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章 远古兽世生存记18
    “要洗自己洗,我是不会给你洗的!”

    结果说完这一句,她手中就多了个东西。

    苏迷手一抖,差点没把手中舀水木瓢给捏碎,但下一刻就听见夜伽罗低声蛊惑的说道:“小东西,你帮它们洗,本神帮你洗。”

    某色蛇说完,就要伸手去洗。

    眼见就要碰到自己,苏迷手下猛地一使劲,想让他吃吃苦头。

    谁料,那手中长着微小倒刺的棍子,一下子就缩了进去,缩了进去,缩了进去……!

    苏迷顿时一阵风中凌乱。

    原来是真的,这东西还真能缩啊!

    “小东西,毁了它们,你就没性-福了。”夜伽罗轻叹一声,放开她的手。

    苏迷当即哼声道:“你不是有俩么,毁了一个,我反倒轻松些,不用受那么多苦。”

    话落,夜伽罗张口就咬住她的脖颈:“小东西,你怎么这么可爱,真相一口吞掉你。”

    “吞吞吞,你倒是吞个给我看看……唔!”

    苏迷话音一落,下巴就被夜伽罗一把扣住,吞去她所有抱怨的声音。

    ……

    三日后。

    前去死亡深渊的埃里克,率着一众犀牛族兽人,来到狮虎族部落。

    经兽人守卫通传了族长费格森,之后带着埃里克,以及两名犀牛族兽人,来到苏迷居住的房门前。

    埃里克双手呈上两株血莲,被兽人扶着,单膝跪在地上:“伟大的兽神,血莲已经取来,请兽神饶过我犀牛一族。”

    不多时,随着“吱呀”一声,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紧接着,一身兽皮长裙的苏迷,从房里走出来:“交给我就行……了。”

    当苏迷见到,断了一只腿浑身是伤的埃里克时,心里替原女主稍稍痛快了一下,但下刻便接过他手中的血莲,转身离去。

    埃里克这一世,除了之前那一次追赶,并未跟她过多牵连。

    如今断了一只腿,只要他不兴风作浪,夜伽罗那边自然不会对他们怎么样。

    “请留步。”埃里克看着离去的身影,突然开了口。

    苏迷并未回头,只是顿住了脚步。

    埃里克定定看着她的背影,想了半天,都没想到自己突然开口的原因。

    这时,苏迷忍着不耐的性子,开了口:“什么事?”

    埃里克摇了摇头,之后才发现苏迷根本看不到,于是恭敬道:“之前是我的不对,还请您不要怪罪,兽神那边……。”

    “他想做的事情,我不干涉也不过问,但只要你们老实点,他也不会如何,你们回去便是。”

    说完,苏迷直接关上门。

    埃里克刚想再度开口,狮虎族族长费格森立马哼声道:“兽神的伴侣都发话了,你还敢去打扰?”

    “可是兽神还没有……。”

    “你们犀牛族真是脑子不转弯,兽神伴侣的意思,是让你们回去老实带着,不要再欺负弱小的兽人族,兽神自是不追究。”

    族长费格森说完,不再管他们,转身离去。

    埃里克怔然想了想,心想只要兽神放过他们犀牛一族,那就行了。

    于是让两个犀牛兽人,将他扶起来,而后率着一众伤的伤、残的残的兽人,回了犀牛族部落。

    ……

    苏迷将两株血莲拿进屋里,看向夜伽罗:“你要这血莲做什么?”

    “小东西,你给本神解药,本神就告诉你。”夜伽罗邪魅着风-情眉眼,勾着唇。

    然而话语中,却含了近乎咬牙切齿的味道。

    苏迷摇摇头,一脸无辜又诚挚:“我没有解药,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没有解药。”

    “小东西,等这药效过了,本神一定nong死你!”

    夜伽罗猩红着双眼,死死瞪着苏迷。

    后者更是笑的嚣张:“这可不能怪我,那草药,可不是我让你吃的。”

    事情发生在两天前。

    苏迷觉得,家里野菜和蘑菇不多了,准备去后山采点,就跟夜伽罗一起去了山谷。

    结果在挖野菜的时候,苏迷见到一种麻醉效果的草药。

    她想着,夜伽罗最近肉吃得那么多,却还是时时“欺负”她,于是挖出那麻醉草药,疑惑的问道:“夜,你看这是什么?”

    另一边,好久没有觅食的夜伽罗,正伸着蛇信子,想要吞吃几只蝴蝶。

    听见苏迷叫他,立马扭动着蛇身过去。

    夜伽罗接过她的手中的草药,先用鼻尖嗅了嗅,又用蛇信子舔了舔,随即一口吞了整株草药,像模像样的嚼了嚼:“嗯,就是普通的草药,没有毒。”

    苏迷“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连挖了好几株草药,准备日后再用。

    那麻醉草药的药效,发作时间不算长,苏迷挖了些野菜与蘑菇,叫上捉了几条鱼的夜伽罗,便准备返回部落。

    到了部落,她前脚走进屋子,后脚就放下手中的东西,接过夜伽罗手中的几条鱼,拉着他的手,就往屋里走。

    夜伽罗见此,心中一喜。

    他家的小东西,竟然会主动拉他进房间了,那一定是要跟他交-配了,嘿嘿嘿。

    夜伽罗立马扯掉腰上的兽皮,朝苏迷猛扑了上去。

    结果,察觉他动作的苏迷,倏然侧身一闪。

    夜伽罗睁大眼,刚想要稳住身形,却突然发现四肢的力气,像似被全部抽取一般,整个身子直直落了下去。

    “砰——!”

    一声巨响,夜伽罗直接吃了一嘴土。

    苏迷听到动静,回头就看见夜伽罗浑身光-溜的,四肢瘫趴在地上的时候,一时没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

    然而,此时的夜伽罗,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更别提说话了。

    直到苏迷笑够了,这才揉着肚子,吃力将他扶到床-上躺着,抬眼对上夜伽罗愤然又恼怒的幽深墨瞳时,她心里更加得意和泄愤了。

    就这样,夜伽罗在床-上,整整躺了一天。

    苏迷见这样也挺好,又给他硬-塞了一株麻醉草药。

    结果,他又躺了一天。

    而此时,苏迷看着不得动惮的夜伽罗,越看越觉得好笑:“活该,谁让你乱吃东西。”

    说罢,她将血莲放在另一边的木桌上,再度来到床边时,只见原本躺着的夜伽罗,猛地坐起身来,将她一把扯到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