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4
    若让男人爱不得恨不能,最好的法子,就是让他先倾心,然后再狠狠虐他。

    经过吸血鬼位面,差点任务失败的教训,她决定要在遇到那个他之前,尽快解决帝朝天的事。

    不然,若再出什么意外,她定会被彻底抹-杀。

    苏迷觉得,想要男人爱上自己,还是要先征服他的胃。

    但这梧桐村,算是穷乡僻壤,各家各户靠种田为生,后山虽然有很多兽类,大多都很凶猛,敢去打猎的村民少之又少。

    原文中隐约提到,当初帝朝天因为情殇,流落至此处隐居,身上的银两买下这间院子,便丝毫全无。

    以至偶尔去河边钓几条鱼,才能吃些荤食。

    后来原女主心疼他,冒险去后山抓些野鸡野鸭回来,给他食补。

    可原女主做的再好,却也爱得太过卑微,又太小心,帝朝天才会无视她的好。

    苏迷定然不会像原女主那样低调,于是在次日天未亮起来的时候,故意弄出很大的声响。

    简单洗漱后,便来到磨房磨-豆腐。

    她先将昨晚泡好的黄豆,磨成豆浆,然后用干净的粗纱布过滤掉残渣,将豆浆全部倒入锅内,用柴火煮热。

    苏迷一边添置柴火,一边注意火候,出了锅,再兑上盐卤搅匀,静置的功夫,又去和了面,将青菜洗干净切碎,最后煮了稀粥。

    随后来到磨房,静置的豆浆已然变成的豆腐花。

    她取出一部分,再把剩下的豆腐花隔水,细滑白嫩的豆腐,新鲜出炉。

    帝朝天身怀武艺,听力自然比寻常人敏锐。

    起初听到另一个屋子有动静,他还以为是进了贼,后来才意识到,昨晚收留了一名少女。

    他不知为何会同意让她住下,但面对那张笑脸,他总是不忍心拒绝。

    帝朝天起得很晚,正要洗漱,房门突然被人敲响:“帝公子,您起来了么,可以吃饭了哟。”

    少女异常愉悦的声音传来,帝朝天来到门后,打开了房门。

    紧接着,一张笑靥如花的娇俏小脸,出现在他的眼前。

    帝朝天微微怔然,随即察觉到,胳膊被一双小手拉住,一向不喜与人亲近的他,立马就皱着眉,将她甩开。

    苏迷顺势“哎呦”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

    帝朝天眼底闪过一丝歉意,刚要躬身拉她起来,却又生生将手收回,只是说了声:“抱歉,我不喜与陌生人触碰。”

    苏迷不但没有发火,反而笑眯眯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没关系,小女向来大度,不会在意这一点小事,反正小女也没有摔疼着。”

    她的意思,是在变相骂他?

    男人眼眸深沉看着苏迷,后者却视而不见,施然笑道:“帝公子,快去洗漱罢,小女已经做好了吃食。”

    帝朝天被少女脸上的笑容,猛地灼了眼,随即微微懊恼的回房去洗漱。

    再度走进厅堂,苏迷一直保持着微笑,迎接他的到来:“帝公子,请用。”

    帝朝天看着桌上热腾腾的包子与稀粥,不由惊讶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苏迷颔首:“对啊,这是小女特意为公子做的,公子应该不怎么吃早膳罢?”

    “你怎么知道?”

    苏迷勾唇:“公子一个人独居,起的又比较晚,想来是不愿意做早膳的。”

    帝朝天当下便微微红了脸。

    她这意思,是说他比较懒就是了。

    却不想,苏迷复又开口笑道:“不过没有关系,日后的每一个早晨,小女都会为公子做好早膳的。”

    有一种男人,即使对他再好,只要不说明,他永远觉得是理所当然。

    当初的原女主,想着只要自己默默付出,终有一日,帝朝天会看见她的好。

    但苏迷却不同,一旦她付出了,必须要让帝朝天清清楚楚知道,并记得她对他的好,让他时时记在心里。

    帝朝天听了苏迷的话,心里莫名一阵暖意。

    但他丝毫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垂下眼帘,拿起筷子用膳。

    结果咬下一口包子,倏然怔了一瞬,随即细细嚼了嚼,最后忍不住出声问道:“这包子馅儿,是豆腐?”

    “嗯,好吃么?”苏迷单手撑着下巴,将指腹磨出的痕迹,故意露-出来给他看。

    同时在心里暗示自己,一定要随时随地,对渣男保持微笑。

    “哪里来的豆腐?”帝朝天记得家中并没有豆腐。

    “小女在磨房亲手磨得,磨了两个多时辰呢。”苏迷笑意更深,漫不经心的说着。

    但帝朝天却是心里一震!

    天未亮的时候,他倒是听到了动静,但他不知道,她是为他去磨豆腐。

    视线落在她的手上,深色瞳仁紧紧一缩。

    那些痕迹,是磨豆腐磨得?

    苏迷察觉他的视线,蓦地收回手,藏在桌下,顺便狠狠拧了一下大腿,憋了一口气,面色微红地笑道:“公子快些吃饭罢。”

    少女脸上过分甜美的笑容,令帝朝天心神俱动。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寂静的心房,又开始隐隐作痛。

    另一张熟悉又冷漠的脸,逐渐出现他的脑海里,一点点侵蚀着他的神智。

    为何世间所有的女人,都对他百般讨好,唯有那人,对他只有厌恶与憎恨?

    “砰!”帝朝天猛地一拍桌子,蓦地起身,转身就回了房。

    “帝公子……?”

    话音未落,却见帝朝天“砰”地一声,将房门猛地关上。

    苏迷挑挑眉,来到他门前:“帝公子,是小女哪里惹得你不高兴了么?”

    少女小心翼翼的声音,令帝朝天的神色微缓:“无事,我只是想一个人……。”

    “静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但见苏迷轻舒一口气:“没事就好,公子可千万别把小女赶走啊。”

    帝朝天倏地紧皱眉头。

    她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想留在这里,而不是对他……?

    心里突然有一股无名火,帝朝天当即冷声道:“放心,我不会把你赶出去的!”

    话落,门口再也没有传来少女的声音。

    厅堂。

    苏迷来到桌前坐下,拿起桌上的包子,慢条斯理咬了一口,眼底却是幽凉一片。

    浪费粮食的人,真是可耻呢。

    帝朝天,未来的日子里,咱们走着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