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全息网游神对神23
    墨邪从不跟女人动手,更没有打过女人,也觉得男人不该打女人。

    但木听月这般死缠烂打,墨邪只要想着,身在医院里的苏迷,因为她的缘故,会有丝毫差池,脚就不听使唤,直接一脚朝她踹了过去。

    木听月哪里会想到,墨邪突然对她出脚,直接一个不防,被他狠狠踹出电梯。

    她朝后踉跄好几步,后背撞在墙壁上,一个身形不稳,猛地朝前一扑,重重趴在光滑地板上。

    满身剧痛传来,木听月忍痛抬起头,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电梯门缓缓合起,墨邪满是阴鸷的俊脸,渐渐消失在她的眼前。

    “墨邪——!”木听月怒吼一声,握拳狠狠捶在地板上。

    为什么这么对她?

    那个丑女人有什么好,哪里比得上她?!

    木听月满腔怒火与怨恨,最后全部归咎于一个人身上,咬牙切齿地愤愤道:“苏迷,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

    陵市中心医院。

    萧义丞猛地朝她扑来那瞬,早已做好防备的苏迷,当即冷眼一眯,伸出没受伤的那只手,拎起桌上的花瓶,直接砸向他的脑袋。

    那速度之快,萧义丞丝毫没有防备,破碎声响起那瞬,滴滴鲜血从头顶处流下。

    苏迷趁萧义丞因血流进眼睛,闭上眼的功夫,抬脚就是一记狠踹,直接将他踹倒在地板上!

    紧接着,她抬手按响呼叫铃,故作惊慌地大喊:“救命啊,有人要强女干-我!救命啊!”

    此时的萧义丞,被苏踹倒在地上,脑袋昏沉的厉害,听见苏迷这样一喊,连忙爬起来,上前就要捂住她的嘴,同时咒骂了一句:“闭嘴,你这该死的臭女人!”

    直到萧义丞话音落下,苏迷才将按着呼叫铃的手,快速松开收回,随即拿起病床-上的枕头,使劲朝他的脑袋招呼上去。

    萧义丞原本就头晕的厉害,被她这般一打,更是一阵眩晕,站都站不稳脚。

    可事到如今,他绝不能半途而废,直接伸手去解自己的腰带,想要将裤子脱下来。

    苏迷倏地皱眉,虽不知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她却不想见到那辣眼睛的一面,单手掀起病床-上的被子,直接将他整个人盖住。

    紧接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

    下一瞬,门外传来阵阵匆忙的脚步声。

    苏迷直接将病号服的扣子解开,胡乱弄散头发,随即将萧义丞身上的被子掀开,装作无比惊慌的样子:“你不要过来,不要,求了你,不要碰我!”

    苏迷一边叫喊着,一边拿起另外一个玻璃花瓶,动作缓慢的朝萧义丞头上砸去,却被他及时发现,拦截在手中,反手就要砸向她——

    而与此同时的病房外,听到呼叫铃中声音的护士与医生,来到门前,就听见苏迷那一道满是惊恐而哀求的呼喊。

    其中一名医生,当即吩咐道:“快拿备用钥匙,把门打开!”

    护士长连忙拿出备用钥匙,将病房的门打开,一群人冲了进去。

    但见满室乱糟糟的病房中,衣衫、发丝凌乱的苏迷,被萧义丞一手掐住脖子,另一只手正欲将花瓶砸向她的头颅。

    “住手!”一名医生厉声呵斥。

    却见萧义丞不但没有停手,反而继续狠狠朝苏迷的脑袋上砸下去——

    就在众人一阵心惊,想要上前阻止的时候,苏迷当即快速抬手,反扣住萧义丞的手腕,夺下那花瓶,当着众人的面,再次朝他的脑袋上重重地砸下!

    “砰——!”

    “啊——!”

    玻璃破碎声与痛苦叫声传来那瞬,满头玻璃渣子与鲜血的萧义丞,身形猛地晃了晃,直接跌坐在地上。

    另一边,急忙赶来的墨邪,来到医院门口,就看见席助理的车停在大门口,而车上却是空无一人。

    墨邪冷凝着眉,快步跑进医院里,坐上电梯来到二十八楼,刚走出电梯的时候,楼梯间突然传来一些动静。

    但此时的墨邪,哪有心思管其他,直接跑向苏迷所在的病房。

    可是就在他转身那瞬,楼梯间的门一下子被撞响,紧接着,传来一道隐隐熟悉的男声音:“唔………!”

    墨邪脚下一顿,当即停下来折身跑向楼梯间。

    但见席助理双手被绑在里面,嘴上还被胶带封住。

    墨邪眉目倏凛,转身就跑出了楼梯间,急速赶去病房的方向。

    席助理:“……!”

    ……

    墨邪满脸急切慌张,疾步跑进病房。

    却见衣衫凌乱的苏迷,他神色倏地冷沉,第一时间冲过去,将苏迷紧紧拥在怀里。

    而那原本急速跳动的心脏,在见到苏迷脖颈上的掐痕时,满眼阴鸷看向萧义丞:“你敢动我的女人?”

    尚有一丝意识的萧义丞,按着疼痛的脑袋,讥笑着说道:“是你的女人先勾-引了我,结果半路突然不愿意,又动手打我,我才是那个受害者啊,墨董。”

    苏迷原本没有觉得萧义丞特别渣,但现在的她,终於充分感受到,他不要脸的境界之深,简直无人能敌!

    但她是谁?

    曾经的影后好罢!

    要演戏飙戏,谁不会啊!

    苏迷当即紧咬着唇,可怜兮兮地道:“你怎么可以这样样子?!萧总,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你竟然还要如此污蔑我,萧总,我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实在太令人失望了!”

    然而萧义丞没有回苏迷的话,只是定定看着墨邪:“墨董,你的女人,可连我的裤子都褪-了,难道我会闲着没事,在外人面前褪裤-子么……?”

    墨邪冷冷凝着脸,启唇径自吩咐了一句:“你们都出去,顺便帮我报警。”

    “是,墨先生。”医生连忙应承后,领着一群护士,快步走出了病房。

    就在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墨邪倏然松开苏迷,猛地上前一步,当即挥起拳头,狠狠砸向萧义丞原本受伤的头颅上。

    而坐在地上的萧义丞,则是连忙翻身一闪,躲开他的攻势,同时头晕目眩,扶着墙壁站起来,满眼复杂地看向墨邪:“你这是想要杀了我?”

    墨邪冷冷眯了眯眼,二话不说,再度强势出拳,就要招呼上他的脸。

    却不想下一刻,萧义丞看着怔怔墨邪,突然出声道:“阿墨,难道你不记得我了么,我是萧丞,萧丞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