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2
    “住手!”

    凌厉男声倏然冷喝,苏迷像似被吓到一般,猛地睁开双眼。

    只是她怔愣懵比的那瞬,手中高高举起的大石块,亦随之落下。

    “嗷——!”

    男人惨烈的哀嚎声,骤然响起,原本凶神恶煞的野猪,都给吓跑了。

    帝朝天也生生疼晕过去。

    苏迷冷笑着站起身,一瘸一拐来到帝朝天旁边坐下,再度搬起大石,就要狠狠朝那张俊脸砸去。

    这男人长得极其俊美,原女主每次都被他这张脸迷得不要不要的,如今趁他昏迷,她一定要给他砸出个大疤痕来。

    可是事与愿违,苏迷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狠下手。

    反而看着他的脸,就想流泪,还想质问他,为什么与她成了亲,还背着她跟自己的亲妹妹做那种事?

    苏迷知道,这是残留意识在作怪。

    但奈何寄体原身的怨气太过强大,她竭力压制的同时,脑子里传来一阵剧痛。

    双手一松,大石落下,狠狠砸在帝朝天的脑袋上!

    “唔……。”

    脑门再度传来一阵痛意,帝朝天突然清醒过来,抬手按在受伤之处,缓缓睁开狭长凤眸。

    “啪。”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倏然落进他的眼睛里。

    帝朝天浑身一震,怔怔看着眼前娇俏灵动的少女,满是柔情又复杂难辨的眸光看着他。

    紧接着,一滴又一滴泪珠,接二连三的落下,少女粉嫩的脸上,满是泪痕。

    “别哭。”帝朝天心下一缩,下意识抬起手,想要擦掉她的眼泪。

    就在那大手即将触及她的脸,苏迷强行偏过头去,躲开他的触碰。

    帝朝天手上动作一僵,深色瞳仁微缩,心头某处隐隐作痛,他动不动唇,想要说些什么,结果努力了好久,都没有出声。

    “这位公子,真是抱歉,是我失手砸伤了你。”苏迷柔声,满眼皆是歉意。

    反正这眼泪是止不住了,还不如趁机假装一下,装装可怜,不然为这种渣男流泪——真是浪费!

    帝朝天不知心中那抹难以言喻的滋味,到底为何而来?

    但紧接着额上传来的痛意,让他稍稍清醒了些,随即坐起身,扯下干净的衣襟下摆,急忙给自己止了血。

    “都是小女的错,是小女失手砸伤公子,由我来帮公子止血罢。”

    说着,已然竭力压制住原身残留意识的苏迷,一把夺过帝朝天手中的布条,就使劲朝他额头上按去。

    “嘶……!”

    帝朝天疼的猛抽气,连忙打开她的手:“用不着你。”

    苏迷眼见手背立马就红肿一片,心想这男人下手真特么狠,但她还是忍着痛,将布条再次夺过来:“对不住,是我没个轻重,这回我一定会轻一点的。”

    帝朝天此时严重失血过多,眼见少女的手劲确实轻了许多,便没有再说些什么。

    下刻,当苏迷故意换只手为他止血,那红肿的手背,正巧放在他视线能看见的地方。

    帝朝天这才意识到自己下手太狠,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冷清询问:“这山上野兽很多,你孤身一人,怎么出现在这里?”

    原文剧情中,原女主是罪臣之女的身份,并未敢实情相告,但因为身上本就穿着囚衣,帝朝天心里多半也猜出来她的身份,只是没有明说。

    于是苏迷斟酌片刻,改编说道:“我与哥哥本来要去阳城寻亲,半路遇到一帮强盗与流放囚犯的官差,两方打斗了起来,后来官差与流放的囚犯都死了,哥哥为了保护我,让我换上囚犯的衣服装死,但后来却跟哥哥失散,失足从上面跌了下来。”

    帝朝天知道山上那条路,确实是流放囚犯的路,再看少女娇嫩的样子,并不像长途跋涉流放的囚犯,便信了她的话。

    “公子,我什么活都可以做的,你能暂时收留我么,等我找到哥哥就离开。”苏迷直奔主题,想让他收留自己。

    帝朝天皱眉,显然是不同意。

    他自隐居在梧桐村,向来都是孤身一人,并不喜与女人太过亲近。

    苏迷眸光倏暗,随即绽开甜甜的笑:“没关系,公子不愿就算了,小女不强求,但如今公子因小女受伤,小女将公子送回家,再去寻哥哥。”

    说着,一瘸一拐起身,背起他的药篓,就要将他扶起来。

    帝朝天见她红肿出血的脚腕,眸中闪过一丝不忍,但还是冷着脸,挡开她的手:“我无碍,不用劳烦。”

    却不想,苏迷“哎呦”一声,直接顺势倒了下去,随即满眼泪花,恼怒看着帝朝天:“公子不愿就不愿,何须要推我?”

    这个假摔,绝对给满分!

    整个过程中,苏迷的表情与动作,一点都不做作,连帝朝天原先这等朝臣之士,都没看出来,还以为真的是他不知轻重,推倒了她。

    这次的寄体,是个身娇易推倒,内心很坚强的女汉子。

    可每次面对喜欢的男人,都太过小心翼翼,想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他,结果换来的却是不屑一顾与背叛。

    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苏迷决定先夺心,后弃之,让他尝尝被人肆意践踏真心,到底是什么感受?

    “抱歉。”帝朝天皱眉,就要扶她起来。

    苏迷侧身一躲,直接站了起来,将药篓交给他:“既然公子没事,小女也就不负什么责任了,咱们后会无期。”

    说完,她一瘸一拐走下山。

    帝朝天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还是压住那股异样,背着药篓往山下走。

    夕阳西下,淡淡余晖中,乳白炊烟袅袅,飘荡在村落间,美丽而温馨,一片祥和。

    帝朝天拐下山道,便见那少女找了根棍子搀扶着,步履艰难地走在前面。

    起初他没在意,心想这是下山的路,顺道是正常事。

    但随着下了山,眼见少女直奔着他所居住的院子,帝朝天突然出了声:“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苏迷身形一僵,故作吓了一跳,眼见又要摔倒,勉强扶住旁边一颗歪脖子树,稳住身形:“这位公子,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吓死了小女,公子愿意偿命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