不可能是眼前的男娃娃。

    苏迷眉目满是嘲讽,抬眸看向温言:“师傅,看来赵刑司都比您分得清黑白是非。”

    这巴掌,算是赵泽替她打了!

    温言对上苏迷嘲讽的双眼,眸光一闪,随即堪堪移开,看向赵泽:“怎么说?”

    赵泽扫了眼苏迷的下半身:“他那活儿看起来太小,不像作案的工具。”

    “谁说不能的,或许他是吃了药物所致呢。”一道凌厉女声,从苏迷身后响起。

    这声音,不是凤澜儿身边的贴身丫鬟小珍,又能是谁?

    苏迷回过头一看,只见小珍红肿着双眼,从门口走进来。

    温言前脚刚把自己抓来,她后脚就跑来了,看来定是凤澜儿的授意了。

    凤澜儿,凤澜儿,真是侮辱“凤”这个姓氏。

    赵泽见来人,不由挑挑眉:“怎么,小丫头这是在质疑本刑司的话?”

    小珍见赵泽含笑却狠戾的眉眼,想起先前在此处受到的非人折磨,不由打了个冷颤。

    但她也没忘记小-姐吩咐的话,于是挺直了腰杆:“小珍自是不敢质疑您的话,只不过那新来的弟子,死的如此凄惨,赵刑司一定要为他讨回公道啊!”

    苏迷听到这里,突然讥诮勾着唇,当即问道:“你这般关心死者,莫不是你与死者有关系?”

    小珍喜上心头,立马顺着苏迷给的梯子往上爬。

    她拿出小手绢,擦了擦红肿的双眼,随即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其实我本名乔珍,那死去的乔之捷,正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弟弟。”

    果然是意料之中的狗血梗。

    苏迷轻笑:“你不会是见到乔之捷尸身上,有什么胎记或是伤疤,所以才认出他这个弟弟来的罢?”

    小珍一愣,下意识点了点头,但心里却在疑惑。

    小-姐教给她的话,他怎么会知道?

    这时,苏迷又道:“那接下来,如果我不承认自己是凶手,你们会不会就要检查我的身体,如果我不同意,你们会不会强行把我扒-光?”

    小珍满眼惊愕看着苏迷,眸中全然不敢置信。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苏迷看向温言:“所以,若是他们执意要扒我的衣服,师傅也任凭他们那样做?”

    温言怔怔看着苏迷,眸光微闪。

    他自是不愿意的。

    但是,若能证明他的清白,即使牺牲一下,也无碍罢,毕竟大家都是男人。

    苏迷一眼就看出他的意思,不禁凉薄一笑。

    当初原女主怎么就瞎了眼,看上这么个孙子似的男主?!

    别人说什么,他便认为是什么,不相信自己,反而听信他人谗言。

    先是火场里的见死不救,后是此时对簿刑堂,这男人到底能渣成什么程度?

    当初东方凛是不是脑子抽了,才收他为徒的?!

    小珍见苏迷一个小男人,与温言眉来眼去,不禁有些犯呕。

    她沉默了一瞬,直言道:“既然如此,若是你能脱-衣证明你是无辜的,那我便向你道歉。”

    苏迷暗自冷哼,看来她想的没有错。

    凤澜儿之所以做这么多事,目的主要想看她被同门追杀,或是被验身侮-辱。

    而两个结果,要么让她死,要么让她含辱而终。

    可是此时若是她说自己是女子,免不了还是被人检查。

    苏迷冷冷勾着唇,心想:不可能每一次,东方凛都会出现帮她。

    而眼下,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让他们验她的身!

    苏迷当即默念口诀,周身一米之内,迸发出一层炙烮灼灼火焰,只是那束缚在身上的绳子,却仍然没有被烧断。

    但她已然管不了这么多,趁他们不注意,迅速一个闪身,掠身飞出刑司。

    正当她急速朝碧霄宫方向掠去,一道淡色金光闪烁,温言已然隔着一层火焰,捞上了她的腰身:“迷儿,你莫要执迷不悟。”

    “不悟你辣鸡麻个痹,你特么放开我!”此时的苏迷,再也不给他一点面子。

    然而下刻,当她看见随后而来的赵泽与绀离等人,心想是逃不掉了,便安分下来,召唤系统:“立马帮我通知东方凛。”

    可还未等系统回答她,赵泽等人已然来到她的面前。

    “男子汉大丈夫,不就是验个身么,瞧你那点出息。”

    苏迷轻嗤,吐出令人震惊的话语:“你觉得你们几个大男人,要验我一个小女子的身,我会愣站着,任由你们验?”

    在场众人,以及开始围观的弟子们,皆一怔。

    但随即,扫了眼苏迷平坦的身板,纷纷质疑。

    “他怎么可能是女人?!”

    “就是,真是好笑了,难不成为了躲避自己作的果,把自己给切-根了么?”

    “啧啧,咱们不说话,静静看他作死。”

    ……

    温言从一瞬间惊愕复杂的情绪中醒来,当即皱起眉头:“迷儿切不可胡言,待赵泽检查过后,一定会还你公道的。”

    “她的公道,本仙尊自会替她讨回来,不劳你自作主张。”

    这时,一道犹如来自天际的靡靡梵音响起。

    紧接着,紫色流光梭然一闪,手中原本抓着的人儿,已然凭空消失。

    温言与众弟子定睛一看,但见银丝白发的东方凛,只穿着一袭单薄绛紫纱衣,将苏迷紧紧拥在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