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16
    犹如月华般不染凡尘的白色衣袍,渐渐出现在苏迷的视线里。

    紧接着,司卿那张精致如玉的稚嫩娃娃脸,对苏迷绽开一抹灿烂到艳-烈的笑容。

    若是寻常的忙儿,帮便帮了,但眼下这种忙儿,不是那个人的话,她不会让任何人帮!

    苏迷断然摇头:“我没事,只是有点不舒服,一会便好了,你不用管我。”

    她想着,只要回到自己屋子里,重新召唤系统059,这一点点药效,必定不难解决。

    结果下一瞬,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苏迷便被司卿紧紧抱在怀里:“真是不乖,都这么难受了,偏生还要拒绝,阿卿会生气的呢。”

    “放我下来!”苏迷见他如此,忍不住冷声呵斥。

    司卿恍若未闻,含笑抱着她,走进院子。

    紧接着,一些异常熟悉的暧-昧之音,传入苏迷的耳朵里。

    帝朝天与帝熙冉!

    果然,他们还是到了这一步呢。

    即使竭力压制寄体原身的残留意识,苏迷仍是没忍住,眼角流下泪来。

    温热的泪珠,落在少年的手背上,司卿身形一顿。

    但紧接着,深藏眸底那股冰冷诡谲的戾气,差点便要压制不住,强势的狰-狞而出。

    她果然是喜欢帝朝天的!

    呵呵,可是怎么办呢,一会子,她便被他吃-掉了呢!

    司卿勾唇冷笑,重新举步,抱着苏迷来到磨房。

    将她放在简陋的木板床榻上,随即便要褪-去她身上的衣衫。

    “司卿,我不管你跟帝朝天,有什么仇什么怨,但你若是敢碰我,我必定让你悔不当初!”

    苏迷冷冷凝着眉头,目光迷离中带着尖锐戾气。

    若是此时,她再看不出来他的真面目,那她便是有眼无珠了。

    这些日子以来,苏迷知道,司卿一直针对帝朝天。

    虽不知他有什么阴谋,但想着,她亦是明里暗里对帝朝天使计,只要他们俩目的不冲突,她并不排斥跟他合作。

    但眼下,他又是什么意思?

    想要黑吃黑么?!

    “妹妹……。”

    “别叫我妹妹,我叫苏迷,不是你的妹妹!”

    苏迷也是恼了,但更多的是失望。

    即使怀疑他,她亦是真心待他好。

    司卿被她吼得一怔,随即扯唇笑道:“迷迷,阿卿可以唤你迷迷么?”

    “不可以!”苏迷恶狠狠的瞪着他。

    司卿轻慢勾了勾唇,缓缓凑上前,扣住她的下颌,将唇印了上去:“嘘,迷迷,小声点,会被他们听到的呢。”

    “唔!”苏迷眼底闪过满是厌恶的眸色,死死瞪着他。

    然而当司卿学着那晚她那个样子,亲着她的时候,即使全身已然被蒸-腾的快要失去理智,苏迷还是清晰察觉到——那来自心灵的那股强烈的悸动!

    是他!

    真的是他!

    可为什么这两个位面里,他们没有在第一次见面时,产生心灵的共鸣?

    脑子里一片混沌,体内那股火-焰,快要将她彻底烧掉,得知司卿就是那人,苏迷再也没有排斥他的吻,反而主动的回-应。

    苏迷感受那股悸动传来的时候,司卿同样亦深深感受到,眼底闪过不敢置信的幽光。

    她这是因为药效,还是接受了他?

    然而在司卿心里,比起后一个答案,显然前一个答案,更令他信服。

    她曾经说过,她喜欢帝朝天,而他每次投怀送抱,她也没有接受,不是么?

    不过没有关系,等他一口一口,将她吃-掉,她定会离不开他,更不会丢弃他。

    司卿近乎虔诚低下头,让她的每一寸,都染上他专属的气息。

    紧接着,他张口便在她的肩头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苏迷猛地一惊,抬手便将他推开:“你咬我做甚?”

    “阿卿想要——吃-掉-你!”司卿满眼温柔看着她,笑容灿烂到极致,然而语气却是不容置喙。

    下瞬,他紧紧抓住那只推开他的手,张口咬了下去——

    “别这样,你听我说,其实,还有一种法子。”苏迷生怕他一个不正常,便把她真的生吞入腹,于是直接主动开了口。

    司卿疑惑了一瞬,怔怔看着她:“你确定你要教阿卿么?”

    苏迷眸光闪了闪,眼底闪过坚定的光,轻轻点了点头。

    “接下来,阿卿需要做什么?”司卿歪着小脑袋,模样乖巧地看着她。

    竭力压制身上药效的苏迷,被他看的身-心一热。

    紧接着,便一把扯过他,直接奔了主题。

    即使没有任何的预-热,但因为药效的原因,苏迷只是感觉到少许的痛-感。

    但或许因为太过急躁,司卿不由闷-哼了一声:“嗯……疼………。”

    轰——

    一声轰隆隆巨响,苏迷的脑子,像似被什么炸开了一般,什么理智都被她抛之脑后,遵从自己的意识,开始妄为起来。

    ……

    没过多久,从未经历过这种事的司卿,浑身一紧——

    而就在这时,药效尚未过去的苏迷,很是不满的嘟起嘴,吐槽了一声:“怎么,这么快?”

    司卿一怔,随即灿烂一笑:“阿卿还不太懂,迷迷教教阿卿好不好?”

    “这不是在教了么?”

    “换一个,阿卿想学多一些。”司卿一脸好学的模样。

    苏迷脑子里闪过以往那些个画面,最后拉着司卿起来,让他从背后紧紧拥住她。

    “迷迷……。”司卿忍不住的低声唤着。

    苏迷的脸色更红,刚要说些什么,便被两只手托了起来:“阿卿想要亲眼看看,迷迷怎么样‘吃-掉’阿卿的……。”

    ……

    与此同时,厅堂中。

    帝朝天突然心下一慌,随即抱着帝熙冉,重新回到自己的屋里。

    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又在重新纠-缠在一起?

    但显然,她是喜欢的。

    而他,整整十多年,再也没有沾-过别的女人,对此已然亦是特别的激动。

    “冉冉……。”帝朝天让她倚在墙壁上,继续做着方才的事。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软-糯女声,传入他的耳中:“嗯……阿卿……你真是……坏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