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5
    苏迷做事情,向来都是随念而发,完全没有任何前兆。

    关忘忧完全没有任何防备,便被她一脚踹出了门。

    苏迷正要开口呵斥,余光看见一脸潮-红未褪的安辰染,正要朝这边走来。

    她挑挑眉,目不斜视看向关忘忧,满脸嫌恶:“老子不喜欢男人,你别想打老子的主意,就算老子喜欢男人,也不会喜欢你!”

    说完,苏迷转身走进屋,“砰”地一声关上门。

    苏迷所说的一字一句,被安辰染一字不漏的,听得清清楚楚。

    他身形微晃,缓缓走进关忘忧,满眼哀伤与失落:“师傅,你喜欢他?”

    气愤不已的关忘忧,并没有回答,站起身,掸了掸道袍上的灰尘,看向安辰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安辰染眸光微暗,而后如实回答:“采集了三个。”

    关忘忧微微颔首,转身走出苏迷所住的院子。

    安辰染在原地站定片刻,随即紧跟上去。

    师徒二人,来到府邸最偏僻的角落,关忘忧抬手虚空一指,在附近施下禁制。

    他将安辰染按在墙壁上,从身后猛地抱了他。

    “啊!师傅……唔!”安辰染尖叫一声,随即抬手捂住自己的嘴。

    随着毫无温柔可言的快速挞-伐,关忘忧的容貌,愈发精致细腻,比先前瞬间年轻好几岁。

    “嗯……轻点,师傅。”安辰染单手抠着墙壁,面色逐渐变得苍白。

    然而关忘忧却丝毫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的凶-狠,似在泄愤一般,带着明显的怒气。

    安辰染无奈咬着唇,只能慢慢开始适应。

    直到最后,安辰染高高扬起脖颈,似乎就要到了,而这时,将所有采集的能量,全部吸取完的关忘忧,突然离开了他。

    “师傅……。”安辰染满是难耐与失落。

    从来没有,他从来没有,在他身体里,留过一丝痕迹。

    因为他说过,双-修之法,讲究精-气不外泄,否则双-修也是无用了。

    听到安辰染满是哀伤的唤声,被苏迷差点气疯的关忘忧,这才回过神来。

    抬眼对上他满是受伤的眼神,关忘忧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但下瞬还是整理了衣衫,来到他身边,柔声一番安慰:“辰儿乖,双修之法不能精-气外泄,待师傅神功大成,一定给你。”

    安辰染沉默一瞬,随即又道:“师傅是不是喜欢那个人?”

    关忘忧怔了怔,当下皱眉,一脸不喜地道:“为师怎么会喜欢他呢,为师只喜欢辰儿一个,谁都不会喜欢。”

    “真的么,师傅没有骗我?”安辰染满是欣喜。

    关忘忧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为师不会对你撒谎。”

    安辰染紧紧抱住他,将头倚在他的胸前:“只要师傅让我做的,我都会去做,希望师傅永远不要抛弃我。”

    “不会,辰儿这么乖,师傅怎么会抛弃你呢。”

    关忘忧口中说着极度温柔的话语,然而在安辰染看不到的地方,那双眼睛却满是讥诮的虚假之色。

    此时的安辰染,对他还有用处,他自然不会丢弃他。

    若是以后无用了,留下他还作甚?

    ……

    且说另一边。

    苏迷进了屋,便在屋子里施下禁制。

    按照原剧情所言,关忘忧与原女主,是在这栋府邸住了一晚,到了第二晚才将那些鬼怪,全部一窝端掉。

    而眼下,原女主先前赶了一宿的路,后来路过落霞村,又受村民所托前来鬼镇,此时也是精疲力尽。

    想着明晚还要捉鬼除怪,势必要养足精神才行,所以苏迷准备先睡一觉。

    由于之前太过困乏,她很快便沉沉睡去。

    没过一会,呼吸渐渐平稳,屋子里除了她的呼吸声,立时陷入一片死寂。

    就在这时,层层白雾在屋里渐渐弥散,而后慢慢凝聚成团,缓缓靠近沉睡中的苏迷。

    那白雾漂浮在半空中,先是凑近苏迷的面庞,像是观察着什么。

    而后,紧随着那白雾渐渐下移,苏迷身上所穿的布衣青衫,一点点被解-开。

    直到一副曼妙有致的身躯,全部展现,那白雾顿了顿,来到某个不可描述的位置,凑近看了看,闻了闻。

    随后,飘出一缕白雾,试探的往里面触了触。

    “嗯……。”

    下瞬,苏迷似有所感,微微蹙起眉头,轻-吟了一声。

    眼见她似乎要醒来,那白雾倏地消失在屋里。

    苏迷翻了个身,伸手去拉被子,却突然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

    她猛地睁开眼,掀开被子一看,发现自己竟然全身不着寸缕!

    怎么回事,她睡着的时候,到底发了什么?!

    苏迷赶紧穿戴好衣衫,起身查看房门与窗口,那些设下的禁制。

    “禁制还在啊……。”苏迷蹙眉,显然有些懵比。

    难道这幅寄体,睡着了有自己脱-衣衫的习惯?

    苏迷想了想,脑子里混沌一片,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于是打了个呵欠,转身继续睡。

    过了一会,苏迷再次陷入沉睡。

    而就在这时,那团白雾又出现了。

    它像之前那般,渐渐覆盖在她的身体-上,衣衫再次被剥-落。

    但这一次,那白雾明显是有备而来,对着苏迷的脸,吹出一缕淡薄雾气,紧接着,苏迷头一偏,便熟熟睡死过去。

    下瞬,那团白雾逐渐化出半透明的男-体,慢慢欺身而上,靠近苏迷的身体。

    他先是将苏迷的脸,轻柔掰过来,低首轻轻的触碰,而后渐渐加-深。

    待他再次抬起头,一缕纯粹的气息,从苏迷口鼻中窜出,尽数被他吸-取。

    紧接着,他的头缓缓下移,来到她的心口,试探着品尝……

    直到苏迷的每一寸肌-肤,全被他所沾染,这才停下来,反手一摊,凭空出现一个小本本。

    他认真看了一会,模仿着上面不可描述的画面,一点点的探-索着……

    直到最后,自身传来很怪异的感觉,他难以自持,索性将小本本随意一丢,一点点的拥-有她……

    “嗯……。”

    彻底拥-有的那瞬,半透明的男-体,禁不住轻-吟出声。

    紧接着,他渐渐加-深了探-索,直到慢慢熟练,而后才慢节奏的进行着,那甚是奇妙的感官之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