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天生鬼眼降魔师26
    帝后一听,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蹙眉想了想,依着夙熠的性子,一旦决定的事,谁都无法改变。

    再加上先皇那一纸诏书,纵使是他们,亦管不了夙熠。

    帝后思虑半晌,心想还是暗中探探虚实,先看夙熠对那法师感情的深浅,再另做打算。

    帝君显然亦顾忌先皇的诏书,帝后将想法一说,他便乔装打扮,潜进了东宫。

    却不想,帝君刚走进夙熠居住的别院,便见到他与苏迷,正浓情蜜意的……赏花。

    只是赏着赏着,夙熠抬手扣住苏迷的下巴,肆意又热-烈的亲吻起来。

    那热-烈的程度,看得帝君这等御-女无数的男人,都一阵脸红心跳。

    其实对于帝王而言,后宫佳丽三千,都要雨露匀沾,每日还要起早上朝,处理万千国家大事,精力实在有限。

    起初见到长相极美的,他还能接接-吻,做做前-戏。

    到了后来,索性连接-吻都没有,直接脱-了裤-子,正中主题。

    久而久之,这吻技也变得生疏了。

    万万没想到,这还未开-荤的小子的吻技,竟然比他的还要好!

    不行,等回去了,定要跟他的爱妃,好好练习练习。

    这般想着,帝君再次抬眸时,眼见不知夙熠说了什么,还是做了什么,苏迷抬手便是一拳,朝他的脸上打去:“你果然是变坏了。”

    帝君看的更是心惊。

    正要露-面呵斥,却见夙熠丝毫不在意,握住她的拳头,便在唇边亲了亲:“只对你坏。”

    帝君的脸上,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形容,只用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两人。

    这时,一名唇红齿白的小太-监,突然闯-入画面中。

    见到这一幕的时候,那小太监当即跪了下来:“奴才有罪,奴才无意冒犯太子殿下,还望太子殿下饶了奴才。”

    说罢,他便对着夙熠猛磕头。

    夙熠没有看那小太-监,只是在苏迷耳边说了什么,她便走开了。

    正当帝君心生疑惑,却见夙熠动了动唇,那小太监顿时面如死灰,随即便动手将自己的眼珠,生生挖了出来!

    纵使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帝君自是了然,却仍是心惊——向来善良慈悲的夙熠,竟为了那个法师,下令挖去人的双眼!

    帝君看到此处,心中有了定数,便偷偷离开了东宫。

    夙熠这才转过身,看着渐渐离去的身影,同时开口道:“退下罢。”

    “是,主子。”唐栀连忙应了一声,将眼珠子收回眼眶中,只是顷刻间,便凭空消失。

    这时,拿了两个水果的苏迷,边吃边走过来:“你这么做,不怕你父王怀疑你的身份?”

    “怀疑便怀疑,左右这宫中,没人能动的了我。”夙熠倨傲张狂开口。

    “看来你背后有靠山,是哪位神人呐?”苏迷扬扬眉,将手中的苹果递给他。

    夙熠没有接她手中的苹果,只是缓缓凑近她,在她咬了一口的苹果上面,咬了一口,边嚼边道:“先皇。”

    苏迷听他这么一说,多少有些明白。

    定是那先皇在临终前,给了他什么保障,让帝君都对他敬三分。

    “先皇给我留下一纸诏书,可想知道里面的内容是什么?”夙熠又在苹果上面,咬了一口,唇却不小心碰到她的指尖。

    夙熠睫羽低垂,在她指尖上,重重-吮了一口,才离开。

    苏迷被撩的心跳加速,抬眸便对上他眸色极深的墨瞳。

    紧接着,夙熠便将苏迷打横抱起。

    “你做甚,快放我下来?”苏迷拍打着他的胸-膛。

    “带你去看样东西。”夙熠神秘一笑,抱着她朝厢房走去。

    ……

    傍晚时分。

    整个皇宫挂上明亮的琉璃宫灯。

    朝堂大臣携带着各自的家眷,走进大殿内,纷纷落座。

    而关忘忧亦在受邀之中。

    他今夜一身华丽蟒袍,来到殿门朝宫人递了宫帖,便走进大殿,找到自己的位置。

    关忘忧这边刚一落座,紧随着一声:“帝君、帝后、太子殿下驾到!”

    在场的所有人,皆连忙起身行跪拜礼。

    关忘忧随之众人,撩袍下跪:“叩见帝君、帝后、太子殿下。”

    帝君与帝后走进大殿,坐在最上-位,便抬手让众人起身。

    关忘忧再度一拜,谢了恩便起身,并重新落座。

    谁知,刚抬起头,余光却捕捉到一张熟悉的面容。

    苏迷见关忘忧望过来,勾了勾唇,对他微微颔首。

    夙熠见此,当下便冷了脸。

    苏迷感受到身侧的气息一冷,转头对他咧嘴笑了笑,径自端起酒水饮用。

    先前夙熠便知道她酒量不错,并未多加阻拦,只是执起筷子,夹了她喜欢吃的菜,放进她面前的碟子里。

    苏迷不着痕迹扫了眼众人,随即便执起筷子,又给夙熠夹了菜,还边夹边吃。

    夙熠的身体是释迦木所制,不能多吃东西,只是随意吃了几口,便不再食用,而是一直给苏迷夹菜。

    苏迷见他不吃,才意识到这一事实,便自顾自吃了起来。

    众臣见此,只是眼观鼻鼻观心,没有再看过去。

    毕竟那是太子殿下,下一任的帝君,多看几眼,指不定便会引来杀头之祸。

    故而,在场之中,除了看了几眼,便选择无视与纵容的帝君、帝后,唯有关忘忧,双目喷火瞪着两人,恨不得能将眼珠瞪出来。

    见他越是生气,苏迷越是开心,吃吃喝喝的不亦乐乎。

    但吃喝太多,唯一的问题,便是要上茅厕。

    苏迷在夙熠耳边说了一声,走出大殿,朝茅厕的方向走去。

    关忘忧连忙起身,紧跟着她走出大殿。

    夙熠抬手便招来一名小太-监,耳语了一番。

    小太-监颔首应承,跟着离开大殿。

    ……

    半晌,苏迷这边刚出了茅厕,走了几步,便感觉有人在身后跟踪她。

    眸中闪过一缕狡黠精光,苏迷并没有回大殿,而是走向光线昏暗的假山群。

    眼见她头也不回,拐进黑漆漆的假山-洞内,以为苏迷去跟夙熠偷-欢的关忘忧,连忙加速跟了上去。

    谁知刚走几步,怀中便撞进一个身形瘦弱之人。

    关忘忧低头细细一闻,那人身上味道,显然与苏迷身上的体香,一模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