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7
    苏迷自是不喜与陌生男人亲近,眼见美少年从树上掉下来,她连忙侧身去躲,想要避开那场“艳-遇”。

    谁料,她刚往旁边挪了一步,那美少年突然改变降落的方向,直冲她怀里落下。

    待她再想往旁边挪的时候,已然来不及。

    下刻,沉闷的碰-撞声响起,便被美少年死死压在身-下。

    “唔!”苏迷痛吟一声,眼见那粉嫩诱-人的唇瓣,即将印在自己的唇上,她蓦地偏过头去。

    但紧接着,耳垂便被两片湿-濡的温热……含-住。

    眉眼间闪过一抹冷戾,苏迷猛地将那少年推开,满眼嫌恶用衣衫擦了擦耳垂。

    却见那稚嫩少年,当下便低垂着干净眉眼,微红了脸:“抱歉,阿卿不是故意的。”

    那模样带着一丝懊恼与羞赧,但更多的是满满诚挚的歉意,纵使是苏迷,都无法说出恶劣的话来。

    “算了。”她蹙着眉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转身就要离去。

    下瞬,衣角被一只手紧紧扯住。

    苏迷神色不耐的回头。

    却见那少年,眨巴着水洗无垢的棕色眼瞳,怯生生地看着她,满眼期待的恳求,说着让人难以拒绝的话语:“姑娘可以带阿卿离开这里么?别丢下阿卿一个人,阿卿怕。”

    这等娇-软美-色在前,浑身的血液,渐渐翻腾了起来。

    但她绝对是专情之人,即便这少年长得再娇-嫩诱-人,她喜欢的亦只有那个男人。

    “抱歉,我还有事。”苏迷皱眉,无情挥开他的手。

    “姑娘……。”

    苏迷丝毫不理会,转身便大步离去。

    望着女子毫无留恋离开的身影,少年抬手触上自己温热的唇瓣,绽开一抹天真无邪的干净笑容。

    然而那水洗无垢的棕色眼眸中,却隐着幽沉诡谲的幽光。

    呵,又被丢弃了呢。

    ……

    苏迷来到山崖边。

    拿出腰间准备的绳子,拴在附近的大树上,扯着绳子便下了悬崖。

    按照原文记载,原女主在此处发现那些草药,可因为胳膊被雪狼咬掉一截,无法攀爬,便另寻别处,只带采了几颗回去。

    结果草药当天就被用完,原女主第二天,不得不再次上山采药。

    如今,帝熙冉提前到来,而帝朝天旧疾复发的时间,又在几个月之后。

    此时的她,双手双脚健全,便准备将那些药草全部采回去,省得还要多跑几趟。

    苏迷紧紧扯住绳子,贴着悬崖壁慢慢下去。

    直到苏迷下了崖,身着白色衣衫的瘦弱少年,款步走到那棵大树下。

    看着打了死结的麻绳片刻,少年从腰间摸出一把软剑,缓缓蹲下来,优美精致的唇形,绽开灿烂的笑容:“丢弃阿卿的人,都要死呢。”

    他将薄如蝉翼的软剑,轻轻贴在麻绳上,一下又一下的拉锯。

    随着那细小绳头崩断,少年嘴角间的笑意,愈发灿烂而艳烈,水洗无垢的眼瞳中,隐隐染上灼热诡异的……兴奋。

    似乎他并不是在割绳子,而是在切割活人的肢体。

    “啊——我艹!痛痛痛!”惊声尖叫的女声,突然响起。

    紧接着,麻绳被猛地一扯。

    少年慢条斯理将软剑收回,嘴角间的笑意,愈发温柔与慈悲:“呵,这回暂且放过你,下回可就没那么走运了。”

    话落,起身抬首的同时,稚嫩娃娃脸上,清晰可见浓浓担忧的意味。

    他连忙来到崖边,握住麻绳使劲往上拽,将苏迷拽了上来:“姑娘,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伤着?”

    眼见又是那少年,苏迷皱眉轻轻颔首,算是致谢。

    随即低首,正要检查胳膊上的伤口,手臂突然被一只手大力攥住:“姑娘被蛇咬伤了,要把毒液吸出来才行,阿卿会些医术,不如……?”

    “多谢公子关心,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来。”

    苏迷打断他的话,撕下一截裙摆,系在伤口上方的位置,手嘴并用的紧紧绑住。

    正想四处看看,找些解蛇毒的草药,手臂再次被少年死死扣住。

    紧接着,他将手臂上的衣袖扯下,埋头覆上那毒蛇咬的伤口处,大力地吮-吸。

    苏迷对他的行为,很是不悦:“我说了,不用你……。”

    “姑娘是觉得阿卿没有用,所以才不理会阿卿么?”少年蓦然抬头,天真无邪的问道。

    苏迷动了动唇,却见那少年轻慢扯出,极其灿烂的笑容来:“没有关系,阿卿会证明给姑娘看,阿卿是有用的,而且会很有用的呢。”

    话音刚落,苏迷清晰看见,少年含笑看着她,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她蓦地大惊,抬起空出来的手,倏然扣住他的脖子:“快吐出来,那血有蛇毒!”

    然而就在她触上他脖子的瞬间,那少年已然将毒血咽下喉。

    虽然上个位面是吸血鬼,但经过任务的完成,所有的感官,都已大大淡化。

    此时的苏迷,见到少年这般,不得不说,还真的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苏迷咽了咽口水,出声问道:“你真的咽下去了?”

    “是的呢,姑娘的味道……很美味。”

    少年似若无事的,舔了舔嘴角的血迹,随即又道:“阿卿百毒不侵,对姑娘定是有用的,姑娘可愿把阿卿带回家?”

    带回家?

    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苏迷看着笑靥如花的少年,心神一瞬间恍惚。

    为什么她感觉不到,那种发自心灵的悸动?

    难道,又是哪里出了问题?

    抑或是……他替她完成上一个位面的任务,导致某些东西产生了变化?

    思及此,若有所思的苏迷,视线落在少年因血染红的唇瓣上,眸光闪了闪。

    上次就是因为一个吻,产生了心灵的悸动。

    这一次,她要不要跟眼前的美少年,试一试,感觉感觉?

    “姑娘,你一直盯着阿卿的嘴巴,是想要亲阿卿么?”少年眨巴着大眼睛,疑惑问道。

    但下瞬,他猛地凑上前,距离苏迷的唇,仅仅只剩一寸。

    男与女,气息交-融的那瞬间,少年清泓般的悦耳声色,染上些许引-诱的意味:“阿卿的味道很好,若是姑娘愿意,可以来尝一尝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