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7
    让他去睡女鬼?

    关忘忧梭然瞪大双眼,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怎么?你不愿意去?”

    苏迷倨傲挑眉,立时轻嗤道:“你都不愿意去,还让你的小徒弟去,关忘忧,你这个师傅,倒真是个好师傅,我也是长见识了。”

    关忘忧真心对苏迷没辙,思虑了一瞬,随即说道:“辰儿的法力不高,如果跟你一起隐身,有可能会被他们发现。”

    “这事你大可放心,他隐身的事情,全包在我身上,那些鬼怪绝对不会发现。”

    话落,苏迷冲着房门与窗户,扬了扬下巴:“比如此时,咱们正在商讨一窝端了那些鬼怪,如果没有我的特制符篆,你觉得他们不会发现么?”

    关忘忧听她这么说,一时也来了兴趣:“你这符篆倒是厉害。”

    昨晚进来的时候,便发现这些符篆,只是道家与降魔师不同,用的符篆也不同,当时他便在想,为何那女鬼没察觉?

    原来是她特制的符篆,此人的本事,真是不错。

    换作一般的人,被夸张了以后,定会说些欣喜或谦虚的说辞。

    而苏迷的反应,却是让关忘忧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别以为你拍我马屁,我就会喜欢你,以后你在我面前,最好把那套虚的收起来,今晚睡女鬼的事情,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苏迷断然定下决策。

    关忘忧被她的话,再次狠狠一噎!

    正想要拒绝,苏迷直接又怼了一句:“别给我说不,这件事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你要是不同意,我此时便离开,你们师徒二人自己搞定。”

    “可你不是已经答应落霞村的村民……。”

    “答应又如何,我人品不太好,平时做的坏事多了去了,反个悔不算什么。”

    苏迷说这话的时候,那狂拽倨傲又吊炸天的模样,简直是叔可忍婶不可忍,没准她自己看见了,估计都会打上两拳。

    关忘忧心中早就有了打算,并不想让苏迷离开。

    思虑了片刻,最后还是挣扎了一下:“可是你跟辰儿,是要先行跟踪那女鬼,被他们发现,又该怎么办?”

    “我们不傻,打不过更不会找死冲上去,再者,不就是睡个女鬼么,你又不是没睡过,至于这么矫情么。”苏迷扁扁嘴,嗤声道。

    关忘忧觉得,自己再跟她说一句话,都有可能被怼死,于是转头看向一直沉默的安辰染。

    后者对上他的目光,显然明白他的意思。

    只是,先前被苏迷的话,一次次轰炸到心坎里的安辰染,再也没有像往常那般,直接开口维护,或是主动接受他的提议。

    关忘忧见他不说话,当即开口问道:“辰儿又是怎么想,难道你也希望为师去睡那女鬼?”

    他断定,既然问了出来,安辰染一定不会同意他去睡女鬼。

    毕竟在以往,每次他跟哪个姑娘或男子亲近,安辰染都会不高兴。

    然而异常笃定坚信的关忘忧,却在安辰染开口的那瞬,直接不敢置信的惊呆了!

    “若是师傅愿意,徒儿自然没有任何意义。”

    安辰染面色闪过迟疑,但还是临时站在苏迷那一边。

    毕竟这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向着自己,为他抱不平,安辰染对苏迷的印象,又变好了些。

    原来被人在乎,是这种感觉。

    苏迷见此一幕,偷笑了声:“既然你徒弟都同意了,那就这么说定了,不就睡个女人么,大男人别矫情。”

    关忘忧被苏迷气的够呛,特别想要怼她一句:‘有本事你去睡。’

    结果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

    他又不是没有睡-过男人或女人,此时只是睡个女鬼而已,也就是裤-子一脱,撞-几-撞就完事了。

    关忘忧最终答应了下来,三人又开始合计着,如何将这栋府邸的鬼怪,一个不剩的全部灭掉。

    他们谈的或许太过投入,丝毫没有看见,一团呈半透明的白雾,从窗口飘了出去。

    ……

    三人议论了大半天,时间很快来到晌午。

    “叩叩。”

    一道敲门声响起,凉梦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姑……公子,奴家来给你送些吃食,帮奴家开开门好么?”

    苏迷怔了一瞬,第一时间站起身,猛地扯起毫无防备的关忘忧,一脚便踹进床底下。

    紧接着,她看向安辰染,朝衣柜努了努嘴,示意让他躲进去。

    后者眼见这明显区别的对待,虽然有些恼她对关忘忧的不敬,但更多却是被在乎的欣喜。

    安辰染对苏迷微微颔首,立刻躲进衣柜里。

    苏迷来到门口,打开门,眼见头戴兜帽面色惨白的凉梦,手里正拿着食盒,笑意盈盈看着自己:“公子有礼,这是奴家的主子,特意给您准备的吃食。”

    “那小生不客气了,麻烦姑娘替小生多谢你家主子。”

    苏迷将食盒接过来,随即满是关心的问道:“只是姑娘你的脸色,怎么这般难看?”

    她是鬼,平时的脸色,都是惨白惨白的,如今大白天出来,脸色能好到哪里去?

    想起主子的吩咐,凉梦还是满脸堆着笑:“奴家无碍,多谢公子关心,您先用膳,奴家还有事,先行告退了。”

    “劳烦姑娘跑一趟,小生送送你。”

    凉梦却急忙摆手:“不用了,吃食还是趁热吃的好,您先用膳,奴家自己回去便可。”

    苏迷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凉梦微微颔首,转身“走”出了院子。

    作为女鬼,大白天出来,即使有斗篷与兜帽,也是极伤元气,凉梦走起路来,跟飘没啥区别。

    只是苏迷不明白,昨晚还对她很有敌意,此时却命鬼给她送膳,那白衣男子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倒是会装,同我说话,跟对待仇人似得,同那女鬼说话,却好声好语。”关忘忧从床底爬出来,当即抱怨了一句。

    苏迷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拎着食盒越过他,径自进了屋。

    打开食盒一看,显然跟她猜的没错,真的是凡人吃的,而且多数都是滋-补精-气神的膳食。

    那个白衣男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苏迷不禁联想到,昨夜那场春-梦,以及腿-心某些半透明的液-体……

    难道她在睡梦中,真的被鬼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