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另类种田捡节操(完)
    “哦?那你想以什么身份,对阿卿好呢?”

    司卿天真无邪笑着,稚嫩精致的容颜上,一派纯真。

    帝熙冉怔怔看着他,心头悸动不止,觉得对他的感情,似乎又浓重了些,挡都挡不住。

    这种感觉,像似初次体会到床-笫之欢般,每一寸肌-肤都激动不已。

    她想要他,想要更多!

    帝熙冉暗暗下定决心,满是期待的问道:“阿卿,我是真的喜欢你,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做你的……。”

    “你这幅样子,还真是恶心,当初便是假借这幅嘴脸,主动同我欢-好,如今又对你的亲生儿子,自荐枕席,还真是可笑至极。”

    帝朝天远远便听见她的声音,从门外走进来,正好看见这一幕,不由冷笑嗤声。

    帝熙冉眉头倏皱,抬手拿起桌上的茶杯,便朝帝朝天脑袋上砸去:“都是你的错,都怪你!”

    苏迷冷眼看着这一幕,余光不小心瞄到,司卿那眉目炽烈而浓重的兴味之色,不由微微一怔。

    但下瞬,却了然一笑。

    当初她便知道,他救下帝熙冉绝非善意,定是有别的目的。

    而帝朝天与帝熙冉的话,显然说明他在两边暗暗谋划,令两兄妹互相残杀。

    只是,他这样做,会开心么?

    苏迷忍不住去想,如果帝朝天与帝熙冉,永远消失的话……

    “宿主不能杀死男主和女配。”系统059突然提醒。

    苏迷皱眉,暗自观察着司卿,随后才在心里道:“我只是想想,还没有做。”

    “宿主有这种想法,就是想做,本系统显然早已看穿了你。”系统059哼声道。

    却见苏迷倏然冷笑:“如果不是我亲手所为,是不是代表我没有犯规?”

    系统059沉默了一瞬,没有说话。

    苏迷明白他的意思,径自断开连接,挽上司卿的胳膊:“阿卿,我饿了,我想吃你做的清蒸鱼,你去做给我吃,好不好?”

    司卿神色微顿,转头看着她,似在询问。

    苏迷踮起脚,在他唇上亲了亲,紧贴着他的唇瓣,说道:“他们交由我来解决,你去给我做鱼,嗯?”

    满是柔情的话语,却令人心惊。

    司卿眉头轻蹙,觉得这种残忍的事情,不该由她来做。

    但下瞬,见苏迷板脸看着他,司卿这才轻慢颔首,扣住她的后脑勺一顿深-吻,而后走出了花厅。

    “阿卿,你不要走,阿卿,别丢下我一个人。”

    帝熙冉见司卿要走,无比脆弱的唤道,试图挽回他。

    司卿脚下一顿。

    帝熙冉心中一喜,却见司卿只是微微侧着脸,看向小阙与小离二人:“夫人的命令,便是我的命令。”

    “是,主上,属下明白。”二人异口同声应承。

    司卿吩咐一句,这才出了花厅,朝厨房的方向走去。

    “阿卿,阿卿,你回来啊,阿卿……!”

    帝熙冉竭力呼唤,却始终没有唤回司卿。

    她像只斗败的母-鸡似得,满是颓靡地瘫软在地,怔怔看着司卿离开的方向,眼泪毫无防备的流下来,最后直接捂住脸,大声痛哭了起来。

    “苏迷……。”

    帝朝天轻唤了声,定定看着苏迷,满是柔情地道:“你可知道,上一世的我们,彼此曾经相爱过?”

    话落,边上站着的小阙与小离,当即一怔,似听到不得了的事情。

    苏迷面上未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只是讥诮冷嘲道:“但你可知道,当初为你付出的那一切,我却真心觉得不值得,如果可以,我情愿没有遇到,你这种与亲妹妹乱了伦常的男人。”

    “苏迷,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说……。”

    “抱歉,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会还要陪阿卿用膳呢。”

    话落,苏迷看向小阙与小离:“府上可有地牢?”

    “有。”小阙率先回神,连忙应道。

    “把他们关起来,不要让他们轻易死去,永远不要让他们出现在阿卿面前。”苏迷温然淡笑,眼神柔情蚀-骨,说出的话语,却令人心惊:“我是说永远,明白么?”

    小阙满脸凝重,斟酌片刻,随即重重颔首:“是,小阙明白。”

    苏迷突然想起什么,再度提醒道:“哦,对了,阿卿应该不希望听到他们的声音,所以想法法子,让他们闭上嘴。”

    “是,属下明白。”

    小阙与小离恭敬颔首,在那么一瞬间,觉得这小夫人,似乎比他们主上还要可怕。

    “苏迷,你不能这样,我爱你啊!”

    眼见屋外进来几名黑衣人,帝朝天箭步上前,想要向苏迷解释。

    苏迷侧身躲开他的手,施然笑道:“如果真的爱我,那就好好活着,不要那么快死去。”

    “苏迷……。”帝朝天想要抓住她,身后几名黑衣人,已然抓住他的手,将他连同帝熙冉拖出了花厅。

    不一会儿,司卿端着菜,走了进来。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没有问,只是像往常一般与苏迷用了膳。

    两人去后花园,散了一会步,司卿便暗中将所有暗卫撤去,随即走上前,将正在赏花的苏迷揽在怀里:“迷迷,阿卿想要你。”

    “不行,此时是白天。”苏迷一怔,皱了皱眉。

    虽然在浴桶、病房、小树林、野外、棺材等场合,她都被飙过,但这青天白日的,四处一定还有些暗卫什么的,她实在无能坦然接受。

    “无碍,等你醒来,便是晚间了。”司卿勾唇笑道,张口叼住她的耳垂。

    灵活修长的玉指,轻解衣带,将她身上碍眼的衣裙剥了去。

    紧接着,便将她强势扑-倒在花树下,夺回作为男子的主动权,将她里里外外,彻彻底底……吃干抹净。

    恍惚之中,苏迷隐约觉得,司卿有些不同。

    以往等她适应之后,他的攻势总是一波接着一波,而此时却是轻而慢,每一个动作,都让她清晰感受那个过程。

    甚至看着她的眼神,亦愈发幽暗而深沉。

    然而每次当她想要去确认,那之中到底饱含着怎样的意味时,却被他突然加快的汹-涌攻势下,不能自己的沉沦……

    ……

    风雨渐停。

    司卿紧紧拥着精疲力尽的苏迷,在她耳边幽幽说道:“永远不要离开阿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