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20
    古堡二楼长廊。

    “各位长老怎么都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从地下室走出来的吉娜,故作不解的出声。

    随后走进房间,梭然睁大双眼,不敢置信看着地毯上乱-情的男女:“ann小-姐,你怎么可以在亲王殿下的房间,跟威廉先生偷-晴呢?!”

    吉娜的声音很尖,犹如一记响钟,重重撞在ann与威廉的心头。

    梭然惊醒的那瞬,抬头就看见,满屋子魔宴同盟的血族长老们,正极度震惊与愤怒地看着他们。

    “啊——!”ann尖声叫了起来,猛地将威廉推开,快速抱住自己的身体。

    威廉一个不防,被她推到在地,沾上红白痕-迹的某处,更是让ann浅绿色的瞳仁,紧紧一缩。

    这个恶心的男人,竟然夺去她的第一次!

    ann冷冷眯起双眼,环视四周的血族长老,再看一脸失望的吉娜,却没有那道熟悉的身影时,不由松了一口气。

    只要她的修,没有看到,那她一定还有翻盘的机会。

    “发生什么事了?”

    下瞬,一道优雅贵族腔调的声音传来,ann满眼惊慌失措,匆忙扯过被子,紧紧裹住身体。

    “修”的到来,让所有血族长老,为他让开一条道来。

    走进房间后,看着狼狈不堪的男女,他梭然冷下脸:“布鲁斯,将ann与威廉,施以锥心暴晒之刑,同时,本亲王与她的婚事,彻底解除!”

    “是,亲王殿下。”布鲁斯恭敬颔首。

    “修,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是被威廉强迫的!”ann大声的反驳。

    此时的威廉,神智已然清醒了很多。

    当初是ann找到他,并告诉他前世与苏迷的感情纠葛,加上修半路抢了他看上的猎物,心有不甘才会跟她合作,想要把原本属于他的女人夺到手。

    但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身-下的女人,会从苏迷变成了ann。

    但如今,听到她满是嫌弃的口吻,他忍不住冷声讽刺:“刚才不知是谁,让我快一点,重一点,现在又说强迫你,真是个不要脸的chang-妇。”

    “你闭嘴!”ann厉声低吼。

    “你太令本亲王失望了。”男人优雅的声音,再度响起。

    她紧咬着唇,不断的摇头:“不,我没有,修,你要相信我。”

    “带下去,明日行刑!”

    “修”冷声吩咐,布鲁斯与泰德立马将威廉和ann绑了带出房间。

    “不要对我这么残忍,我爱你啊,修,修……!”

    歇斯底里的声音,渐渐消失,房间再次恢复安静。

    而这时,原本冷着脸的“修”,随着一阵幽光波动,过分苍白而妖异的面容,缓缓产生了变化……

    ……

    与此同时,古堡地下室。

    密封的棺材里,除了女人急促的喘-息声,还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尴尬气氛。

    即使某处的痛感,遍布全身所有的神经,但苏迷却清楚的知道,他虽然释-放了,但她没有感觉任何的愉-悦。

    只因为……他太快了。

    从进来到结束,好像连十分钟都没有,而且其中的几分钟,还是在等待她的适应。

    此时此刻,她真心觉得,当初在系统商城中,兑换两瓶特效药,果然是极其明智的选择。

    察觉男人僵硬着身体,苏迷原本咬着脖颈的动作,改为细细密密的轻吻:“亲爱的,你已经很厉害了,我很舒服。”

    修紧紧皱着眉,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哄-慰,而感到愉-悦,反而更为气恼。

    他的敏感处,是獠牙和脖子,眼下又是第一次上战场,若不是她咬-住他的脖子,他怎么可能会这么早交代!

    原本过分苍白妖异的脸,很是难看,修目光倏然深沉,迸发出如野兽般凶残的幽光。

    但见下瞬,苏迷只觉得自己的腰身,被一双大手紧紧扣住。

    男人骤然一个翻身,便将她死死压在身-下。

    紧接着,露肩式靡丽艳色的克里诺林裙,被他蓦地拉开,细腻白-皙的雪嫰,毫无遮拦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修的目光,越发的深沉。

    抬起她的腿,用手架住,随后置身其中,而蓄-势-待-发的某物,倏然强势前-进。

    “嗯……慢点……!”苏迷皱着眉头,竭力忍耐着。

    然而当他应了她,动作变得温柔轻缓,终於不那么痛时,却被刚硬尖锐的牙齿,咬上她的心口。

    细微血腥气息传开的那瞬,修猛地大力一吮,惹得她突然一个颤,不断吸着气:“别,咬,别……啊!”

    苏迷话音未落,他便以狠-狠的力道,彻底地攻-占,似要将自己,重重地,钉-进她的身-体里。

    即使紧紧抓住了他的胳膊,却还是不免被他钉得,脑袋撞到了棺材壁。

    身形猛地一缩的同时,她红着眼眶软糯出声:“疼,我疼……。”

    修喉头不断滑动,声音隐在喉间,大手轻柔着她的头,却依然没有放过她。

    渐渐的,最初的痛苦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不能自己的欢-愉。

    “嗯……。”苏迷忍不住轻-吟出声,意识开始涣散。

    因为长时间待在密封的棺材里,再加上此时热烈的氛围,她有些呼吸不过来。

    修见此,抱住她的腰,猛地坐起身的同时,棺材盖自动打开。

    紧接着,死寂静谧的地下室,只剩下极有节奏“嘎吱-嘎吱”棺材晃动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

    已经到过好几回的苏迷,眼见男人跟通了电般,力道与速度丝毫不减,反而越发凶-猛,她忍不住嗔了一句:“够了……。”

    “不够,还不够。”

    刚才意外的“失误”,让他那么难堪,这回一定要证明他的能力。

    苏迷潮红脸,实在承受不住,低头就咬在他的脖子!

    “哦~。”喉间发出低低的嘶吼,修紧绷着身子,死死按在她……

    紧接着,森然尖锐的獠牙,倏地暴长,深紫近墨的瞳仁,转变为近乎金色的瞳-色。

    修张口就狠狠咬住苏迷的脖颈,獠牙刺-破她的大动脉,大口大口吸-食着,新鲜香甜的血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