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27
    怪不得,之前她怎么撩拨,他都硬不起来,后来却硬得这么快,看来还是他有问题。

    不过没有关系,她不会在意这些。

    毕竟她喜欢的是他,又不是他的小几-几。

    虽然苏迷什么话都没说,但从她脸上的表情,却充分说明了,她此时内心的想法与认知。

    修一阵懊恼,但他觉得解释什么,都不如直接行动来得好。

    倏然举步来到苏迷的身后,紧紧揽住她的腰,在她耳边说道:“比起喝那些药,还不如你的药效好,沾上-你,它就硬-了呢。”

    男人紧贴上来的那瞬,苏迷清晰感觉到,后腰被什么頂了一下。

    她颦着眉,心想这系统出品的特效药,还真如他所说,药效确实很不错。

    看来有空要和系统商量一下,兑换多的话,能不能便宜点,以后她多给他兑换几瓶备用,省得他因为那方面不行,而产生烦恼和自卑。

    苏迷实打实为他打算着。

    而修见她若有所思的模样,以为她还在怀疑自己,最终还是决定说出实话:“药是用在威廉和ann身上,我才不需要用那些东西。”

    前几天她跟他冷战,半夜就潜入她的房间,拿走她私藏的那两瓶药。

    之后在宴会当晚,让查尔斯和吉娜,分别下在ann和威廉的杯子里。

    结果证明,那药效确实不错。

    虽然他这么说,但苏迷还是有点半信半疑,同时也在想着如何将他打发,拿出空间里的药。

    一再被质疑自己能力的男人,对她的默不吭声,终究是恼上心头,撩起长长的裙摆,快速拉开金属质地的拉-链……

    下瞬,苏迷只觉得身-下一紧,就被男人一点点的拥有。

    即使他已经在意了她的感受,很是温柔又轻缓,虽然她并没有太大的痛感,但苏迷还是咬着唇,扭身愤愤瞪了他一眼:“混蛋,赶紧拿出去,还有正经事没做呢。”

    “天大的正经事,也比不上现在这事……重要。”修叼住她的唇,大手放在她的腹-间,紧紧按-向自己,直到完全拥有。

    然而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响:“老伙计……。”

    苏迷吓了一跳,浑身紧紧一绷,修从喉中发出蚀-骨的吟声:“哦……。”

    “别,别叫。”苏迷无声动着唇,抬手就捂上他的嘴巴,堵住他所有的声音。

    修任由她捂着,窄-腰小幅度的动着,深紫近墨的眼睛,一瞬不瞬看着她。

    灼灼目光,专注而幽深,整个屋子的空气,似乎都在顷刻间燃烧起来。

    “老伙计,兰德尔快不行了。”

    修刚单手掰过苏迷的脸颊,门外再度传来查尔斯的声音。

    苏迷趁他不注意的那瞬,直接从空间拿出解毒丹药和符篆,随即一把推开他,快速整理了衣裙,打开大门就闪身走了出去。

    修额上青筋突现,低头看着高-涨难褪的某物,简直气恼的想要杀人!

    眼见苏迷突然走出来,查尔斯正要探头往房间里去看,房门猛地被她关上:“你现在最好不要去惹他,查尔斯先生。”

    说完,她直接走向兰德尔的房间。

    查尔斯也是刚刚到,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房间里做了什么?

    如今被苏迷这般一提醒,正要举步离去,身后的房门,突然被打开。

    紧接着,满脸阴森可怕气息的修,拎起他的衣领,将他带进另外一间房间。

    “嗷——!”随即,查尔斯惨烈的嚎叫,响彻整个古堡内外。

    另一边,苏迷将解毒的丹药,放进新鲜的血液里,又拿起符篆,口中念叨着什么。

    但见那符篆突然燃起火焰之时,将它参入血液中,搅和了一下,递给兰德尔:“喝下去。”

    兰德尔定定看着苏迷片刻,随即将杯子接过,一口气喝下。

    一旁的吉娜,看的目瞪口呆:“您能控制火焰?”

    苏迷眨眨眼:“会一点点。”

    “本亲王对火这东西,特别的感兴趣,不如我们去好好研究一下。”修突然出现在房间里,大手拥住苏迷的腰身,转身就将她带离出去。

    结果刚出了门,布鲁斯长老迎面走过来。

    他两人恭敬的行礼,慎重地说道:“亲王殿下,威廉不见了。”

    修神色一滞,沉吟了片刻,随即吩咐道:“应该是ann和莉莲救走了他,吩咐下去,严加注意他们的动向,一旦发现,立马把他们抓回来。”

    说完,他领着苏迷就走进地下室。

    而从那之后,整整三天三夜,苏迷与修,再也没有出现在古堡里。

    只是那地下室传来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从始至终,未曾间断过……

    ……

    费城。

    东区城郊。

    某家私人情-趣旅馆。

    “哦……。”随着男人低沉的哼声响起,尖锐的獠牙,倏然暴-涨,狠狠咬上身前赤果女人的喉咙,肆意吸-食着她的鲜血。

    那名金发女人眉心一蹙,赫然伸出尖细鲜红的指甲,就要穿透男人的头颅。

    而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

    紧接着,一道黑色身影倏地闪过,下刻便死死咬上,金发女人另一侧的脖颈动脉。

    与此同时,抬手抓住她的手腕,狠狠地一折!

    金发女人大张着嘴,却因为被咬断了喉管而失声,只能瞪大着血色眼珠,死死盯着前方。

    “砰——!”

    威廉毫不留情地将金发女人一脚踹下床,随即侧身一翻,大刺刺的躺在床头。

    他看着眼前一身黑袍的女人,嘴角勾着邪佞的笑:“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知道你在谋划着什么,不如我们合作?”

    女人拿下头上的黑色兜帽,含笑嘴角间,满是血红的痕迹,赫然就是被莉莲救走的ann。

    威廉对她扬扬眉,并没有说话,只是起身在一旁拿起水蓬头,冲洗着身上的血色与白-浊。

    “你好像对我的提议,并不感兴趣,怎么?不想要你的东方小猫咪了?”

    ann坐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看着他:“五天后,他们正式在古堡举行婚礼,难道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原本属于你的女人,嫁给别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