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情迷暗夜吸血鬼30
    抬眼对上吉娜的脸,苏迷猛地皱起眉头:“你是谁?”

    却见“吉娜”露-出诡异笑容,缓缓伸出舌,想要舔上她的脸颊。

    眼里闪过冷戾惊光,苏迷猛地侧头躲开她的舌。

    这个假扮吉娜的血族,到底是谁?

    若是ann,早在第一时间就会杀了自己,那么她,会是谁呢?

    苏迷动了动唇,脑中突然想到一个人,眉梢间皆染冷意:“你是莉莲?”

    “嘻嘻,东方的小猫咪,还真是美丽又聪明,让我心里馋呢。”莉莲恢复了原本的容貌,一双幽幽的绿瞳,一瞬不瞬盯着她。

    苏迷更是疑惑,细闻之下,嗅到她身上,竟然有ann与威廉的气息!

    “迷!”修惊慌的声音,梭然传来。

    这时,一身黑袍的ann,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修,你想救她么?”

    修近乎金色的瞳孔,满是厌恶的神色,正要朝主礼台走去,昆汀趁机直接出爪,想要从背后袭击。

    “小心!”苏迷梭然一惊,连忙大声提醒道。

    修紧蹙眉头,蓦地腾空而起,一个利索的后空翻,抬脚就狠狠踹上昆汀的后背。

    与此同时,快速一个闪身,凌厉出手,重重将他按在地上的同时,从背后赫然掏出他的心脏,随即两手抱住他的头颅,稍稍一使力,就将昆汀的头颅生生扭断,随意丢在一旁。

    “昆汀殿下——!”

    秘隐同盟的所有血族,皆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当场。

    但下一瞬,威廉当即冷声道:“他杀了昆汀殿下,身为秘隐同盟一族,我们誓死要为昆汀殿下报仇!”

    “誓死要为昆汀殿下报仇!”

    秘隐同盟的血族们,愤愤出声,随即快速加入厮杀,将好几个魔宴同盟血族的脑袋,狠狠拧了下来。

    修蓦地闪身,来到主礼台,看着苏迷脖间的银色匕首,以及那灼伤的痕迹,瞳仁狠狠一缩:“放了她,有事冲我来!”

    “放了她也可以,只要修愿意跟我结婚,我就放了她。”

    说着,ann扯下黑袍,里面穿着一件华丽贴身的黑色婚纱。

    修蓦地皱眉,还未开口,苏迷就冷嗤出了声:“做梦。”

    “你闭嘴,恶心的女人!”ann满脸恶毒看着苏迷,一副恨不得用刀子活活剐了她的模样。

    苏迷当即反唇相讥:“我再恶心,也不如你恶心,知道男人不愿意要你,还死贴着不放,不但恶心还贱得很呢。”

    “你——!”ann怒不可揭,连忙走上前,就要给她一巴掌。

    苏迷冷冷眯起眼,倏然抬手扣住莉莲的手腕,狠狠一折,另一只空出来的手,扯住ann的同时,闪身逃离莉莲的束缚,随即来到ann身后,猛地一推,快速的后退,来到修的面前。

    ann夺过莉莲手中的匕首,爬起来就朝苏迷冲过去:“该死的女人,我一定要杀了你!”

    修猛地上前,将苏迷护在身后,夺过银色的匕首,反手刺入她的肩头。

    “啊!”ann吃痛一声,满眼哀戚看着他,悲伤的说道:“修,你真的这么想让我死……?”

    修丝毫没有理会,拔-出匕首的同时,就要割下她的头颅。

    试图伤害她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莉莲见状,眼里闪过慌意。

    ann现在还不能死,否则她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了。

    莉莲疾步跑过去,正要上前阻止,苏迷半路截住她,一拳砸在莉莲的脸上,两人迅速打斗了起来。

    另一边,当修拿着匕首,毫不留情割破ann喉咙的那瞬,一直未曾出手的威廉,突然出现他的身后,抽-出银色的长剑,就要朝他的心脏位置刺去——

    修似有所感,ann却在这个时候,死死扣住他的手腕,面目狰狞看着他。

    就算要死,她也要拉着他一起死!

    近乎金色的瞳仁,闪过冷鸷的幽光,修手下猛地一使劲,直接将ann的头颅,生生割下!

    而就在他转身的那瞬,一道靡丽火红身影倏闪,挡在他的前面。

    短短的一瞬间,仿佛世界全部崩塌,修动了动嘴角,嗓子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努力了许久,都没能说不出一个字来。

    原本死寂沉沉的心脏,几不可察的紧紧收缩,随即轰地一声,像似被人硬生凿开,冰寒的冷风灌进去,能听见呼呼作响的风声,还有阵阵的悲鸣声,与难以填补的巨大恐慌。

    威廉怔怔看着为别的男人挡剑的女人,双目瞪大,如遭雷击,满满疯狂嫉妒的情绪,就要将他淹没。

    “为什么?”他近乎咬牙切齿的怒吼:“为什么要替他挡剑?!”

    上一世,她爱的是他,为他而死。

    这一世,为什么不再爱他,为什么爱上别的男人,还要为别人而死?!

    苏迷勾唇,勉强扯着嘴角,露-出绝美的笑来,她一字一顿地道:“因为我爱他。”

    话落,她复又反问:“你呢,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爱么?”

    威廉身形倏怔,定定看着她,脑中似乎在思考她的问题。

    但见下一刻,威廉的身体,就被整个踹飞出去,重重落在冰冷的地板上,大理石的地板,清晰可见寸寸龟裂。

    “迷……。”修快速拔-出银剑,惊慌失措的像个孩子般抱着她。

    他猛地扯下穿在身上的衬衫,紧紧捂住她满是鲜血的胸口。

    然而怎么做都是徒劳,血还是止不住。

    银器对于血族,那是最致命的伤害,苏迷清晰察觉身体里的力量,在逐渐流失。

    可她并不在意,缓缓勾着唇,小手触-摸他的脸颊,寸寸描绘着他精致眉眼:“你没事,就好。”

    自从绑定系统以来,每一次在她遇到危险的时候,都是他及时出现保护她。

    这一回,终於可以换她……保护他。

    大手覆上她越发冰凉的小手,修不停的摇头,猩红着双眼,却连半个字也说不出。

    “答应我,好好的……活着。”

    话音落,大手中的小手,缓缓滑落,修紧紧抱住苏迷,嗓音极尽嘶哑:“你不在了,我怎么还能好好活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