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冷情师尊求双修25
    苏迷像根紧绷的弦一般,死死绷着身体,连最起码的呼吸,都做不到。

    直到东方凛狠狠抵着她,彻底释放的那一瞬,沙哑动情又霸道的宣示,传入耳边。

    苏迷这才破泪为笑,一口咬中了他的肩头:“他已是过去,未来的日子,只会有你,只有你。”

    闷-骚的男人,真是令人又恨,又爱又无奈。

    可只要她喜欢他,他只要自己一个,她就愿意包容一切,包括他的小性子和小脾气。

    毕竟人无完人,不完美才最真实。

    对她而言,在一个又一个的位面中,能与他相见相爱,那才是她在彷徨荒芜的快穿任务中,唯一的精神力与曙光。

    两人并没有因为温言事件,而陷入冷战,反而比之先前,因为那一场意外在一起,增添了几分情感的奠基。

    甚至,因为确认彼此心意之后,两人的身与心,更加亲密的靠近。

    ……

    次日,祀誉暴毙的消息,在整个毓舟仙山传开。

    第一发现祀誉尸体的人,是平时照料祀誉的一名外名弟子。

    他像往常一般,按时送食物,却不想,一打开门,就发现祀誉右手套在受伤的部位上,双目惊讶爆睁着,看向斜上方的位置,已然毫无声息。

    温言是第二个来到现场的人,四处勘察了遍,并未发现任何疑点。

    刑司赵泽检查了祀誉的尸身,也未找到致命外伤,最后直接判定祀誉自然死亡。

    然而当天下午,几位长老之首的青木长老,却在房中发现一面古镜。

    当他浏览过绝对说服力的一幕后,直接召集其他各位长老,以及温言、凤澜儿与绀离等人,在大殿召开紧急议事。

    凤澜儿心有不安,却不得不出面。

    当她与绀离进了大殿后,青木长老直接命人将两人双双捉了起来。

    绀离并未作何反抗。

    凤澜儿却可怜兮兮着一张脸,装傻到底:“不知澜儿到底犯了什么错,让众位长老如此劳师动众。”

    “你当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这时,身着紫色同系衣袍的苏迷与东方凛,凭空出现在大殿之中。

    “拜见仙尊,拜见祖师奶奶。”众人连忙跪拜。

    东方凛倒是没有任何反应,而苏迷却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能不能不叫祖师奶奶,叫仙姑也行啊!

    当然,苏迷只是这般想想,跟着东方凛走进去的同时,看好戏般,睨了眼我见犹怜的凤澜儿。

    凤澜儿怨恨又妒忌地瞪向苏迷,随即故作无辜看向东方凛:“澜儿不知,还请师尊指明。”

    东方凛一个正眼都不给她,带着苏迷来到大殿首位坐下。

    见东方凛不理自己,凤澜儿扁扁嘴,哭着一张小脸,看向温言:“师傅,你要为澜儿做主啊。”

    温言自从苏迷进来之后,一双眼睛,便死死盯着苏迷。

    那毫不掩饰的目光,看的几位长老都轻咳了好几声,可还是不顶用。

    直到东方凛淡淡冲着他睨了一眼,温言这才将目光收回。

    这时,青木长老向东方凛呈上那枚古镜,禀道:“启禀仙尊,温言门下弟子祀誉今早死于非命,这镜中显出的凶手,正是场上的凤澜儿,我等正要按照门规,将她逐出仙门。”

    东方凛瞟一眼熟悉的古镜,自是心中了然。

    他并没有接,而是拿起苏迷的小手,在掌中把玩:“既然证据确凿,便按规矩行事便可。”

    苏迷笑了笑,像似讨好般,轻轻勾了勾他的手心。

    东方凛眸色微深,大力攥了下苏迷的小手,念了句静心咒,才压下被她轻易挑起的慾望。

    青木长老收回古镜,直接递交给温言:“凤澜儿是你的徒儿,便由你亲自惩戒并逐出仙门。”

    温言见到古镜的那一瞬间,立马确认了古镜的出处。

    他先是看了东方凛一眼,但眼睛又不由自主落在苏迷脸上。

    东方凛隐着微愠的气息,冷冷看了他一眼,温言这才垂下眼帘,抬手一拂古镜,模糊的画面,瞬间在镜面上隐现——

    “澜儿,你终於是我的了!”

    “嗯,哦,狠一点,用,力——啊啊啊!”

    ……

    温言只是看了一会,便面色一红,再也看不下去了。

    他当下一脸失望看向凤澜儿:“祀誉平日待你如何,你自是明白,你怎可忍心将他杀害?”

    饶是凤澜儿再不要脸,被人当场观看那般赤身露体的场面,也禁不住红了脸。

    但她随即脑子一转,立马狡辩道:“师傅,澜儿只是牺牲自己为师兄治病,从未想过害他,但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死了……。”

    见凤澜儿狡辩,将整个画面都看完的青木长老,立马拿过温言手上的古镜:“孽女,真是死不悔改,今日老夫倒是要看看,接下来你怎么狡辩?!”

    说罢,青木长老只是轻轻一拂,被放大好几倍的画面,立时在半空中隐现而出。

    不堪入耳的声音,瞬间传入在场每一位的耳朵里。

    苏迷刚要抬头去看,就被东方凛封住了视觉与听觉。

    但也不全是,因为下一刻属于东方的声音,便传入她的耳中:“你若真想看,等下回本仙尊nong你的时候,让你看了够。”

    苏迷暗骂了一声,臭流氓,抬手就砸上每次让她又痛苦又快乐的地方。

    东方凛一个不防,被她砸个正着,却故意似得,伏在她耳边,极致销-魂的shen-吟了一声:“嗯……。”

    苏迷不禁咽了咽口水。

    东方凛勾唇轻笑,轻轻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喜欢的话,下一次唤给你听。”

    身形猛地一颤,苏迷脑中瞬间一片空白。

    这男人高冷时就是禁欲男神,撩起来完全就是老sao-包,太特么……让她又爱又恨了!

    只是苏迷不知道,当在场所有人都在看凤澜儿现场版时,只有温言一人,将视线落在东方凛与苏迷两人身上。

    同时也清晰看到,两人是如何暧-昧的互动、调-情的。

    温言死死盯着女子眉眼间,那藏不住的娇-软妩美,只觉得胸腔一阵气血翻涌,喉中立时猛地涌上腥甜之气,“噗”一声大吐了一口鲜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