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10
    “不!是噩梦!绝对不是春-梦,我以人格保证,真的是噩梦!”

    苏迷自顾自说着,完全没注意旁边少年的脸色,阴沉似能滴出水来。

    “滚——你给我滚!”

    这时,对面帝朝天的房间,突然传来一道尖锐却嘶哑的怒吼声。

    苏迷突然想起,原剧情所发生的事,连忙下了床榻,冲向门口。

    却不想,身上的蛇毒还没有完全清除,她一个身形不稳,便要往地上栽去。

    司卿当即起身一捞,将她捞回怀里。

    “唔~。”

    紧接着,一道销-魂的闷哼声,在苏迷耳边响起的同时,臀儿被什么东西抵住了!

    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起来,让苏迷有些懵,又有些……排斥。

    她怎么能对一个刚见面的陌生男人,有那种强烈悸动的感官呢?

    不,绝对不可能,定是那蛇毒在作祟!

    即使为自己找好了借口,但苏迷还是不可避免的红了脸,急忙扯开司卿的手,逃离似得跑出屋。

    司卿低首看着那衣袍下撑起的某物,眉头微挑,似有些讶异。

    半晌,嘴角慢条斯理勾出过分灿烂的弧度:“既然你喜欢,阿卿定然会满足你。”

    ……

    苏迷步履阑珊冲出屋,直奔帝朝天的屋子跑去。

    猛地推开房门,看到帝熙冉高高举着瓷碗,朝帝朝天脑袋上砸去。

    眼见刷好感度的机会来了!

    苏迷三两步跑上前的同时,闭上眼,双手护住脑门,赫然挡在帝朝天的身前。

    而就在那此时,一只大手紧紧勒住她的腰身,随即身形被带着猛地一转!

    紧接着,重物砸中皮肉骨头的沉闷碰-撞声,瓷碗掉落在地上的破碎声,前后时间响起的那瞬,紧紧拥着她的少年,从始至终,却一声不吭。

    倏地,脖颈染上温热黏-腻的液-体,一股浓浓血腥味,窜入苏迷的鼻尖。

    心下紧紧一缩,渐染血气的衣衫,很快湿透。

    苏迷蓦地回过神来,转身看向将她护在怀里,满头是血的少年,鼻头猛地一酸,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不哭,哥哥会好好保护妹妹,绝不让妹妹受一点伤害。”司卿抬手拭去她的泪,软声说道。

    只是鲜血淋漓的稚嫩娃娃脸上,却带着过分的温柔与宠溺,不禁让人觉得有些怵目惊心。

    然而明明是兄妹情深的一番话,却成功让屋里另外两个人变了脸。

    兄妹……

    帝朝天与帝熙冉的脸色,当下变得极其的难看,似被戳中了什么,隐隐有些狼狈的意味。

    苏迷急忙拿衣袖去擦司卿脸上的血,但怎么擦,血还是一直流下来。

    她心头甚恼,怒视看向帝熙冉:“这位大婶,您砸伤了人,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么?”

    帝熙冉眼见被一个小女娃呵斥,不由皱了皱眉。

    刚要说些什么,帝朝天突然开了口:“苏迷,不许对她无礼!”

    苏迷怔了怔,冷脸看向满脸维护的帝朝天:“大叔,纵使您与大婶是旧识,但大婶砸伤了我哥哥,就必须要给我哥哥道歉,否则,今晚我绝对跟她没完!”

    “我倒想知道,若我不道歉,你想怎么跟我没完?”帝熙冉轻蔑一笑。

    这小女娃,真是天真无知,她堂堂东晋国侯爷之女,岂会跟一名平民道歉,笑话!

    “大婶真不愿意道歉?”

    苏迷忽而勾着笑,眉眼漾出的笑意,染上娇媚-惑人的意味。

    帝熙冉刚启了唇,想要说“是”,却见一道瓷白尖锐的物体,直冲她的面门而来。

    她下意识闪身去躲,谁料一股无形的力量,倏然束缚住她的身体。

    帝熙冉眼里闪过惊慌之色,下一瞬,那瓷白碎片,便割破她的脸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紧接着,系统提示男主好感度减20分,总分降为60分的时候,一道暴喝赫然传来——

    “苏迷!”

    帝朝天冷冷盯着苏迷,那眼神似要将她吞噬一般骇人。

    苏迷身形一怔,却丝毫未有搭理他的意思,拉着受伤的司卿,便走出了屋。

    帝朝天连忙来到帝熙冉面前,想要给她止血处理伤口。

    “滚,不要碰我!”帝熙冉打开他的手,冰冷呵斥。

    帝朝天心下一痛,无奈的低哑轻唤:“冉冉……。”

    “不要唤我的名字,我会觉得恶心!”帝熙冉满脸皆是厌恶。

    帝朝天心如刀割,随即轻慢勾着唇,不由冷笑道:“我恶心?呵呵,那当初向我主动投怀送抱的你,又能有多清高,嗯,我的妹妹?”

    帝熙冉倏地皱眉,抬手拿起床榻上的木枕,便狠狠砸向帝朝天:“滚,你给我滚出去!”

    帝朝天站着没有动,硬生接下砸过来的木枕,定定看着她半晌,随即转身离开。

    这边刚出了屋,迎面便看见苏迷,拉着包扎好伤势的司卿,拿着小包袱,疾步朝门外走去。

    帝朝天心下一急,上前便想要拉住她:“苏迷,你要去哪儿?”

    司卿抬手赫然一挡:“多谢大叔对妹妹的照顾,改日定当造访重谢,告辞。”

    说着,便反手拉住苏迷,带着她离开。

    苏迷神色微怔,这家伙竟然抢她台词,抢她的戏……

    帝朝天连忙闪身来到两人面前:“此时天色这么晚,你们兄妹二人又没有武艺防身,不安全。”

    “不劳大叔操心,我们自会好好保护自己,麻烦大叔让开。”苏迷板着小脸说道。

    眼见以往对他百般体贴照顾的少女,如今却是满满敌意的口吻。

    帝朝天心中一痛,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渐染心头。

    他不想让她走。

    于是低声解释道:“冉冉是我的妹妹,方才她伤了你哥哥,我替她向你哥哥道歉便是。”

    所以,不要走好么?

    帝朝天听见内心深处呐喊的声音。

    苏迷本就是做做样子,哪里是真的要走。

    如今帝朝天这般一说,她立马扯了扯嘴角,很是勉强地道:“那我便替哥哥,接受大叔的道歉,此时夜深了,咱们还是尽早歇息罢。”

    苏迷拉着司卿,便要回屋。

    帝朝天对她突然的转变,有些反应不过来,过了片刻才出声道:“男女七岁不同席,你们兄妹二人住在一个屋里,实在不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