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18
    臀下传来难以描述的绵-软之感,关忘忧伸手一摸,想要辨别那是什么?

    脑中倏然反应过来,刚要收回手,却发现已然来不及。

    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窜进关忘忧的鼻腔,胃中一阵不适,差点便要作呕。

    关忘忧心想着,即使遭遇多么的难堪,自己的形象还是要维持下去。

    他硬生生忍住想吐的慾-望,优雅站起身,看向苏迷与夙熠:“你们且先等等,我去河边洗洗。”

    说罢,关忘忧步履沉稳地带着臭味离开。

    因为这突发的尴尬,他并没有对夙熠突然变得这般厉害,而感到怀疑。

    安辰染将眼前的一幕,看在眼里,却没有说出来,只是低头收拾着自己的行囊。

    不管那男子是何人,只要不跟他抢他的师傅,那都不是他的敌人。

    至于那个莫宇,他一定要搞清楚,他跟师傅是什么关系,又是师傅什么人?

    关忘忧很快回来。

    即使先前发生难堪的一幕,他仍然在举止投足间,做到最优雅恣意。

    只是形象保持的再好,也无人欣赏。

    苏迷在马车上补眠,夙熠在闭目养神,而安辰染则在外头驾着马车。

    关忘忧保持着优雅的动作,很久很久才发现,根本没有人注意他,而后才放松着身子,打量起苏迷。

    眼见她眉眼精致如画,鼻子小巧挺直,小嘴缨-红,不知怎么的,越看越觉得像……女人?

    关忘忧眨眨眼,心中微微悸动,再度仔细去看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丑陋的脸。

    “你做甚?”关忘忧吓了一跳,后撤了撤身子。

    然而看向夙熠的时候,觉得他脸上的疤痕,似乎淡了些:“你的脸变好了?!”

    夙熠摇摇头,勾唇笑道:“关道长怕是看错了,小生的脸,一直都是如此。”

    关忘忧闻言,再去看夙熠的时候,见他脸上的疤痕,确实还是很明显!

    他下意识闭了闭眼睛,再睁开去看,结果依然如此!

    “关道长定是赶路累了,歇息歇息罢。”夙熠一双深沉幽邃墨瞳,定定看着关忘忧。

    后者只觉得眼前闪过一道白光,眼睛一闭,便晕了过去。

    下瞬,夙熠一改温润如玉的姿态,浑身迸着一股森然冷鸷气息,抬手在关忘忧脑袋上,画出繁复法印,随即狠狠打入他的天灵盖。

    “嗯!”关忘忧闷哼一声,紧紧皱着眉,似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紧接着,法印消失的那瞬,关忘忧再度舒展眉头,渐渐入睡。

    ……

    一行人赶了两日路程,在第二天的晌午,便正式抵达凤城。

    凤城是国都,极其的繁华,睡了一路养足精神的苏迷,一下马车便在街头各种逛,各种买。

    原女主异常贪财爱财,极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因为她很爱逛街与购物,还有吃吃喝喝。

    夙熠则是全程跟着她,替她拿东西,以抵消之前不节制,害她大量消耗了精-气。

    苏迷倒没有放在心上,还是该吃吃该喝喝,外加该买买,逛得不亦乐乎。

    而就在此时,一阵热闹的喧闹声,从街心鸳鸯楼传来。

    夙熠听到声响,第一时间看向苏迷。

    后者很快会意,将手中刚买的东西交给他,朝街心的鸳鸯楼走去。

    到了跟前,眼见二楼有一位蒙面女子,正拿着一枚绣球,细细观察着楼下的人。

    苏迷心想,应该是哪家的小-姐在招亲。

    她回身看向夙熠:“你要什么东西?”

    “李家小姐嫁妆里的一样东西。”夙熠如实说道。

    苏迷闻言,不由扬眉:“你想让我娶她?”

    夙熠摇摇头:“关道长比较适合。”

    苏迷嗤笑:“我可说服不了他。”

    “他会同意的。”

    夙熠话落,却见原本身着道袍的关忘忧,此时一袭黑色蟒袍,金镶玉带别腰,头束紫金冠,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执着纸扇,姿态优雅走进人群中。

    “在下关忘忧,小-姐可愿意嫁于关某?”

    李雪娥眼见关忘忧,长得如此俊俏,二话不说,便将手中的绣球抛给他。

    关忘忧抬手一接,将绣球稳稳接住。

    苏迷立马看向夙熠:“又是你搞的鬼?”

    夙熠只是勾唇,笑而不答。

    苏迷见他不说,便不再去问。

    但见几名丫鬟与家丁,走出来,想要将关忘忧带上楼,苏迷拉着夙熠走过去:“等等,我们是他的家人。”

    夙熠只是淡淡看了关忘忧一眼,后者便点了点头。

    “那么未来姑爷,与姑爷的家人们,楼上请罢。”其中一名大丫鬟开口道。

    苏迷与夙熠以及关忘忧,同他们上了二楼,来到一处雅致清幽的厢房。

    李雪娥见几人进来,连忙起身迎接:“见过关公子,雪娥这厢有礼了。”

    关忘忧当即上前,双手将她扶起:“娘子不必多礼,日后咱们便是一家人,不分你我,更无需行那些凡俗之礼。”

    李雪娥听此,对关忘忧更是喜欢的不得了。

    关忘忧放开李雪娥,当即朝李家老爷,拱手一拜道:“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李家老爷对关忘忧也甚是满意,立刻命令媒婆与管家,商讨入赘之事。

    结果只是刚开口,没想到关忘忧便答应了。

    李家老爷与李雪娥,别提多开心了,紧接着又商讨成亲之日。

    苏迷掐指一算,急忙道:“明日便是千年难逢的黄道吉日,不如明日罢?”

    “明日?那会不会太快了?”李家老爷迟疑出声。

    他还没调查这关忘忧的身份,直接定在明日,实在是太匆忙。

    却见苏迷再度掐指一算,复又劝说道:“李老爷的生意,最近不怎么顺利罢,还有你的长子,是不是患了奇怪的病症,一直久治不愈?”

    “你怎么知道?!”

    不仅是李老爷与李雪娥,甚至满屋子丫鬟与家丁,都用着无比震惊的眼神看着她。

    苏迷当即亮出自己的伏魔剑,与一长串明黄符篆,表明了身份:“我乃江湖人称第一捉鬼降魔师,苏寒是也!”

    众人久仰大名,连忙一番言语恭维。

    身为捉鬼降魔师的苏迷,说话显然极有决策力,当场便将关忘忧与李雪娥的婚事,定在了明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