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13
    苏迷怔然看向发丝沾着水露,身上穿着单薄纱衣的东方凛,心房最为柔软的一处,似被什么东西重重一撞,瞬间红润了眼角:“阿凛……。”

    听着她带了哭腔的柔糯嗓音,东方凛只觉得心口微缩。

    向来波澜不起的清冷眼眸,泛起一抹连他都未察觉的心疼之色。

    得知有人闯入碧霄宫之时,他正在极寒禁地冰潭中浸身,待穿衣出了禁地,催动灵虚镜的那瞬,已然看见苏迷被众人围堵的一幕。

    情急之下,东方凛顾不得自己衣着是否得体,便直接赶到了此处。

    幸好,他来得及时。

    然而,当东方凛清冷的目光,落在绑着苏迷的绳索上,一双精致眉眼梭然寒冽,周身无形萦绕的威慑力,令在场众弟子,生生退了好几步。

    众弟子以及匆忙赶来的各门长老,皆下跪的下跪,行礼的行礼,扬声高呼:“拜见仙尊!”

    东方凛没有丝毫回应,只是虚指一点,解开苏迷身上的绳索。

    却见外露肌肤上,勒出的红痕时,冷冷眯起眼,抬起苏迷的手,念了一道口诀。

    只见苏迷纤细的指尖,立时迸出一道紫色火焰,顷刻间,便将金色的捆仙绳,焚烧成寸寸灰烬。

    原本筑基修为的苏迷,不可能焚烧掉,温言金丹之期幻化的捆仙绳。

    但对于已近大乘的东方凛,显然是轻而易举。

    温言见两人这般亲密,胸腔中一片酸涩复杂,更衍生出另一种隐晦的念头。

    难道师傅他……喜欢上了苏迷?

    温言紧抿着唇,心中冒出这一想法的瞬间,呼吸都有些困难。

    “小言,你且说说怎么回事?”

    温言竭力压制心口不适,禀道:“启禀师傅,前几日,新进弟子乔之捷被人女干杀,抛尸后山,身上带有火系术法的伤害。

    而先前有人曾见过,乔之捷与苏迷彻夜不归,回来后一直叫唤着……身上某些部位痛,如今乔之捷遇害,徒儿便将他带来刑司审问。”

    他顿了顿,看了眼苏迷,随后又道:“赵刑司觉得他不符合作案工具,我等便想以验身为证,还他清白。”

    “所以,你便私自闯我碧霄宫,将她绑了过来。”东方凛毫无温度开腔。

    温言当即朝他作了一揖:“私闯碧霄宫是徒儿的错,只是因为当时情况紧急……。”

    “为师问你,你可知私闯碧霄宫的后果?”

    温言眉头微蹙,满脸凝重地道:“徒儿自然知晓。”

    东方凛凤翎睫羽轻掀:“温言未经传召,私闯碧霄禁地,得以九幽冥狱焚刑三日,任何人不得求情。”

    “是,仙尊。”在场众弟子恭敬应声。

    跪在人群中的小珍,抬眼偷偷看着东方凛。

    惊艳的同时,心想苏迷这臭小子,不知哪里踩了狗-屎运,怎么每回都有仙尊相助?

    真是邪了门!

    但她想着自家小-姐,设计的计划这么完美,仙尊就算再向着苏迷,但面对一条人命,定不会包庇袒护他罢。

    于是双膝跪地而行,来到最前方,一脸悲愤道:“仙尊在上,小女乔珍,那乔之捷是我失散多年的弟弟,如今被此人杀害,仙尊公正清明,一定要为小女做主啊!”

    苏迷心想,凤澜儿定是给她洗了脑,不然这小小的丫鬟,不可能总是不怕死的撞上来。

    她不由勾唇嗤笑:“你们栽赃陷害就算了,最起码也要弄清我的性别,我说了,我不是男人,我是女人……。”

    话音未落,苏迷只觉得头顶束发的玉带,倏地一松。

    霎时,三千青丝,宛若泼墨般飞垂而下。

    苏迷抬眸看向东方凛,只见他拥住自己的腰身,面对在场众人。

    下一瞬,清冷寡淡的嗓音,带着不容置啄的威严,高调宣示道:“从此刻起,苏迷便是我东方凛唯一的仙侣,她所到之处,皆如我亲尊所临,若有丝毫不敬,立即废去仙门所有修为,并逐出毓舟山,永世不得入内!”

    众人皆是大惊,而温言更是错愕惊恐。

    苏迷受到的惊吓,也不比他们少,只是侧脸看向东方凛的时候,绒薄细长的凤眼,却被两片凉薄而柔软的唇瓣,极轻碰触了一下。

    这一猝不及防的状况,更是令苏迷有些呆愣。

    这男人怎会主动亲她?

    苏迷尚且未想到原因,东方凛看向温言,低低通知了一声:“小言,日后她便是你的师娘。”

    师娘?!

    这么说,苏迷真的是个女人?!

    得知这个事实,温言觉得自己的心结,终於解开了——他喜欢的不是男子,而是一名女子。

    但是……

    当他知道她是女子的那一刻,却又被敬爱的师傅告知,苏迷成为了他的师娘,温言表示完全不能接受!

    “师傅莫不是开玩笑罢?”

    这时,苏迷勾起嘴角,双手揽上东方凛的脖子,在他鲜艳欲滴的花瓣唇上,轻轻亲了一口,而后灿烂笑着看向温言。

    “师……哦不,此时我应该跟阿凛一样,唤你小言了。”

    苏迷顿了顿,又道:“小言,阿凛并没有开玩笑,也不喜欢开玩笑,我是女子,此刻是阿凛的仙侣,你的师娘。”

    身体突然传来一阵剐心的痛楚,五脏六腑就像被利刃,狠狠切-割捣碎,满是鲜血淋漓,温言只觉得脑中嗡的一声,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感知。

    除了那一声“师娘”以外,再也听不见其他的话语。

    苏迷见他僵硬如的石雕的身子,心里一阵痛快,但随即微噘着小嘴,看向东方凛:“阿凛,小言好像不喜欢我这个师娘。”

    “他不用喜欢,本仙尊喜欢就够了。”

    东方凛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却令苏迷心下猛地一悸,她温顺站在他的身边,甜蜜弯着唇,没有说话。

    怎么办,她好像越来越喜欢,他这副禁欲的脸,说出撩-人的话了。

    ……

    眼下这幅情景,完全是小珍没有预料到的。

    原本的臭小子,怎么会突然变成女人,还荣升为仙尊的仙侣?

    小珍心中隐隐有些不安的预感,正想不动声色的离开,只见一道紫光一闪,便被东方凛施法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