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远古兽世生存记14
    那女人被俨然眼前的一幕,吓到说不出话来。

    长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晶莹的泪水,紧咬着嘴唇,看起来好不可怜。

    原以为这幅我见犹怜的表情,男人见了都会心生怜惜,而这里又是兽人世界,最原始生理慾望支配的兽人们,一定会可怜她,向着她的。

    然而夜伽罗,却从始至终一直阴冷着脸,甚至因为那女人越发可怜的模样,紧紧皱起了眉头:“本神让你滚出去!”

    那女人被夜伽罗身上那股威慑力,吓的身形微颤,连忙可怜兮兮看向苏迷:“姐姐~~。”

    那一声婉转软糯,又带着几分脆弱的意味。

    一向善良的莱恩,不忍心地看了苏迷一眼,似带着劝说之意。

    但深知这女人恶心行径的苏迷,却差一点作呕。

    上一次就是个绿茶女表,如今又演起黑心白莲花,还真是让人厌恶至极。

    没错,眼前异常熟悉的脸,已然就是在修仙位面见过的旧识“凤澜儿”!

    而眼下这幅演技满满的模样,就算她的长相与“凤澜儿”有些不同,苏迷也知道,她一定是那个逆袭快穿者了。

    只是,这本兽人文中,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人物,对方的快穿系统,是不是也太逆天了!

    敢情这是随便崩着位面玩啊,位面空间不管么?

    “姐姐,我真是你的妹妹,虽然随我妈姓,名叫风澜,但因为父亲喜欢看波澜壮阔的大海,所以我妈才特意给我起了这个名字。”

    虽然话是编造的,但风澜确实是她的真名。

    当初她成功绑定逆袭系统,靠着牛比哄哄的系统和金手指,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很多任务。

    可却在那修仙的位面,莫名栽在“女主”手里。

    结果,绀离折磨了她上千年,她回到空间才知道,原来修仙位面中,还有另外一个女主系统。

    她不甘心。

    如今抵上一切,甚至包括她的灵魂,她也要毁掉这女人!

    苏迷静静站在那里,听她把话说完。

    下一瞬,便冷冷勾起唇,挣开夜伽罗的束缚,抬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打在她脸上:“啪——!”

    巴掌响起的那一瞬,风澜眼中闪过得逞的冷光,但随即就不敢置信看向苏迷:“姐……。”

    “啪——!”

    结果那声“姐”还没有叫出声来,苏迷抬手又是一巴掌打下去:“你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打你么,如今我成全了你,你怎么连句谢谢也不说?”

    风澜看似因为疼的眯起眼睛,实则是掩住她眸中的恶毒。

    她咬着唇,质问道:“姐姐,你怎么可以打……唔!”

    风澜这回倒是多说了几个字,可惜话还是没说完,就被迎头飞来的木桌,狠狠砸中了脑袋。

    砸的她两眼一黑,直接晕在了地上。

    苏迷回过头,就看见正收回蛇尾的夜伽罗,朝她邪肆妖冶眨了眨眼睛。

    紧接着,微微发麻的小手,被他包在大大的掌心中,轻轻揉着:“小东西想打那肮脏的东西,直接告诉本神便是,疼不疼?”

    苏迷摇摇头:“不疼,只是打了肮脏的东西,咱们得洗洗手。”

    夜伽罗嘴边的笑意更深,低头在苏迷唇上啄了一口:“真是可爱又可口的小东西。”

    苏迷眼角抽了抽。

    果然,这色蛇就是个无药可救的直白污!

    站在一边,被虐的单身狮虎兽莱恩,看着被砸的头破血流的风澜,挠着脑袋开了口:“是不是我做错了事,给你带来麻烦了?”

    苏迷来到风澜面前,用力踹了她几脚,见她丝毫没有动静,这才对莱恩说道。

    “这女人虽然不是我妹妹,但我却是认识的,她喜欢装可怜,会故意引-诱雄性跟她交-配,当然,如果你喜欢她,我不会阻止,只要你能接受,她以后会有很多的伴侣。”

    “我没有喜欢她!”莱恩当即反驳,目光灼灼看着苏迷。

    他喜欢的,一直是她,虽然她有了伴侣,可他也不会随便喜欢别的雌性。

    苏迷静静看着他,轻慢说道:“你在什么地方捡到的她,就把她送回去,这女人留在这里,一定会毁了整个狮虎族。”

    莱恩一听,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抱起昏迷的风澜,走了出去。

    苏迷看着莱恩离开,回头就对上夜伽罗幽深莫测的墨瞳。

    她半开玩笑的勾了勾唇:“怎么?觉得我做的太狠毒了,还是你看上她了?”

    夜伽罗一瞬怔然,随即轻挑眉稍,拉着苏迷走出了门。

    来到刚挖没多久的水井边,她这才明白,他是真的要给自己洗手。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苏迷边笑边道。

    “被那种肮脏的东西碰了,必须洗干净。”夜伽罗满眼皆是不屑与嫌恶之色。

    苏迷眸光闪了闪,张口问道:“但那女人长得比我都漂亮,皮肤也比我白,嗯,手感也不错,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动心?”

    女人都喜欢问这些问题,苏迷也是平常人。

    虽知他与别的男人不同,但还是忍不住问出来,更想知道他会如何回答?

    其实,男人一般都不喜欢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一旦回答,女人会有更多的假设,结果又是问个没完没了。

    可夜伽罗不同,他对他的小东西,有足够的耐心和……精力。

    他将苏迷白嫩的小手洗干净,重新握在掌心,抬起一只手,描绘着她的眉眼:“再美又如何,能美得过本神?皮肤再白又如何,手感再好又如何,她始终不是你。”

    苏迷眸光闪烁,满眼透着浓重情愫,细细看着他的一颦一蹙。

    说话间,夜伽罗将拇指探进她的口中,摩-挲着她的舌,邪肆出声:“本神自从看过你的身子,眼里再也容不下别的雌性,尝过了你的味道,一切的美味,对本神来说,都是乏味,都不及你。”

    话落,夜伽罗低头就封住她的唇。

    与此同时,长长的蛇尾缠上她的身子,将她扯进屋子里。

    既然她不能完全信任自己,那他就用行动去证明,显然这是最好最快乐的法子。

    随着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不多时便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靡靡之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